福寿论(白话译文)

秩名

圣人体会到福寿之道而不去有意作为,贤人懂得福寿的祸害而不自欺欺人,达人能够判断自己的命运而不去强求,信人坚信福寿来去有时而静静等待,仁者保持着仁德而廉谨,士人谨慎行事而谦虚恭敬,凡人不懂得福寿的道理而胡作非为,遇人因执他的愚蠢而无所惧怕,小人所其道而终日妄为。
福运是做善事日积月累而得到的;祸害是行不善之事日积月累而千百万的。鬼神不能给人带来灾祸,也不能给人带来福运,只不过是人多行不善之事而结束他的性命。富贵的人凭借权势索取是过份,贫贱的人利用诌媚和偷盗索取是过分。(这些事情,)神都记下了,而人却不知道。神记下的,英明而且有阴间的福凹作为凭据。又按《黄庭内景经》上所说:“一个人身上有一万多个神,主管身内的三尸、九虫、善恶,五方童子把这些记下,向上帝汇报,更何况还有阴间地府的登记簿?”愚呆痴笨的人神灵的数目不足,神灵数目有余的就是圣人了。也不可因为一两个过失就夺去人的性命。也有任职高官的被谗言诽谤或突然遭到降职罢免,或被除去名册户籍,或得了意外的疾病,这些大多是因为辅助帝王治理国家不得法所招致的。辅助帝王治理不正当但却不死的,是他剩余的寿数和福禄还没有享尽;辅助帝王治理正当却早死的,是他的寿数已尽。贫穷的人多长寿,富贵的人多短命:贫穷的人多长寿,是因为贫穷已使他的自身困厄,生活上常得不到满足,所以不能再罚他的寿数;富贵的人多短命,因为他挥霍浪费多余的东西,所以要损伤他的寿命(来相抵),这是老天在去多余补不足。也有贫穷低贱、挨饿受冻,露尸荒野不得入葬的,都是心地不善良的人。道行不足,所以会穷;善心不足,所以会死。天虽然没有杀他,他会自取其毙,因为他不该呆在人间,随天地的养育包容,头顶着日月光辉的照耀。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所以有官职上的过分、车马上的过分、一如既往妾上的过分——以上叫做不仁之过分;有屋宇上的过分、衣食上的过分——以上叫做不仁之过分;有屋宇上的过分、衣食上的过分、经商上的过分——以上叫做不俭的过份。这些,神都记录下来,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要超过了这个界限,超过了神要追查起来,人就会死掉。
作官上的过分,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而居官位,通过贿赂而得到爵位,德行浅薄而执掌高位,狡诈谋求而窃得厚禄。用狡诈的手段求得的必然勉强,勉强求得的就是过分,所以就会有灾啊,病啊,死啊。神已记下,人不知道罢了。
车以上过分的人,买马时极吝啬价钱怎么能想得到的马健壮?饮水添料不及时,还挥鞭勒缰,让马过度的奔跑而不节制,不顾马受惊驱驰的疲惫,不顾马行程遥远的困乏,不顾道路艰险阴塞。畜物不会说话,老天可怜它的气力用尽。这就是过分之处,神已记下,人却不知道。
妻妾上过分的人,所喜欢的人多,开支费用必然大,荒淫之道一定要放纵骄奢,金珠翠玉富富有余,脂粉香草随便遗弃,绫罗绸缎受到讨厌,饱食山珍海味,人做起来难,你做起来却很轻易;人为之痛苦,你却为之高兴。这些就是过分之处,神已记下,人自己却不知道。
童仆上过分的人,把良家子凝当成下贱之人,认是为非,仆人受苦毫不怜悯,有一点享乐难以相容,无论冬寒夏暑,不看在仆人勤劳的份上给予关怀,年老多病也不可怜仆人的困窘和疲惫,鞭打仆人不管是否已经屈服,侮辱仆人不问亲疏远近。这就是过份之处,神已记下了,人自己还不知道。
屋宇上的过分,人口不多,却造大房子;工价不足,却罚劳工匠。用不义之财,没完没了的修葺房子,而且要精美到极至,装饰还必须明亮,刀斧耗费血气,木石劳顿精神,却不知道四周方丈土墙的贫穷和蓬草为户的简陋。这些就是过分之处,神已记下,人不知道。
粮棉上过分的人,种植的土地宽广,收割起来很费力,耕种的农民负债,他们自己却成倍获利。把粮食储藏在大他中,年复一年,成为盗贼凯觎的对象,雀鸟和老鼠的巢穴,直到储粮的农民欠债,诱使农民陷入深深的冤枉中。这些就是过分之处,神已记下,人却不知道。
衣食上过分的人,绫罗绸缎穿不完,穿不完也还要做新衣衫,大箱小箱数不尽,却不去给贫寒的人施舍一件,不想想那些衣不蔽体几近裸露和衣衫简陋的人,却满足了蛀虫和老鼠的口福,放在黑漆的樟木箱中腐烂变质。这就是过分之处,神记下了,人自已却不知道。
饮食上过分的人,每一餐要吃到水、陆特产,每次饮酒都要有琴瑟歌声伴奏。吃的少,浪费的多。世上有人谷皮粗米还填不饱肚子,这些人却因脂膏油腻而抛弃,任凭仆人、妻妾把它们扔在料泥中。这就是过分之处,神已经记下,人不知道。
经商获得丰厚的利润并不过分;在利润以外克扣别人就是过分。接连得到非同寻常的利润,是凶恶的预兆,见识浅薄的人不可以轻易地接受。他所卖的东西价值很贱,而卖出的价钱却很高。他人愚蠢,而我狡猾得到的,是祸;侥幸得到的,是灾;分内得到的,是吉;屈就得到的,是福。
人的死不是因为偶然的机缘,也不是因为疾病,是因为做不仁之事过多,行不善之事太广,天神追究起来(就结束了生命)。人如果能裣过失,悔改罪责,布施仁受恩惠,生出怜恤之心,道德通达地下阴间,就可以活下来,但还不能逃脱以往背负的灾祸。不这样,灾祸一天天增多,寿命一天天减少,黄金有余,福份已尽。且不义之财,有血缘的亲属共同使用,前辈人(忍爱)贫困(积累起来),后辈人可能失去。这些对我如同浮支,不值得当作富贵。如果奉行阴德而不去欺诈,圣人了解你,贤人庇护你,上天爱怜你,周围人喜欢你,鬼神敬畏你。拥有财富而不失(善待财富的心态),身处显贵而不失(慎待显贵的风范),灾祸不靠近,寿命不折损,被伤和被抢的祸患都远离,水灾和火灾都免除,必须能保全性命,离心应得寿命。
福寿论(原文)
圣人体其道而不为也,贤人知其祸而不欺也,达人断其命而不求也,信人保其信而静守也,仁者守其仁而廉谨也,士人谨其士而谦敬也,凡人昧其理而敬非为也,愚人执其愚而不惮也,小人反其道而终日为也。
福者,造善之积也;祸者,造不善之积也。鬼神盖不能为人之祸,变不能致人之祸,变不能致人之福,但人积不善之多而煞其命也。富贵者以轾抛取为非分也,贫贱者以佞资取为非分也。神而记之,人不知也。夫神记者,明有阴籍之因。又,按《黄庭内景》云:“夫人有万余神,主身三尸、九虫、善恶,童子录之,奏上。”况有阴冥之籍也?愚痴之人神不足,神有余者,圣人也。变不可一二咎而夺其人命也。变有爵被人轾谤,及暴见贬黜,削其名籍,遭其横病者,多理辅不法所致也。理辅不正不死者,其寿余禄未尽也;正理辅而死者,蒜尽也。贫者多寿,富者多促:贫者多寿,以贫穷自困而常不足,不可罚寿;富者多促,而奢侈有余,所以折其命也,乃天损有余而补不足。亦有贫贱饥冻曝露其尸不葬者,心不吉之人也。德不足,是以贫焉;心不足,是以死焉。天虽然不煞自取其毙也,不合居人间,承天地之覆载,戴日月之照临,此非人者也。故有官爵之蜚分、车马之非分、妻妾之非分(已上谓之不仁之非分也);有屋宇之非分、粟帛非分、货易之非分(已上谓之不俭之非分也),则神而记之,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过此;过此,神而追之,则死矣。官爵之非分者,崎岖而居之,贿赂而得之,德薄而执其位,躁求而窃其禄,求其躁取而必强,强而取之,非分也。即有灾焉、病焉、死焉,神而记之,人不知也。
车马之非分,市马赁其价而焉欲其良?水草而不时,鞭勒而过度奔走而不节,不知驱邓之疲,不知远近之乏,不护险阴之路。畜不能言,天误用力竭,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妻妾之非分者,所爱既多,费用必广,淫义之道必在骄奢,金翠之有余,兰膏之有弃,恶贱其纹练,厌玉其珍羞。人为之难,尔为之易;人为之苦,尔为之乐,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童仆之非分者,以良为贱,以是为非,苦不悯之,乐不容之,寒署不念其勤劳,老病不矜其困惫,鞭挞不问其屈伏,陵辱不问其亲疏,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屋宇之非分者,人不多,构其广厦;价不厚,而罚其工人。以不义之财葺其无端之舍,功必至,饰必明,斤斧血力,木石劳神,不知环堵之贫,蓬户之陋,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粟帛之非分者,其植也广,其获也劳,其农也负,其利也倍。蓄乎巨廪,动余岁年,盗贼之羁縻,雀鼠之巢穴,及乎群农负债,利陷深冤,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衣食之非分者,纹采有余,余而更制箱箧之无限,贫寒之 不施,不念倮露之凌,布素之不足,以致度鱼鼠口,香眼腐烂,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饮食之非分者,一食而其水陆,一饮而取其弦歌。其食也寡,其费也多。世之糠粝不充,此以膻腻有弃,纵其仆妾,委掷半涂。此非分也,神已记之,人不知也。
货易之利厚,不为非分;利外克人,此为非分。接得非常之利者,样也,小人不可以轻而受之。其所鬻者贱,所价者贵。彼之愚,而我之贼,贼而得之者,祸也;幸而得之者,灾也;分而得之者,吉也;屈而得之者,福也。
夫人之死,非因依也,非科寨也,盖以积不仁之多,造不善之广,神而追之则矣。人若能补其过,悔其咎,布仁惠之恩,垂悯恤之念,德达幽冥可以存矣,党不能逃其往负之灾。不然者,其祸日多,其寿日促,金之得盈,福之已竭。且无义之富也。人若奉阴德而不欺者,圣人知之、贤人护之,天乃爱之,人以悦之,鬼神敬之,居其富而不失其富,居其贵而不失其贵,祸不及也,寿不折矣,攻劫之患去矣,水火之灾除矣,必可保生全天寿矣。
(录入后未校)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