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长春真人秘传大丹直指

陈撄宁 审定

    此篇是青岛某道友手抄秘本,往年带到上海,请我审定。余观篇中所有功法、口诀,乃北派真传。惜其字句错误,文理欠通之处颇多,遂加一番修改,然后寄还某君。不久,彼等将余修改之稿付诸油印,印成再送一本给我,即此册是也,惟当日匆匆修改,未能尽善,阅读之下,仍不免荆棘刺眼。今又做第二次修改,稍为可观,但不敢谓满意耳。

民国三十七年冬季 撄宁 识

 

奇经八脉说

 

冲脉在风府下,督脉在脐后,任脉在肾前,带脉在腰间,阴蹻脉在尾闾前阴囊下,阳蹻脉在尾闾后二节,阴维脉在顶前一寸三分,阳维脉在顶后一寸三分跷。

 

凡人八脉属阴,闭而不开;仙家以阳气冲开,故能得道。八脉乃先天大道之根,一气之祖。采之惟阴气脉为先,此脉动,诸脉皆通,上彻泥丸,下透涌泉。倘能知此,使真气聚散,皆从此关窍,则天门常开,地户永闭,尻脉周流一身,贯通上下,和气自然上朝,要知西南之乡,乃坤地也。尾闾前,膀胱后,小肠之下(督脉发源处),灵龟之上,此乃天地逐日所生气根,产铅之地也。任督二脉,一源两歧,一行身前,一行身后。人之任督,犹天之子午,可分可合。分,阴阳不离;合,浑沦无间;一而二,二而一也。任督乃人身之子午,阳火阴符,升降之路。

 

坎离交媾之乡,又曰身中一窍,名曰玄牝。在干之下,坤之上;震之西,兑之东;坎离交媾之地,在人身天地之正中。八脉、九窍、十二经、十五络,辐辏虚间一穴,空悬黍珠,医书谓之任督二脉,元气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修丹之士,不明此窍,则真息不生,神化无基,故人能任督通,则百脉皆通。《黄庭经》言:“皆在心内运天经”。天经即吾身中之黄道,呼吸往来之路,此皆河车妙旨也。

撄宁按:以前可参考《本草纲目》内<奇经八脉考>。

 

一、论呼吸

 

气是添年葯,心是使气神;能知使气主,便是得仙人。

呼为父母元气,吸为天地正气,令气合形,神合气,则命在我矣。凡人不知收藏呼吸之地,强闭出入,元气反为天地所夺。又或任其出入,则元气随呼吸而出,与死静者无异。是以有添抽之说,使气呼吸至根蒂,吸自外而内,呼自内而外,吸则来于子宫玉洞,呼则直上昆仑,呼吸旋为一气,而后谓之添年葯。虽然,一气如何至此,盖呼吸久,但觉有一吸至于内,久之而并不觉气急,犹子在母腹时,即为胎息也。但凡人只知吸之在内,不知呼之亦在内,则可夺天地之正气矣。

 

二 论玄窍

 

又曰:“汝欲内呼吸,汝当得其一,则万事毕。”一之为物,有两窍。两窍又止一窍,一窍通无极,一窍反太极,此一窍也。无内外,无边傍,中有乾坤,理五气,合百神,性命始于此,此结胎之所,根蒂之处,精气神俱生于此。及父母生身受气之初,精气相交之顷,流注一线之路,其中似有管相通。故曰:“无孔笛,没口人吹者也。”有此管,然后生肾,生诸脏腑,一身经络,皆从此生。曰总持门,曰三关要路,先天一气,实游于此,后天正气,实从此入。在母腹时,吸至此窍,合天降;呼从此窍,合天升。又名为龟鼻头,惟此一窍,乃内呼吸之祖气也。

 

人之命门为玄,肾堂为牝,此处立基,谬之千里矣。不知玄牝乃天地之根,在西南坤地,脐后肾前,非脐下一寸三分,非两肾之空窍,此乃真窍,能得而知。上通泥丸,下通尾闾,中通心肾,中空内直,不可形求,不可意取,先天真种,实藏于此。通天地,通神圣,得则生矣,失则死矣。“真人之息以踵者”此也,此天仙下手处,舍此而下酆都九幽者也。

 

观音堂,观属眼,音属耳,眼属心,耳属肾,心肾相接处,为观音堂,主持一身者也。自两眼角心一时收来,收到两眼角中间,观音堂也。以一身心神气脉,尽收在此处,所谓乾坤大地一时收来是也。心定后,自观音堂用眼下看鼻尖,看到脐下半寸,眼常在此处,寂然不动,任鼻呼吸,调息绵绵,若存若亡,不假工夫,则真息自谓。自不由于鼻外,思惟止于身中,正谓此耳。

 

又曰:“蟾光终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葯之根。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脐下坤地也。若用眼回光于脐下,以调真息,是神入气穴。如筑基一般,回光久,肾中一点真阳,上与心神相合,则心息相依。夫一呼一吸为一息。息者,气也。心息相依,则水火既济,回光调息工夫,遇静即行,不拘子午,十二时中,意到皆可为。即行功时,意失便收来,所谓“放去收来总是伊。”是工夫久,寂然不动中,复以色情采之,欲罢不能,欲解不释。

 

心内自悟,五贼先生。五贼乃眼、耳、鼻、口、意。目不外视而视内,则魂在肝而不从眼漏;鼻不闻香而呼吸在内,则魄在肺而不从鼻漏;口不开而默内守,则意在脾而不从口漏;心不妄想,则神在心而不从想漏。如此精神魂魄意,攒簇在坤位。坤为腹,则独修无漏矣。

撄宁按:五贼只说了四个,尚缺“耳“之一贼未说。

 

三 论采葯

 

葯者何物,吾身元气是也。又曰:“不向肾中求造化,却于身上觅工夫。”元气行乎气血之中,而耳能听,目能视,手能持,足能行,然人之生,元气生之也。所以强名此气曰命。而心有神强名曰性,神气性命合,故曰双修。工夫只在一双字,心火上炎,肾水下漏,便不双也。故修性兼修命也,无他,不过取肾中之气。采气之诀,脊骨二十一节,自下而上,七节之傍,两肾居之。从下尾闾穴,天一生水,夜子后,一阳生。身中元气,自下而上,却行到肾,两肾中间一窍。正七节之中,元气从此而出,所以人睡到半夜子时之后,外肾阳举。阳不自举,内肾窍中之气发出,予外肾举也。当其内肾阳气将到外肾之时,不妨披衣起坐,垂目闭口,调息绵绵,存想两肾中间。若有气从此出,此气即谓之铅,为坎中金也,又名白虎。肾络连心,下动上应,夜夜行功,坐更余方睡。一月之间,觉两肾中间气动而出。只因圯坐,此气不得顺而下行,乃逆而上行,丹道只在一逆字,顺于凡母则成胎,逆受灵母则成丹。外肾不举,便是阳气不行之验,不采之采是名为采,而所谓炼精化气者也。又人吃五谷诸味,浊化为渣,清逢为津,津化为阴精,阴精不炼,便作怪,想淫欲。只用丹田自然之风,吹动其中真火,火在下而水在上,水得火蒸,自然化气而上腾,蒸透一身关窍,是为炼阴精而化真气也。

 

四 论交媾

 

交媾,肾水即觉上升,便以心气下降,此气谓之汞,离卦,以其木生火也。又名青龙,下迎而水火迎合,心肾二气,自然交媾。身中夫妻也,以意为媒,用意勾引,即为中央意土也,又曰戊己土。所谓交媾,只心肾二气,循环于心下肾上之间,玄门指为洞房,交媾数足,循环百遍,落于黄庭,下丹田相迎,无夜不交媾,夜夜落黄庭,则夜夜元气凝聚,便是积气。积气便是抽添,所谓“气是添年葯”,常人以之延寿,玄门以之修炼,皆借此气为丹头也。

 

五 论河车

 

河车,元气积聚,上无路可通,只得下穿尾闾,由尾闾而夹脊、而玉枕、而泥丸,而背后气通也。前升之气忽引后升之气上而复下,下而复上,玄门所谓河车运转,夹脊双关透顶门,常使气冲关透节者也,总之是任督二脉通。任起中极之下,上至咽喉,属阴脉之海,二脉相通,百脉皆通。又曰:“皆由心内运天经”。天经即吾身中之黄道,即二脉也,昼夜存之自长生也。

 

吾息心运转之后,复落黄庭,自觉黄庭内有气存焉,以心常常照顾。所谓心息,又谓凝神入气穴者此也。行住坐卧,照顾不移,神气自凝,一气即归中,鼻中气自微,所谓调息要调真息者此也。然凝一之久,又复周流循环不已,鼻息之气,接天地之气。天地之气从鼻入,接着肾中之祖气,与之浑合一运,此人而渐与天地合,以为后来炼气化神张本,补益吾从丧之真气,所谓竹破以竹补也。又以此融化凡精,而生真精,真精真气已足,自然化神。精气神充满于一身,然犹为后天,未能超脱,以之延年可也。


六 论先天

 

如欲得丹,必须弃世极静。小静三日,中静五天,大静七日,静中自然生动,所谓人死自活。此时全在道友扶持之力,混沌鸿蒙,牝牡相从。鸿蒙者,一气未分时也。相从者,阴阳混于中而不相离也。当其未离也,神凝气聚,混融为一,内不觉一身,外不觉宇宙,与道为一,万虑俱遣,溟溟滓滓,不可得而名,强名曰太乙。含真气,又名曰先天一气,为金丹之母。勤而行之,可与钟、吕并驾矣。又曰:“采鸿蒙未判之气,夺龙虎始媾之精”,闭入黄房,炼成至宝,寂然不动,则心与天通,而造化可夺。又曰:“莫向肾中求造化,却于心里觅工夫。”今人不知大道之祖,或指真铅为先天,或指天一生水为先天,或指两肾中间灵明处为先天,皆非大道之先天也。


七 论三宝三要

 

人身有三宝三要 。三宝者,精气神也。神即性,天所赋也。气,未生之初祖气也。精,先天一点元阳也。此三品上葯,炼气化神,炼精化气,炼神化道,三宝之旨也。

三要者,一曰鼎炉,然名虽多,而玄关一窍,实鼎炉也。二曰葯物,名亦异多,而先天一气实葯物也。三曰火候,然火候名亦甚多,而元神妙用实火候也。


八 论太阳真气

 

又曰:“能夺天地之真气,可以长生。”早晨于高处,向日静坐,存想太阳包罗吾身,连身化为太阳。无思无为,混混沌沌,天地之气渐渐归吾身。如日在东,眼则向东;日在西,眼则向西。总是吾身与太阳相抱,轮转不息,方能得之。

 

九 论无中生有

 

又曰:“丹道当夜气之未失。”但凝神聚气,端坐片时,少焉神气归根,自然无中生有。渐凝渐聚,积成一点金精。又曰:“命之根蒂在真“,又曰亲“形者神之用”。闻至人调息养性之诀,无非精气通身,炼一身之阴气而已。


十 论坎离水火  

 

当人未生之时,一点初凝,总是混沌性命。三月而玄牝立,系如瓜蒂,儿在胎中,随母呼吸,既生而剪去脐带,天翻地覆,则一点真阳,凝聚于脐中,干变为男离,坤变为女坎。故神出气移,遂不复守胎中息。夫息者,胎呼吸也。息不守,则心火属男离,属魂欲飞。又加以思虑尘想,益不与肾水相接,肾水属女坎,属魄欲沉。又加肾水失固,益不与心火相接,是任其升沉,坎离不颠倒矣。肾自肾,心自心,水火各居,不但不能生丹,而且生疾病耳。又灭照心,不灭妄心,焉有生理。


十一 论塞兑垂帘

 

塞兑者,口开神气散,故塞之也。垂帘者,眼全开露神,全闭暗神,惟半垂帘耳。故元宫系妙觉真性,丹窍为一身紧关。又云:“丹窍,仙家谓之玄牝”。又曰:“玄关,曰戊己门、曰虎门。”总之不外水火二字。又两眼之中即天根,即所谓玄关也。其根全于眼心生造化,自属真心玄之又玄者,心肾内日月交精于内,两眼外日月交精于外,攒簇水火而不散,气自调矣。此穴谓之观音堂。

 

十二 论静中采动

 

若于寂然不动之中,复有动机,当时即以色情采之。欲罢不能,欲解不释。此色心浓饿,而动其真阳,更加观心而吸神,以助火工,即不必三个月时候,或静坐、睡醒时,觉腹中有冲和之气,升撞不定,此真阳气无动也。即用眼用意,采此真阳之气,经引到顶上正路中,所谓倒行逆施,以能升顶者此也。复自顶上引至腹中,又自腹中引入尾闾关,前后数回,半晌工夫,一得永得,其气常自周流。

 

十三 论三关三田

 

夫背后尾闾、夹脊、玉枕,此三关为督脉属阳。前面上丹由即观音堂,中丹田即黄庭,下丹田即脐下也,三丹田属阴,即任脉。此阴阳升降之路,自背后督脉上来,即属子。自前面任脉下去,即属午。此子午抽添,所谓周天火候真气通身,千条百脉撞崑仑也。

  

尾闾关在后夹脊下,脊骨尽头处,其关通内肾之窍,此关起一条髓路,号曰漕溪,又曰黄河,此是阳气上升之路,直上至胸后对处,谓夹脊双关。又上至脑后玉枕,此三关也。

 

人身有三宫,曰泥丸、土釜、华池是也。泥丸谓之上丹田,方圆一寸二分,虚间一穴,乃藏神之穴,在眉中心入内三寸之地。眉心为天门,入内一寸为明堂,再入内一寸为洞房宫,再入内一寸,然后为泥丸宫。眉心之下谓之鼻柱金桥,下至口中,有两窍通喉,谓之雀桥。盖喉是颈外哽骨,外气出入处也。内有软喉,谓之咽喉,乃进饮食通腹,谓之喉也。其气喉有十二节,曰重楼。直下肺窍,以至于心。心下有一窍,名曰绛宫,乃龙虎交会之地也。直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黄庭宫也,乃中丹田。左明堂、右洞房,青龙居左,白虎居右,亦是虚间一穴,方圆一寸二分,乃藏气之所,炼丹之鼎炉。直下之脐门相对过处,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自人心至肾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脐门号生命,有七窍通外肾,乃精气漏泄之。脐之后,肾之前正中处,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乃藏精之所,采葯之处。此处有二窍,一窍通内肾,一窍通尾闾,此一身之关窍也。

 

撄宁按:八万四千里之说,不合于今之天文学。寸数分数,亦不可拘执。因人有长短肥瘦之不同,未可一概而论。

 

十四 论以神驭气

 

又论胎息,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盖呼吸者,气也,神者,心也,所谓“气是添年葯,心是使气神”。以神驭气,以气留形,以神驭气而成道,以火炼葯而成丹。

此篇经陈撄宁先生圈点,并批曰:“此篇字句,错误之处太多。凡能看的出的,皆已代为改正。尚有明明知其是错误,而无法改正,只得仍旧。道理说得很好,但嫌其名词复杂。”云云。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