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子金丹大要卷九

上阳子

判惑歌

 

上阳子,闻道迟,四十衡阳始遇师。从来不信长生说,及得师言便释疑。

 

才低头,摸鼻孔,方信神仙有真种。乃觉从前万事非,不道这般真骨董。

 

这骨董,大奥妙,妙在常有观其窍。此窍分明在眼前,下士闻之即大笑。

 

我得来,不敢秘,欲对知音论同异。近来世上几个人,空自谈天又说地。

 

诸旁门,是邪径,翠虚吟中略举尽。除却先天一点真,分外多端总邪正。

 

大道易,不堪论,只将窍妙定乾坤。奈缘失却中心路,傍指三千六百门。

 

有数息,有闭息,于中错指也无迹;或炼三黄及四神,或炼五金并八石;

 

要半夏,用术茯,搜尽药中诸草木;几多因此促其生,人参尚有杀人毒。

 

纯阳道:张尚书,服药失明神气枯。不知还丹本无质,翻饵金石何太愚。

 

欲调息,坐观鼻,似春沼鱼百虫蛰。其妙无穷在甚处?到老无成何所益?

 

捉一处,存金光,认是丹田也不妨。自己固知行不得,但将此术教它行。

 

体天地,望日月,二气吸归玄牝穴。按摩伸屈恣吐吞,朝暮嘘呵复咽咽。

 

以土圭,定时刻,将谓似是而非实。会教自性有通时,且须观想以意识。

 

动尾闾,撼夹脊,吞它稠唾及精溺。一生受用大阳丹,专采女人天癸吃。

 

炼秋石,聚小便,溺便多处是它缘。更把此方为秘宝,若无财贿不相传。

 

入淫房,大懊恼,伺候精行转补脑。如斯谬戾要长生,七祖九玄难作保。

 

食秽恶,及乳溲,试看两脸曾红否。更待女男相会合,吞他精血作丹头。

 

惜性命,全元气,一吸玉户中精水。老来毫末也无功,却怨寿光黄谷子。

 

顶门响,腹中鸣,此即龙吟虎啸声。熊伸鸟引空劳力,龟缩鹤舒何足称。

 

保命诀,用灵柯,阴阳二丹传大讹。存缩吸抽闭五事,而今此术不胜多。

 

传达摩,说归空,观物知胎语不通。生死定年次月日,临时更定五心中。

 

八段锦,十号颂,都在无名指上用。蓦地浮云遮日月,大限到来宜稳重。

 

度天魔,阴魔绝,又号天关般弄法。甲子中宵见子时,运气七抽放在舌。

 

指天竺,胎息经,谓能住世与留形;不知古德无多语,但要人从正路行。

 

恣饮酒,却持斋,或断烟火不烧柴。前生不布种口禄,却向此生空打睚。

 

顽打坐,只无为,守个空屋旧藩篱,早晚不克衣又冷,这般受苦早回思。

 

持素珠,专念佛,见他荤酒欲呕[口*逆]。一心只要向西方,管甚东兮与南北。

 

多作法,遍祈祷,有是看经直到老。贪嗔爱欲不能离,安得此生延寿考。

 

现行者,切莫用,积取方来业债重。若遇真师急拜投,或者一言便射中。

 

未闻者,不须传,多少旁门乱性天。若要玄中端的处,唯当熟记悟真篇。

 

行脚辈,号禅和,大机大用口头过。只争胜负闲言语,不向台山勘老婆。

 

禅僧家,去须发,佛将此相令人察。成行成队不低头,见性明心无几衲。

 

明眼人,见性者,升坐故将佛祖骂。棒喝指头机最深,而今把作寻常话。

 

聪明底,谈性理,横言强辩唯他是。性与大道有谁明?颜子坐忘曾子唯。

 

诵大学,讲中庸,不偏不易朱文公。正心诚意求章句,诚意元非章句中。

 

顶七星,名正一,玄牝之门那个识?五千余言道德经,正得一兮万事毕。

 

居山林,称道士,不知大道是何事。金丹名也不曾闻,况要教他明生死。

 

云水客,号全真,却为朝昏且救身。祖师留下刀圭说,知者如今有几人?

 

正阳翁,指迷歌,此道分明事不多。但愿人人都解悟,奈缘福薄执迷何。

 

浮生事,水上波,人身已得莫虚过。有缘遭遇明师指,谁谓无由上大罗。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