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集解

秩名

赤松子、子房真人张良、太极左仙翁葛玄、西山真人许逊、正阳真人锺离权、纯阳真人吕岩、华阳真人施肩吾、至一真人崔明公、海蟾真人刘玄英、清虚真人曹道冲。

 

黄帝阴符经集解卷上

赤松子、子房真人张良、太极左仙翁葛玄、西山真人许逊、正阳真人锺离权、纯阳真人吕岩、华阳真人施肩吾、至一真人崔明公、海蟾真人刘玄英、清虚真人曹道冲。

锺离真人曰:黄者中央之色,帝者君主之名。中以统于五行,帝以治于万物。阴者性之宗,符者命之本,此阴符之旨。内以修身,外治家国,包罗天地,总御群方,古今得道仙真,皆因此义以至于无为矣。

张子房颂曰:要知天五是中黄,帝君元始法中王。仙真尽达阴符理,治国修身入圣乡。

曹真人青霄乐云:心为君主象中黄,神用无私帝道昌。阴是性宗铅可贵,录名天宝命符阳。经垂法教开方便,普济群迷作巨航。只候行成功满足,十洲仙岛是家乡。

 

神仙抱一演道章

吕真人曰: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在人谓之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守而勿失,与玄为一,则精神合而不离矣。以精集神,以神御气,炼神合道,与天长久。故道经曰:抱一能无离乎?又曰:抱一为天下式。昔广成子诫黄帝曰:无劳汝形,无摇汝精,少思寡欲乃可长生。此即神仙抱一旨归也。

葛仙翁颂曰:混沌玄黄启肇生,扶持造化立乾坤。学人要觅长生道,太一含真即是真。

崔明公临江仙云:一气灵根为命祖,专心抱守玄真。杳冥之内隐元精,至人先务本,本立道基成。蚌里藏珠川景媚,石中蕴玉山荣。地天长久为何因?都缘怀道德,亘劫自清宁。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锺离曰:大道无形,视听不可以见闻;大道无名,度数不可以筹算。资道生形,因形立名。名之大者,天地也。即天地上下之位而知大道之高卑,即阴阳终始之期而知大道之前后。冬至则地中阳升,五日一候,三候一气。经六气而至春分。是时阳升入阳位,又六气而之夏至,乃阳升到天,太极而生阴,阴以杳冥,抱阳而下降。夏至则天中阴降,经六气而至秋分,是时阴降入阴位,又六气而之冬至,乃阴降到地,太极而生阳阳,以恍惚负阴而上升,升降不失其道,是以天地长久。惟人也集灵以生,资道而立,体天法道,调运阴阳以心肾,方合天地上下之位。用气液比阴阳升降之仪,将一日效一年,使一时象一月,养命按法,下功依时,阴阳交合,不失其道,亦当与天地齐,其坚固而同得长久矣。执者,持也。观天持法,依令而行,万事皆毕。故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赤松子颂曰:天道无言运四时,云行雨施物咸资。洞观玄象依天令,体此修真合圣机。

刘海蟾亭前柳云:天道干元,覆荫无偏,列宿莹高悬。冬至阳生地,夏中液降于天。乌兔精华往复,乃行运虚璇。体道观天,名照了四时八节,要精研。作用日为年。进火中宵子,有时添汞抽铅,炼就金丹大药,方号神仙。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赤松子曰:五贼者,五行也。在天为五星,在人为五藏。于眼为五色,于耳为五声,以至鼻之五香,舌之五味,身之五触,心之五毒,皆曰五贼。贼者,害也。此五行之气,各怀生杀。顺则吉,逆则凶。天时顺则四序调和,安宁丰泰。逆则兵饥、水旱、蝗疫为灾。人有五贼,只在于心。心正则柔和慈善真清,行之则吉;心乱则刚戾狠疾淫浊,行之则凶。见者,觉也。觉了明悟,则身心康宁。故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刘海蟾颂曰:五贼纵横遍万方,木金水火及中央。剪除戎马妖氛息,见之天下永宁昌。

崔明公苏幕遮云:五贼机,无形影,苦恼苍生,递代相吞并。一藏亏时一藏胜,惫坏形躯,只为阴多盛。脾旺时,当补肾,贪欲无明、欺妬都除泯。照见皆空亡五蕴,性命延昌,坚久如天永。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子房曰:五贼谓贼命、贼物、贼功、贼时、贼神是也。此五贼在心,杳无形进。觉而悟之,名为照了自然。神定气和,无诸滞碍,施行法象,与天同然。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刘海蟾曰:先观天道,次明五贼,作用施行,契合天命。虽宇宙之大,不离掌握;万化虽众,亦生乎身。

吕真人颂曰:心镜澄清莹且明,施行功业契天星。刚柔宇宙存乎掌,万化生成只在身。

施真人卜算子云:心镜澄澄莹,五贼皆除泯。天道行时即使行,保命也如天永。宇宙乾坤柄,掌握文明定。万化生成只在身,抱一功神圣。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崔明公曰:天性人心,本乎一也。天道虚无,湛然人心。本源同此,经以天性,喻于人心,指使人心,合于天机也。立天之道者,阴阳也。立人之道者,仁义也。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是谓天爵。先修天爵以积其行,次体天道以累其功。功之至妙,无若抱一也。

子房曰:经言天性,人也;人心,机也。而不曰人心天也者,盖明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也。

许真人颂曰:皇天本性化生人,天性人心一体灵。善行果圆功满足,南宫标列是仙名。

葛仙翁西江月云:大道无形无相,生天生地生人。人心天性体同灵,恬淡无为真本。上士体天行道,道成岂惧朝昏。善功圆满吉祥臻,七祖超腾妙境。

 

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

子房曰:天道生杀者,皆合其机,非妄动也。杀谓以阳随阴,机谓适时而变。如春分之时,四阳发生,二阴衰弱,即天道宣行号令,雷乃发声,声震彻重泉,惊苏万物,使一切龙蛇垫藏之类,皆起于陆,此则天发杀机也。愚人不知天道,恣发狂机,贪利干名,倾人害物,则天道报应,灾殃祸乱及于身,是谓天地反复也。

刘海蟾曰:自天性,人也,至以定人也,道之常也;自天发杀机,至天地反复,道之变也。常者所以守刚柔而立;变者所以运阴阳而适时也。施真人颂曰;雷声兢就动天威,惊垫龙蛇万物齐。此是玄机真造化,能明此道合希夷。

许真人颂曰:人发狂机祸立生,倾危都为虐生灵。悲思丧国亡家者,金谷章华尚未醒。

吕真人临江仙云:晷运推移从复,卦四阳令届春分。天威鼓物以雷霆。龙蛇皆起陆,藏垫尽苏惊。下士岂知天道意,狂谋利禄营营。坑人损物害生灵。余殃不可追,颠覆自危倾。

 

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许真人曰:天得一以清,人得一以生。天人用机,造化无异。故曰:天人合发,即合道机。与天相契,则万种尘缘皆息于心。故曰:万变定基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曹道冲曰:大巧莫巧于造化,而莫知所为,岂不似拙?经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老子曰:大巧若拙。与此义同。

施真人曰:惟圣人发机,合于天道,自然万变息于心基。是以穷理尽性,与道合真。故曰: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无誉无訾,无是无非;一龙一蛇,与时俱化;一上一下,以和为量。行于万物之上,游于道德之乡,故可得而累耶?盖归根复命之源也。故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也。

锺离真人颂曰:天人合发定心基,复命归根尽性时。隐迹韬光修道德,伏藏元火守柔雌。吕真人望江南云:天道密,造化四时行。或跃在渊当卯月,括囊无咎应秋分。历象甚分明。人体此,合发契天星。日用卦爻明刻漏,万缘不染息心神。功满赴蓬瀛。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葛仙翁曰:三要者,眼、耳、口也。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故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也。五千言云:五色令人目盲,五声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夫视听,言人之先也。故在九窍之中,惟三要焉。此三者,可以养人,可以害人。养人者原于静,害人者域于动故也。盖动者人之为,静者天之质。人为之谓伪,天质之谓真。

张子房颂曰:九窍邪风触正神,三关牢闭得全真。澄心遣欲求玄理,得悟殷懃莫住程。葛仙黄渔家傲云:妙理玄玄玄复奥,圣人制法垂言教。体道观天为照了。明三要,闻邪勿遣相侵恼。塞兑关扃修内宝,色声五味都志了。视听言皆合圣道,除机巧,随时动止方知好。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施真人曰:上文说九邪、三要、动静之宜,切令戒,恐未能穷理尽性,故再举火木奸国之喻,令殷懃修炼也。夫性之有情,如木中有火,出于性而贼性,火生于木而害木,惟圣人者,达性命之源,明天人之道,外能炼形,内能修性。炼形所以音精,修性所以养神,故道之真足以治身绪余,足以治国家土直,足以治天下。是以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裕;修之天下,其德乃长;修之国,其德乃普。自中以及外,自近以及远,修是玄风,无所不至矣。故曰:知之修炼,谓之圣人者也。

曹真人颂曰:木为真性火为情,欲火炎时碍性真。惟有圣人修炼得,国无颠险木无焚。许真人颂曰:轩黄成道日,说破度迷津。国木如真性,奸火喻邪情。情亡奸火灭,性慧欲情薨。君心修炼正,身安国泰宁。葛仙翁满庭芳:心动神疲,情澄性适,妙门开启玄关。火生于木,灾发慎瓒研。水蓄冰而碍水,田存棘、也妨田玄。元教闲,邪正幻安,乐自逍然观。天明,五蕴知之修炼去,世何难遣。群魔消尽,复本还源,补兑成干。事毕妙、因果周圆。寻真悟,三千行满丹就去超凡。

 

富国安民演法章

锺离真人曰:富者,足备之称;安者,康宁之义。身如家国,心比父君。君正则天下普安,心静则万神皆裕。一身之中,灵备万物,精气血脉,脏腑魂魄,皮肤毛发,比同兆民。君主无事则民庶均安,知足忘贪,则是名真富。故道德经云:知足者富。又云:爱民治国,能无为乎?又曰:为无为,则无不治矣。又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我无事而民自富。此乃安民富国之法旨也。

张子房颂曰;高上玄都号玉京,壶中天地宝无垠。逍然知足为天富,政治民淳国泰宁。施真人玉堂春云:阆苑蓬瀛,华胥诸妙境,玉堂金马宝城,华郡兆庶安宁。达此玄风祇在身。身比邦家心如君。父敬心正无邪。精神安静,知足忘贪,斯名真富盛,可谓壶中别有春。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赤松子曰:天之生杀,皆合道机,非妄动也。盖天地之专精为阴阳,阴阳袭精为四时,之散精为万物。天有五行之气,随时应令,逐序迁移。春夏以阳和之气生养万物,秋冬以阴寒之气肃杀万物,此皆自然之理、至公之道。故云: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刘海蟾曰:与万物之生成,盗万物以衰谢,万物与人之服御,盗人以骄淫;人与万物之工器,盗万物以毁败。

许真人曰:万物盗天地而生成,不知天地反盗万物而衰老;人盗万物以资财而充富贵,不知万物反盗人以劳役而致祸患。

葛真人曰:有盗不可非道而盗也。上文三义,更相为盗,自然之理。人能穷理悟真,合道而盗,顺其宜而宜,乖其理则凶。是以三盗各得其宜,三才悉安其任也。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施真人曰:故曰者,相续之义。先明天地生杀之理,次知三盗合道之机,三盗悉合其宜,三才各安其任,然后食时骸理,动机化安也。

曹道冲曰:凡理性命必先饮食,五谷、五果、五味、皆须调候得所,量体而进,熟则益人,生则伤脏,此乃食之理。故使饮食不失其时,滋味不乖其节,只令中道不可越常,如此,则百骸俱理,五脏安和,无诸疾病,寿数永长。故曰:食其时,百骸理也。

张子房曰:凡物色恶者,非气之正;臭恶者,非气之和;烹饪失节者,非水火之既济;不时而成者,非生气之具全。圣人于此四者,特有不食之戒,是以内经言: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是谓知道。故君子饮天和以润神,食地德以滋形也。

崔明公曰:道经云: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求食于母。此者食时之深旨也。食其时,百骸理,人道之用也。动其机,万化安,天道之体也。

张子房颂曰:三盗相因递代偷,食时骸理气和流。金砂五内如风雨,不碍皇家作贵侯。

锺离真人满路花云:人人皆有道,迷者不知源。天生天杀理,妙中玄枢星斗,晷运逐时迁。澄心忘爱欲,顺序调神,慧通觉性灵圆。既三才三盗宜安,富国岂为难。食时骸固理炼丹田。无妨市井,不碍作朝官。绵绵胎息,气养婴兄,任从乌兔往然。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

崔明公曰:专用聪明则事不成,专用晦昧则事皆悖。一明一晦,是谓阴阳。一阴一阳,道之理也。

吕真人曰:众人以声色威显为神,圣人以杳杳虚寂为道。道者,神也。人但遇雷电之威、风雨之猛,心生畏警而谓神,不知此天地万物皆自希夷虚寂中来,是不神而所以神也。

锺离曰:神者,妙而无方,阴阳不测之谓也。但知万物从阴阳而生长,殊不知阴阳自不神而生焉。不神者,至道也。虚寂者,无为也。故曰不神。此不神之中能生阴阳、日月、三才、万物,是不神而所以神也。

子房曰: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以其无为,是名正道。是以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此乃至道。不神之中而有至神之理。子房颂曰:人尽知神故使神,神离飞散似风云。不神自化留年乐,方知大道复归根。

赤松子小重山云:壤壤垓垓利与名,竭聪倾智力漫营营。摇精损气败元神,形神善,财命两谁亲。大道坦然平,无为为妙用,用为昏。查冥之内隐神精,除玄览,方始见圆明。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锺离曰:日月,阴阳之精华,六合之中,为至尊也。积日为月,积月为岁,行历周天,各有度数;昃进退,亦有大小。此则日月有数,大小有定也。

吕真人曰: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岁成。有温凉寒暑、春夏秋冬,则天地长养。万物皆因此道造化生成,岂不为圣功神明乎?

许真人曰:凡胎卵湿化金石草木、天地万物生育之理,皆从无入有,功乃显着。世间万物皆禀此圣功而生。故大与小咸有定分,不相逾越,则大不轻小,小不羡大,是以鹏鷃各自逍遥,不相健羡也。

刘海蟾曰: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以象言者,日月也;以形言者,大小也。有象然后有数,故曰日月相数;有形然后有位,故曰大小有定。人为三才之灵,法阴阳升降之宜,则日月运行之数圣功满足,神登太虚,修证在人,高卑随行者也。

曹真人颂曰:日月升沉数,乾坤变易爻。圣功神自去,大小悉安巢。韩信甘超胯,陶潜愧折腰。浮华与清淡,鹏鷃各逍遥。

张子房颂曰:长天日月数难藏、坤岭初交始见光。造化只凭弦望得,神功功积镇茫茫。

施真人满庭芳云:真汞真砂天庭至宝,事须着意存收。五行全处,婴姹两绸缪。数倚三天二地,阴阳会,九六同舟。精华媾,温温鼎器,无漏理深幽。刚柔,分卦象,调媒火侯,方便连留。待圣功功毕,国富民优。变易离虚坎满,纯阳就、则有归头。神明出,高卑有定,随行列仙俦。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许真人曰:此重举上文三盗之义。凡盗必合其道,不可非道而盗也。天有时,地有利,吾乘天地之时利,山泽之产育以生吾,木植吾家,如作田之类,孰不为盗耶?然如是也,人皆不知盗机之理。君子小人志气不同,君子得之委分固躬,小人得之强谋轻命。

刘海蟾曰:君子知至道之中包含万善,所求以和,所习以善,凡所运动皆设善机,与道合契,乃至精思守一,窃其微妙以资其性,或盗神水华池、玉英金液以政神仙。贤人君子知此妙道之机,故曰: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即窥弄其机,乃轻其命,恒习恶行,恒蓄巧机,但务营求金帛,不念艰辛。或修学武艺,岂辞疲倦?饰情巧智以求生于浮华之机,所以烦兵毒武则军旅败亡,望贵攀高则荣消辱至,或贪婪损己,或财色祸生。虽然,最得荣华,不免其咎患。盖为不知妙道之机,以至于此。故曰:小人得之轻命也。

葛仙翁曰:至道无形,故天下莫能见,妙机无数,故天下莫能知理于贤人,故君子得之固躬。乱于不肖,故小人得之轻命。

葛仙翁颂曰;贤人穷理合虚无,得悟乾坤造化炉。下士只争名与利,郊原丘冢是前途。

吕真人行香子云:妙道玄微,达者人希,任聪明、难见难知。杳冥公主,恍惚容仪。隐真精,藏物象,号天机。大人穷理,秘守三奇,下愚夫逐景昏迷。贪婪财色,举动非为。丧精神轻,性命可,来痴施。真人诉衷情云:大人君子性和平,不与物为争。唯有下愚无识,蜗角竞虚名。虚妙理,载真经,富安民。杳冥公主,恍惚深藏,悟者仙成。

 

 

强兵战胜演术章

锺离真人曰:强者,康健之称;兵者,御戎之器。德经曰: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言体天德纯阳之道,统御群生,以心为主,以气为兵,君主无为,无不治矣,此乃清静无为之道。以道降魔,罔有不克。故曰:强兵战胜。

吕真人曰:圣人立法,本要除邪治乱,理国安民,岂在施筹运略,讲武兴师,驱役生灵,杀害性命,招凶积孽,祸殃子孙?且如孙、吴、韩、白用阴毒之机,鬼贼见解,白骨丘山,血流河海,致使群生长挠,帝王多忧,岂为功臣大略乎?故五千言曰: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又曰:夫佳兵者不祥之器。是以阴符列为下篇。

施真人颂曰:善行无迹号强兵,御寇除戎即是兵。对境忘心呼战胜,如斯修治国安荣?曹真人青霄乐云:心为君将諿为兵,慈作旌旗慧作营。戒鼓定筹仁义甲,俭恭粮草德安宁。温良谦慎乘车马,忠信清廉号令行。孝梯善和排列阵,魔军一击便归盟。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崔明公曰:瞽听聋视,缘专一也,是以称善。但能专一精诚,举事用机,十全利益。就中更能三思反复,经昼历夜,又比常情利益万倍。

赤松子曰:师,心也。凡百举止皆起于心,心神精一,罔有不遂。

海蟾子颂曰:瞽听聋观必至诚,一源绝利圣人情。用时昼夜明三反,精血相交药自成。

曹真人苏幕遮云:瞽袪明,聋灭听,绝利行师,十倍通神圣。万法不离方寸,谨守天和,即此为修真。但虚心,神必静,虚静之中、道气来归正。三反明时先务本,精血相交,丹药凭铅汞。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张子房曰:生死之机在于物,成败之机见于目。

许真人曰:道德之士,心不妄生,机不妄动;下愚之徒,贪婪万物欲资于身,反被万物所盗而伤正性,是心生于物,死于物也。

葛仙翁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愚人动生妄心,加于万物,皆因目睹而心生,故曰机在目也。赤松子曰:机在目者,令人戒慎其目勿妄视也。故太上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是也。

张子房颂曰:心生万物景牵缠,富贵贪求孽火煎。心主杳冥神不散,自然道体合先天。崔明公临江仙云:心起心生因物景,忘机景物皆泯。经云塞兑闭其门。圣人言句妙,达者自延龄。吾家玄道知之者,贵家安国修身。帖然烹炼守神精。悟来机在目,心目两俱明。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张子房曰:天无心而恩于万物,万物有心而归恩于天。故五千言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为施而不责其报,生而不有其功。

许真人曰:于无心是谓无恩,惟清静者物不能欺,则曰天恩生矣。

张子房颂曰:天气无恩不化生,三田留得变琼珍。阴阳酝造升天药,此是无恩生大恩。葛仙黄西江月云:自己天真馑守,无心即是无恩。顺行陶铸结为形,返本还源是本。在欲无恩不化,三田变作琼珍。无恩何以大恩生,一粒金丹寿永。

 

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张子房曰:迅雷烈风,威远而惧迩,万物莫不蠢然而畏之。天本不威物而自惧,而归天下一如圣人。行赏也,无恩而有功;行罚也,无威而有罪。赏罚自立于上,维恩自行于下也。

许真人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施真人曰:至如军旅,若能如此上威下惧,必能定乱除邪。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赤松子颂曰:风雷鼓动应时行,造化争驰万物生。兵令信行依法则,剪除凶暴得安宁。

曹真人白鹤子云:时假风为驭,全凭雷作轮。宣扬天号令,壮观两精神。震彻重泉脉,惊回万谷春。何当用威武,一技静边尘。

 

至乐性余,至静则廉。

张子房曰:机在目。赤松子曰:性,阴也。乐则奢余而阴盛,静则正廉而神清。

葛仙翁曰:夫圣人者,不淫于至乐而爱于至静。能栖神于静乐之间者,谓之守中。夫如是,则势利不能诱,声色不能荡,辩士不能说,智者不能动,勇者不能惧。见福于重关之外,虑患于冥冥之内,天且不违,而况于兵之诡道哉?

施真人颂曰:至乐无如至静心,不沾尘垢去奢淫。功成行满金丹毕,方表阴符旨趣深。

吕真人苏幕遮云:守虚柔,安正性,养育阳魂,却在心源静。浩气冲和神必圣,以道除邪,万景皆消泯。此兵行,阴魄殒,法阵慈幢、往吉来还胜。不比凡情用机幸,引孽招冤枉把生灵损。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张子房曰:天地氤氲,是至私也;万物化生,是至公也。吕真人曰: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是至私也;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是至公也。

赤松子曰:天地生成万物,万物负阴,至私也;而抱阳,至公也。明公私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也。

锺离真人颂曰:天地氤氲象至私,生而不有至公时。用之至公用南北,使之神圣使东西。吕真人望江南云:通大道,天地悉皆通。有用用中无作用,无功功里有神功。升降永无穷。玄与牝,造化合真空。天地合时甘露降,法机幽显若私公。还返是朝宗。

 

禽之制在气。

曹真人曰:虚化神,神化气。气强者制物,而弱者制于物,故曰:禽之制在气也。

许真人曰:禽鸟尚能乘制清虚之气,心动翅鼓,翱翔于云霄之间,上下尽中于己,况人为最灵而不修乎?若能善用天机道德之气,固躬保命以致长生,而非难矣。

施真人曰:气者,生之元也。善摄生养气者,虽至强之兕虎,至坚利之甲兵,吾足以胜之,而况于至物乎?

海蟾子颂曰:禽制先须伏虎龙,自然万物总依从。先生诀与通灵术,攒捉阴阳掌握中。崔明公满庭芳云:魂魄东西,精神南北,此中别有玄玄,道无形迹分剖略微言。血是朱砂,汞宝精为物神水银铅。交加处中宫,匹配恩爱结因缘。昆山通碧海先炼。已返本还元,愚明珠、九曲丝蚁能穿。采得蟾宫兔髓,凭师匠、和合乌肝。当禽制,三千行满,高步赴蓬山。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曹真人曰:谋生者,先生而后死;习死者,先死而后生。

张子房曰:谋生者,景物牵缠,劳神役气,贪求荣富,孽火焚烧,殃极祸踵,不死何俟?习死者,心冥冥兮无所知,神怡怡兮无所之,气熙熙兮无所为。万虑不能感,求死不可得,长生之门于斯可致。

葛仙翁颂曰:生门死户少人知,运用抽添在坎离。二八消时阳气长,九三荣处定精微。崔明公白鹤子云:若觅神仙道,先当识本根。心生神必散,境灭慧还清。天地为炉鼎,阴阳作炭薪。炼成无上药,功满去朝真。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锺离真人曰:恩者害之源,害者恩之流。

吕真人曰:本因恩气而生,不能慎守天真,漂浪爱河,流吹欲海,是恩中生害,害生于恩也。

许真人颂曰:当时恩气无本身生,非理施恩害却生。谨守慎终能若始,还丹修就鬼神惊。赤松子临江仙云:夫归深诚相春恋,常流认此为恩。谁知恩里害还生。欲亡恩自灭,恩灭害无根。子嗣源因恩结,恩多反害身形。能修恩气养成珍。三千功行毕,朝礼玉宸尊。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张子房曰:天文者,日月星辰、雷雨风云也。地文者,山海金石、草木鳞羽也。愚人见景星祥云、清风甘露、醴泉嘉谷、麟凤芝兰,皆为喜悦;或睹日月薄蚀,四时乖序、彗星妖曀、水旱灾蝗、骤雨狂风、天昏地震,惕然畏惧,恐祸及身。观此天地文,信以为教化、省慎,悛修。自凡之圣,故曰理圣。

刘海蟾曰:轩辕氏制阴符将毕,先举愚人用天地文理之成圣,然后自谦之曰:我以时物之文理之作哲,谓后其身而身先也。

许真人曰:时物文者,人事也。言不必观视天文玄象,但常以善道随时应物,纵有灾怪出现不为害。

赤松子曰:理于贤人,乱于不肖。体天法道,合节依时;以此理修革,凡有哲阴尽纯阳,真道乃毕。

锺离真人颂曰:玄象高明示吉凶、愚迷悛理亦成功。但随时物行真善,日月无穷道自通。

吕真人满庭芳云:大道昭然明休咎,吉凶惩警,凡夫悟来,悛省修慎即无虞。祸福惟人自召,观世物、方显荣枯。临机应、常行德善,殃厄永消除。阴符然义简文微旨密,提挈迷愚。放神光炜炜,照烛昏衢。抱一丹成,国富民安泰,神乐清虚。强兵胜,纯阳炼就,飞步入玄都。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