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符经三皇玉诀

秩名

 

 

  黄帝问曰:阴符者何也?广成子曰:此阴符二字,上可通天,下可察地,中可化生万物,为人最尊。阴者暗也,符者合也。古之圣人,内动之机可以明天地造化之根,至道推移之源,性命之本,生死之机。知者可究合天地之机,操运长生之体,故曰阴符也。
  黄帝曰:上有神仙抱一之道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夫神仙抱一之道者,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之。神仙抱一者,乃是太一含真之炁。太一者,乃是北极太渊之源,乃虚无炼神之道。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知,子在人间安晓此语。一者,天炁也,人将太一真炁与我真炁相济,更要知天时、受天气、接人气,人气接天气,与天气相接而不死也。人若包含太和真炁,久而炼之,乃为大丹纯阳也。阳者天道,故神炁合道乃为神仙抱一之道也。
  黄帝曰:中有富国安民者,何也?广成子曰:富国安民者,乃炼炁之道也。凡人将真精炼成神胎,名曰胎仙。故聚而成形,散而成炁,故与道相通。道者养炁,养炁者保神合于大道,故曰真炁相济。久而用火煅炼成丹,若能全精炁炼作纯阳,故乃成丹,换形万神皆安,国中有宝,故曰:富国安民也。
  黄帝曰:下有强兵战胜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强兵战胜者,乃真炁战退阴气也。炼体纯阳,金筋玉骨,鹤体松形,谓之纯阳,故得不死。以身为国,以心为君,以精为民,以形为炉。首者鼎也,精满于脑,故用火煅炼成丹,因精髓见火。火者阳炁,息者风也,以风吹火,久炼形神俱妙。故曰:炼神之道,存心于内,真炁自然冲和不死。故曰:炼百关,精髓纯阳也。九窍炁定下关,精炁不泄者胜也。
  黄帝曰:天皇者,何也?广成子曰:天皇者,先天之前,五劫开化,混沌之始也。天皇一炁,圣化万象,主天圣玉虚圣境,明皇之祖炁也。
  黄帝曰:地皇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地皇者,天皇一炁下降于地,地炁受之,二炁相合,主生化金光之炁,乃是洞神真境,真皇之祖炁也。
  黄帝曰:人皇者,何也?广成子曰:人皇者在天地之间,虚无至理,为天皇一炁地皇一炁太空虚中相合,化金木五星为中宫,合乾坤八卦,保护化神乃仙境,主中元人皇之祖炁也。
  黄帝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何也?天真皇人曰:观天者乃丹阳之炁、纯阳之物,精气运而不绝,升沉往还,周时复始,包含万象,乃青阳之炁。天地者阴阳之精,天气下降,地气复升,升而复降,人在其中而不知。其理,天之阳精为日,地之阴精为月,日月运而不休,寒暑煎而无息。凡人不知身内亦有天地之炁,天气升降有时,人知者,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黄帝曰:何谓不知?广成子曰:头以象天,清阳之本,足以象地,浊阴之源。人能内含天地之道,与天地齐年。人身中有真阳之炁,藏于阴精之内,精炁者真炁之母,真炁者精炁之子,常将子母相守,故不死,复归其源。为人不知时日,天枢之上,天元一炁主之,天枢之下,地元一炁主之,天枢之中,阴阳真源主之。人用天时,混元正一之炁,上下无穷,与天地齐年,乃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黄帝曰:人用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圣人存精养炁以保形神。人不知者,贪欲亡精,用心失神,劳形散气,更不能使其神炁合道。不知天地之升沉,日月之运转,故死也。以其分受日月之炁,若能观此,天地与我同耳。为人不知天地之理,阴阳之旨,若合天地之体则至矣。此乃人之用也。
  黄帝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何也?广成子曰:天受一炁,内含五星之正炁而禀清浊之源。地受一炁,故生二仪,复升于天,造化以成三元,布列四时,中有五炁推运,共成五行。五贼者,五行之正炁也,人能贼天地之炁,夺阴阳之造化,混三元之返覆,复四门之往来,一炁皆同,故成道也,乃五贼也。
  黄帝曰:天有五贼,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五贼者,是五炁也,长养万物生杀之机权,造化之本始。天以五炁聚而成形,散而为风。子能知道之源者藏于身中,分而满于体内,精气与天炁相济,久而炼成丹,是五行之正炁也。天炁下降,地炁受之而不相离,人在其中,五炁之内若能贼之,故不死也。吾今二十万二千岁矣,皆因知五贼造化返复之理也,吾今传受五贼之理。子与吾皆同,子若不知五贼之理,故有死矣。若能从吾之言,贼天地五星之炁则不死也,乃五贼之理也。
  黄帝曰:五贼在心,施行于天,何也?广成子曰:人身中亦有五行之正炁,五行正炁者,五脏之气也。五脏之气者,五贼也。水得其一者,人肾属于水,未生之前,道为之本,先生左肾,象北方大渊之源,造化之本,为青阳之炁,号曰青龙,属木。次生右肾,属金,内有真精,主五行之正炁,号曰白虎,乃是白元君一炁。二肾内生白脉二条,上涌朝元,通灵阳之宫,复降下通于巽坤,中有五炁,聚四时,合于乾艮,出天甲入戊己之内,乃道生神之始,人按天时相接天地之炁。头圆象天,足方象地,中理五炁,聚而入于绛宫,达于筋骨,升而朝于鼎内,复降涌泉,入于中黄之宫,混合万神,故青阳至首,群阴皆散,更用五行正炁内济共一鼎炼成丹,故不死矣,乃施行于天也。
  黄帝曰:宇宙在乎手,何也?天真皇人曰:宇宙者,天地也。阴阳,万物之本,受阴阳而成形,阴者地炁,阳者天炁,天炁下降,地炁受之,地炁上腾,天炁接之。天炁地炁相交,阴阳感契,万神生化成象。上古圣人把握天地阴阳造化之元机,机者在于用,知者得而守也。守者道也,而不死也。故曰:宇宙在乎手也。
  黄帝曰:宇宙在乎手者,如何用也?广成子曰:天地交合,宇宙不散,内造化生神,立阴阳神机,则成大道。大道者,无为也。无为则命不乱,命不乱则神不移,神不移则精不散,精不散则气不绝,更以道气通行而固身,若运于精火相随,煅炼成金丹者,乃自然也。吾知宇宙之机运而连连行之,合于天地之作,勿令放也,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矣,乃宇宙在乎手者也。
  黄帝曰:万化生乎身者,何谓也?天真皇人曰:万化者神也,精不散而神不离,神室者,万神聚会之乡,在崐崘之中,五炁聚於内,人能将真精炁结成神胎,朝於鼎上,故曰:至圣万神皆聚而为一。凡人移精失炁而不能保神,是不知生身之法。生身之法,阴阳之道,故曰万化生乎身也。
  黄帝曰:何者生身之法也?广成子曰:从一炁所生,而不知一炁之造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受一炁,化成三炁,神气精此乃生身之法也。
  黄帝曰:一者,何也?天真皇人曰:一者,天地之根,阴阳之祖,万物之首,乃生神也。子能知真一之炁,而万物自生则不死,故曰一也。
  黄帝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何也?广成子曰:天以斗运为机,人以心为机。心者神也,神机合道乃鬼神不测。人未生之时,先受一炁为命,然后父母二炁相合,故乃成形,胎元生神,故为性之源。人能澄心如天地动机,故同天地。乃因性静,心机合道,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
  黄帝曰:人心机者如何用也?天皇真人曰:人心者机本也,人能存心守神而不忘机用。心者百神之元也,安心者,养性也,是以圣人安其心而抱元含真,含真者,安性也。以心为性,以炁为命,炁绝则亡,皆亂於性也,失其氣故死矣。若人如天炁澄清,故不失於性也,性不失则炁不散,炁不散则命不亡,命不亡则形不滅也。天地者,性命之本也。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機也。
  黄帝曰:立天之道义定人也,何也?广成子曰:天道者,清陽之炁也,故以纯阳为本,人能合造化纯阳之體,如天地之陽而不棄也。人受一正之炁,體養萬神純陽之理,故曰: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黄帝曰:立天之道,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天道者,人之本也。父母者,人之始也。人能留形於本而不失於始,调神合道。故曰:立天之道也。
  黄帝曰:如何留形不失於始也?广成子曰:人不忧愁思虑而不失其本,去疾病劳苦而不失於始也。失其本者,自亡其命,失其始者,形还下土。若人能心静无欲而存神炁,不失其始者知理也。
  黄帝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何也?广成子曰:天之母者太易,内藏阴阳二炁,日月也。日月未分,圣化生神,神名太一之首。日月又分为阴阳,阴阳分其五太,五太者五帝,五帝又分八卦,八卦朝於中圣,化为九宫,乃是太一之神宫。立其五斗,内有中斗,日月星奇北斗,受机斡运阴阳。阴为机者死,阳为机者生,阴阳合机为之道,太一将生杀之机周游八卦,移星易宿,返阴为阳乃长生,返阳为阴杀者死也。天之四时,造化八卦循环。人身中亦有,为人不知,为阴而杀乃死,辗转轮回,失其人身。人能致修者,道也。故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也。
  黄帝曰:何谓不失人身杀机不死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太一镇在九宫,出入有时,召太阳君回入阳殿,四时移换,八卦朝元,万神都聚,杀阴返阳,排列星辰,归其金阙之内。圣境太清正阳白元君也,若人知此,天发杀机,能将太一真炁随机应化,返八卦纯阳,复归乾坤之祖炁,使合混沌九天生神之章,乃为天道,永得长生,依此造化,为真人也。故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也。
  黄帝曰: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何也?广成子曰:冲和一炁,发者动也,故天运不绝。杀机者,变化也。龙者天炁也风也,风也;蛇者地炁也,火也。人能运精炁上下往来,夺之造化,故玄机若去。六欲动於机权,如天地之體,人在其中有真阳之精炁,名曰蛇,上通天元之炁,呼吸而上下相应。地动之机,起而离陆。故曰: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也。
  黄帝曰:人身中如何用?天真皇人曰:脐下一寸三分者,气海也,中有真精一合,按於地,土中有二经通於脑,脑中有府,名灵阳之府,有二穴,在左曰太极之穴,右曰冲灵之穴,上通天炁,下至海源,故曰:呼吸天炁下降,地炁上腾,二炁相接则养真精,名曰龙,青阳之本,下者为蛇,则元炁也,二炁相交成药,久炼成丹,故不死也。乃阳神超於身外,乃人身中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也。
  黄帝曰: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何也?广成子曰:人发杀机者,去六欲七情,静则静於情意,动则动於神机。内用神炁,上下相合,守於神者,阳炁也。头圆象天,足方象地,天地反覆乃阴阳升降,人之反覆,呼吸徹於蒂耳。一吸天炁下降,一呼地炁上升,吸者天炁,呼者地炁,我之真炁相接也。人能下运地炁至天上,故曰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也。
  黄帝曰:天人合法,万变定基,何也?天真皇人曰:天生万物,人为万生一物之首也,故天地相合而长养万物,人能用精炁相合而万神皆喜,天地故不弃而相逐,神在其中。神者乃天道也而好清,若浊而神散,不合天道。上古圣人固精养神,存炁养精,合于天道,乃为真人。天有一炁,地有二仪,中有三光四时,共备五行,相列六合,相生七政,为机八卦,乃同九宫,布满天地,五斗璇玑,人亦有之。人能受天地一炁,相和诸神,配合两仪,大丹乃成。一炁上下无穷,四时中有一炁播于中土,五行颠倒,内六阳上朝金阙,七真常居体内,八卦共起元宫,三光混混,白雪飘飘,七政功成,黄芽内长,九宫贯串,万象乃合天道。故曰:天人合发,万变定基也。
  黄帝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何也?广成子曰:天性不可乱,神炁若乱,故不知所以神,伏藏者性,如朗月自然通道。巧者,内使天机,外事不可入,故伏智藏神也,乃同天道。拙者,为人不知自有神炁合道,纵心信意生情,一任散失神炁,不明天地造化,乱认阴阳,故有死也,乃性有巧拙也。
  黄帝曰:性有巧拙,如何伏藏用也?天真皇人曰:性者神也,不可动也。故神定炁和,元炁自降伏者,不贪嗜慕欲。藏者,藏于神光,炁入绛宫,万神聚会之乡,伏藏而不动,万神不散,故曰:伏藏神定造化,久炼成道,乃性巧不拙也。
  黄帝曰: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何也?广成子曰:九窍者,心有九窍,内藏九气,上者三清之炁,中者三皇之炁,下者本元之炁,乃精炁神也。出入有时,混而为一,外通耳目口鼻阴中也。三要者,神炁与精,相合玄牝玉户,上通於天,下通於地,中通三皇之祖炁,乃三要之道也。动静,耳目口鼻也,目观则心动,耳听则神移,口谈则神炁散,鼻馥则精髓化为阴浊之水,若故令静而不动,则心中二窍,左曰玄,右曰牝,下入气海,上通泥丸,此真炁相通,故使神气动机,玉户自闭,穿脊腠,过三关而朝北极阳宫,动而保养真神。上古圣人云:动则动于神机,静则静于心意,精炁神是三要也。故曰:九窍之邪在乎三要也。
  黄帝曰:火生于木,祸发必尅,何也?天真皇人曰:木去其火则不灰,人去其恶性则不死,木中有火,火发必焚其真炁,乃成烟焰,即上升而归天,火煅木为灰烬而归土。凡人性恶为火,火出则神散,神散则气离,气离则身死。真阳之炁归于天,浊阴之质归于土。谓火从木生,即以水救之,即不灰。人起火性,以柔而救之,即身不坏,人之火发而万神皆散,故死也。人能制火,祸不能尅乃成大道。故曰:火生于木,祸发必尅也。
  黄帝曰:姦生于国,时动必溃,何也?广成子曰:国中有姦,久而破国,身中有邪,久而亡身。国去其姦则邦宁,人去其情即身安。去姦者,六欲七情三尸也。人能制奸邪者,成其大道也。故曰:姦生于国,时动必溃也。
  黄帝曰:如何得安身也?天真皇人曰:万物盗太虚真炁,人腹中有蛊,盗万物之炁而名虰蛊,虰蛊者化为佞虫,佞虫者,贼我之魂魄,亡我之神炁,散我之精血,死我之形也。人能知阴阳造化,起真火炼阴邪之姦,故杀虰虫不令为害,故得身安,返成大道也。
  黄帝曰:知之修炼,谓之圣人,何也?广成子曰:上古圣人用神机测天地阴阳升降有时,要知火候之数,下火依时,戊己宫内,本始生神之母也,知者复归其母,勿令放失,更受天炁为青阳之首,合地炁真阴之母,我之神炁精在其中,五炁皆全,心静无欲,用火煅炼,炼成纯阳,造化成道,魄返阳魂,情阴尽滅,松形玉骨,百关无漏,上达於天界,乃为真人也。故曰:知之修炼,谓之圣人也。阴符经三皇玉诀卷中

  黄帝曰: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真皇人曰:天生者,人归元道,正发复升,生也。内合天作,至道生真,遁隐在世。其人能测,圣机内明,外通天地,故知者不死也。天杀者,为人不信天道,任意损失精神炁,故害物,不过天数而死,杀也。故曰: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黄帝曰:天生天杀,如何用也?广成子曰:为人修道不知天时、归根、复始,错认根源,故死也。若人知天时、真炁,归根复命,要知造化者,乃有虚无真源,阴阳合一为五行正炁也。乾坤相胜,要知进退,乃无生死。夫人,道为本,若不知生杀者,是谓补不足而损有余,道之理也。故曰:天生天杀也。
  黄帝曰: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何也?天真皇人曰:天以一炁而长养万物,天地炁散,万物盗之,万物炁散,人以盗之。人知盗万物之真炁养形,更知升降顺天时、接天炁、夺之造化,长生不死,乃人盗万物之天炁,故成道也。人不晓造化者,为万物复盗人之炁,即因五谷而生,即因五谷而死,乃人被万物复盗之而死也。
  黄帝曰:人盗万物,如何不死?广成子曰:人受冲和之炁而生,故不死也,既禀受有情欲而死也。若能存一炁故保神,天以一炁而生万物,更与阴阳相和,五谷共备,人乃实腹强骨,不失精炁神,故不死也。三盗既宜者,人能盗天地万物之炁以通神明,与天地相宜,三才以安,人之精神与天地同而好清净,是以圣人恬淡虚无,真炁存元,精神内守,岂得死也?故食饱者而伤于精血,太劳者而散于神炁,心起情欲者,万物岂得不盗之也。故止饮食而身自轻,止思虑神自灵,止嗜欲而神自清,故乃得道也,何劳外求?故曰:三盗既宜,三才既安也。
  黄帝曰:故曰食其时,百骸理,何也?天真皇人曰:上古圣人食天炁而有时,自然百骸调畅,引太和真炁注于身田,即五脏清凉,六腑调泰,关节自通,精神以安也。食时夺其造化,乃成大道也。故曰:食其时,百骸理也。
  黄帝曰:元炁通百关,如何用也?广成子曰:天炁柔弱,穿筋透骨,养神安精,皆使关节通流,岂不知理炁者,人之本始也。本始者,天炁也,故百姓日用而不知。炁之升降,阴阳往还有时,受之一炁,长养万物,若灵芝逢冬不死,如人得道不死,乃元炁通百脉关也。
  黄帝曰:动其机,万化安,何也?天真皇人曰:神机内用,千变万化,自然成道。故机者,开其天关,玉户自闭,而火发天关,炼髓纯阳,乃火相从,久炼而成丹,故曰:机也。万化者,炁结成神,朝归于金阙,自然安神,安身*久而不死也。机者密也,人运机而化身无穷,内外通神道合,故曰:动其机,万化安也。
  黄帝曰: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何也?广成子曰:人知外象有吉凶之兆,即祷而信求其应,不知自己身中有神,外可通天地,内可修炼成道,显自己阳神通圣,何劳外求,因精生炁,精者炁之母,神者炁之子,此为三宝,炼成真人,乃谓神仙,故曰:所以神也。
  黄帝曰: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道机何也?天真皇人曰:日月者,阴阳至精也,故运而致数,周游天下,寒暑相兼,六十日为一周,四周为一备,尅天地之意也,定于日月,周游于道,故曰:出入日月在于数中,数者一也,一者气也,气结而成神,神明自出。神明者,阳精也,无不鉴而无不照也。是以圣人穷日月之交合,神明出焉,知天地之造化,夺阴阳之机权,故生神也,而出幽入冥,故数在一而成人也。而道者,无为也,机者,心机也,善能发阴阳之造化入于无穷之数,此道无为之正也。机者发也,圣人得之,机权九阳六阴,合其一者,日月有数,大小有定也。黄帝曰:天下莫能知,莫能见,何也?广成子曰:为世人贪慕嗜欲而好欲纵淫乱者,为不知天道而亡其机、昧其精、而奔其神也。莫能知者,天道机密,阴阳不知也。不识造化所为,不知者,亡精神、散血气,焉得知也。欲要知者,静心养性,固炁保神,灵而自知。道也,见其神也,故曰:天下莫能知,莫能见也。
  黄帝曰:君子得之故穷,小人得知轻命,何也?天真皇人曰:是以圣人穷于大道,可通天地阴阳之理者,固其命也。圣人得知,固其气,不失其精也,精气相合而生成大药,皆因知造化,炼神不散,固气通神也。凡小人不知性命之本,而不得保精神,乃亡其身,命故不守其神而淫于世,乃失其精神,轻其命而不自保,故死也。君子久而行之,可以固穷,小人轻其命也。常以轻神失命亡其身,故曰:君子得之固穷,而小人轻命也。
  黄帝曰:瞽者善听,聋者善视,何也?广成子曰:视秋毫者不见泰山,听噍嘹者不闻雷霆。善听者非耳聪也,察音声者而自杀之。善视者非目明也,察色者而自杀之。瞽者不见日月之光,察听阴阳交合,久而行道得长生也。聋者不闻雷霆,察通日月往还,久而行道,得久视也。夫视者,内见其机,听者,内闻其声,此两者合道也。故曰:瞽者善听,聋者善视也。
  阴符经三皇玉诀卷中终


阴符经三皇玉诀卷下

  黄帝曰: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何也?天真皇人曰:绝名弃利,元炁自守,绝巧弃智,盗贼无有,绝於声色,更用元炁抱一守中,胜贵人十倍。太上用大道至于天下为圣师,藏火於中源,久而不动,动而自然合于大道焉。用智巧,故离其欲而胜师十倍。故曰: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也。
  黄帝曰:三返昼夜,用师万倍,何也?广成子曰:三返者,三元也。天元真炁居首,灵源真炁居中,本源真炁居下。是以真炁者师也,心者君也,形者炉也。用精日夜遇三元上下无穷,而用之兼倍,精神元炁不散,形体不衰而通於昼夜。昼则日用而明,阳得夜炁,内动阴炁於外。阳炁者,精神之本也,阴炁者,败我之形也,若能精神遇三元之祖炁,上下混而为一,如师使之,万神俱其一、化其神,昼夜不停,阴魄俱消,三阳独居於内,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也。故曰:三返昼夜,用师万倍也。
  黄帝曰:心生于物而死于物,何也?天真皇人曰:用心者,意动也,意动则神移,神移则炁散,炁散则命亡,故死也。心正者,是神定也,制者则心正,一炁之源,内动之机,万化皆通。心乱则万神皆废,故去情意则万神不失於物也。故曰:心生于物而死于物也。
  黄帝曰:机在目,何也?广成子曰:道之远者,在八化之外,近在眉睫之间,大则包含天地,细则贯串眉毛。神机内动,目睫飞铅,故神机在目。为其间有神室,内动之机在目而明也,非常景通道,见阴邪自灭,真境返正,见阳神於天道。故曰:机在目也。
  黄帝曰:天之无恩而大恩生,何也?天真皇人曰:以天道而化下方,万物自然生,乃大恩生也。不可以色欲纵其心,而使其意乱则邪恩生,故有死也,安其心以保其神,自然流通。岂不知乌不染而自黑,鹤不浴而自白,蛛不教而成网,燕不招而自来,如此自然恩生。故曰:天之无恩而大恩生也。
  黄帝曰:迅雷烈风,莫不蠢然,何也?广成子曰:迅速如雷霆,阴阳正气也,人能食风气,用阴阳之气上下精炁,蠢然而已。行道运动阴阳神气内交真精,上移而入于脑中复降,迅速如风雷,三元布满而百骸火飞,炼阴而返纯阳,是以圣人速了道也。内修真体,自妙如瑞草,受阴阳冲和之炁故不死,莫不蠢然也。
  黄帝曰:至乐性馀,至静则廉,何也?天真皇人曰:至乐於神者,阴阳之本也。至者定也,定於心意,阴阳自合,至静则廉也,目不观於色而神不移其炁,内保自然,至乐于天真也。去其欲,静其心,定其意,守其神,抱一至静而入新换旧,乃达於道。圣人致性命合於天道,志刚则廉也,故曰:至乐性馀,至静则廉也。
  黄帝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何也?广成子曰:天乃清阳之气,至私者,暗发也,则生于万物,人在其中,复正神也,若能收藏元炁补养天真,更能善用其功而成道也,谓之至公,精气固身,知者依时运用,上入泥丸,下入海源,会於中宫以接元炁,度元关朝金阙,三田相灌,百节俱通,周身火发,久而炼之得成仙矣。故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也。
  黄帝曰:禽者制在气,何也?天真皇人曰:禽者,鸟也,鸟者心气也,故飞腾而有时。气者,虚无之发,人能致其气,久炼为仙也。禽者,南方火也,人能致其道,使真炁久而如禽,飞在太空,人能擒收在中元,炼成正阳,乃得为飞仙矣。故曰:禽者,制在气也。
  黄帝曰: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何也?广成子曰:生巧者死于命,人能定心、除六欲七情者,神定道生也。若心生欲情性巧者,神散命亡,死之根本也。心死永得复生,乃生死之根也。
  黄帝曰:恩生于害,害生于恩,何也?天真皇人曰:圣人恩生于道,凡人恩生于情,亡其身害其命也。损有其馀而补不足,有馀者,心有情欲补不足也,精神散也。纵心起欲色,是恩中生害,而亡其神也。若能澄心不倦,其神自明,是害中生恩,苦志修心而不乱,则害忘也,保其神也,故乃成道,和快於心,灭於欢乐而保精神,忘情无欲,至此为圣人也。故曰:恩生于害,害生于恩也。
  黄帝曰: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何也?广成子曰:凡人知有天地文理,言圣人外像,不知我自有天地,阴阳我藏也。阴阳者,鬼神不测之法也,天地通大小幽冥之理。愚人所作,不知我与天地阴阳时物皆同耳。天地之理,圣人之机也,至道之苗,万物之本,阴阳之宗,故变化无穷,乃至于道。至精,我之有也,道之自然,万物有物我为哲也,阴阳之非胜,奈我同而胜也。胜者我之神也,神者至道之源也,故我灵而阴阳同圣。天地也,二炁结而万物皆同,神炁超时,圣於大道也。吾晓大道包含天地明哲尽矣。旨真之理,我自然圣化三清也。
  黄帝稽首再拜,谢圣君指教愚昧,臣方晓大道。圣君遂驾云鹤升空而去。黄帝回辇而还都矣。
  阴符经三皇玉诀卷下终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