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教大辞典·第九类·内丹学(1)

胡孚琛

内丹学

又名“性命之学”、“内丹仙学”等。内丹学肇始于中国古代的神仙家,神仙家为了追求长生不死、返老还童的理想,研习了许多延年益寿的方术,至战国时逐渐认识到男女合气之术是“天下至道”,向内丹学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自先秦至汉代,为内丹学的形成作好了理论和实践的港备。因之先秦至汉代是内丹学的准备时期。东汉道教创立至隋唐是内丹学的形成时期。唐末五代,内丹学进入成熟时期。内丹学的形成是中国古代学者长期同死亡作斗争取得的成果,是他们数千年来探索宇宙自然法则和人体生命科学奥秘的智慧结晶。内丹学是道家和道教文化的精华,也是道士传法、修炼的基本内容。 从历史上看,内炼修养之术的起源可以上溯到殷商以前。相传陨康氏“教人引舞以利导之”(《路史》),赫胥氏部落的先民“含哺而熙。鼓腹而游”。黄帝有“移精变气”的修炼体验、王乔、赤松子则“吸阴阳之和,食天地之精,呼而求故,吸而求新”。到了春秋战国时代,各种内炼方术已相当流行。在《庄子》书中记载了多种多样的修炼方术,如“熊经鸟伸”、“吐故纳新”、“缘督为经”、“踵息”、“心斋”、“坐忘”、“朝彻”、“见独”等。战国时代已有《却谷含气篇》、《行气玉器铭》等流行于世,隋唐以前又有《西汉导引图》等。道家、阴阳家、五行家、神仙家以及儒家皆有丰富的内修思想。道教以“杂而多端”著称,广泛地吸收了各种修炼方术。《太平经》有爱气、尊神、重精的思想,提出了内照、存神、食气、胎息、辟谷等修炼方法;《老子想尔注》主张“深藏其气 固守其精,无使漏泄”,并联系房中术等提出了结精炼气、养神、守戒等修行法门;魏伯阳《周易参同契 提出了“参同相类”的修炼模式,被称为“万古丹经王”。之后,《黄庭内景经》、《大洞真经》、《老子清静经》、葛玄《五千文经序》、葛洪《抱朴子内篇》以及险.、景《养生延命录》等经典,进一步完善了各种方术,提出了诸如静思、存思、存想、存神、内观、内视、行气 导引、咽律、呼吸、辟谷、守一、藏精、调息等修炼方法。然而,唐以前,外丹学盛行、人们皆相信“不死之要道在神丹”(外金丹),内炼方术可与金舟大药相配合,起到养生延年的作用,却“不能度世以致乎仙”。 据今掌握的史料,早在梁陈时的佛教天台三祖慧思,就曾谈到要“藉外丹力修内丹”。据《罗浮山志》记载,隋开皇年间的苏元朗,提出以“身为炉鼎,心为神室”,“自此道徒始知内丹矣”。至唐代,外丹学盛极而衰,内丹学则逐渐形成。这一时期,不但有成玄英、王玄览、司马承祯、杜光庭大力阐扬的修心神以契道的思想,又有张果、钟离权、吕洞宾等人发挥的炼气结丹的思想,陶植、羊参微主张的真阴真阳互涵、铅汞性情合亲、龙虎互逐的思想,彭晓等人借周易卦爻规范炼丹“数”与“候”的思想,还有谭峭《化书》所主张的“形可不生,神可不化”的思想。唐末五代,施肩吾《西山群仙会真记》和崔希范《入药镜》中,将内炼思想上升到性命的高度,内丹理论系统初见端倪。北宋初,陈持以生动形象的《无极图》勾勒出内修的全过程及其顺逆、阴阳、五行和人体窍穴等多方面的联系,至张伯端《悟真篇》的问世,标志着内丹学说的成熟。 宋以后内丹学的发展,一方面深入地吸收佛儒修心炼性的理论成份.另一方面团在性命双修的原则下,结合修行者智识德行的高低,多途径地探讨了内修成仙的可能性,使内丹学呈现了具体细密、门派林立的情形。先后出现了张伯端、石泰、薛道光、白玉蟾的“先命后性”的“南派”,王喆、马钰、丘处机的“先性后命”的“北派”,中和南北二派的李道纯的“中派”,陆西星的“东派”,李西月的“西派”,伍守阳、柳华阳的“伍柳派”。北派以清净孤修为主,南派刘永年、翁葆光、陈致虚等人则以阴阳双修为本。此外,还有文始派、青城派、三丰派等等。内丹典籍日渐繁多,功法门类齐备,在道教史上,内丹学已成为主流。从理论上说,内丹学吸收了传统的精气神学说,进行性命的修炼。“命”指的是精气,“性”是指心神。性命双修,也就是炼气炼神。《道枢·众妙术》:“内丹之要,在于存其心,养其气而已。”性命双修的过程,始终贯彻着“顺则生人,逆则成仙”的基本原理。无论是清净孤修派或阴阳双修派丹法,都主张从逆的方向返本还原,在人体内模拟宇宙反演和人体反演过程,将性命还归虚无,致力于超越生命有限性的目的。内丹学认为,人和自然的演化关系是神(道)生气,气生精,精生形,此为“顺生”;而人的性命双修则应逆向而行,即炼精(形)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此为“逆修”。这种逆修过程需要丹家贯注高度的主体能动性,才能“盗天地,夺造化”,“我命在我不在天”。 内丹修炼以“感应”为则。不仅阴阳、乾坤、坎离、心肾、龙虎、水火之间存在交感关系,而且人与自然环境、人体与道体、修丹与修德也存在着感应关系。正因为有此感应关系。修炼才可“以心比天,以肾比地”,以肾为水,以心为火,也才可修丹修德以合于道。 外内丹都讲求“形神俱妙”,但内丹所讲的形神俱妙并非形体直接与神飞升,而是以。化”的形式与神和道同在。内丹家认为,“凡有象者,终归于坏,惟道成者,神与道合,永却无坏”(《金丹大要》)。内炼的目标是“明尽阳纯”,以阳神契合大道,而阳神则是生身的“化身”,阳神合道.也就是。形神俱妙”。 从功法上说,内丹主要包括内炼诸要素和炼养的阶次:关于内炼要素.陈虚自在《规中指南》中说:‘内丹之要有三,曰玄牝、药物、火候。”这里的“玄牝。即指鼎炉:①工鼎炉在丹经中异名甚多,如乾坤鼎器、坎离匡廓、太乙神炉、混元丹鼎、阴炉阳鼎、玉炉金鼎等等,具体地讲,下丹田通常指“炉”,头顶泥丸宫为“大鼎”、中丹田黄庭指“小鼎”。三丹田在内炼中各有所司,即下丹田主精,中丹田主气,上丹田主神。②药物在内丹中指精、气、神,如《玉皇心印经》所说:“上药三品,神与气精。”药物也有种种异名,翁葆光《紫阳真人悟真直指详说三乘秘要》中,列精气的代号有坎、庚、金、月魄、水虎、黑铅等29种;列神的代号有离、卯、木、日魂、姹女、真汞、火龙、金乌等37种。③火候,内丹以神的运用为“火”,以运火退符的时刻和数度为“候”。为了准确无差地把握火候。丹家将人体运行的节律与天地自然的节律加以比照、在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时,时中取刻,在天地自然这个大参考系中找到准确进火退符的时刻。同时,又结合人体内炼的具体情况,讲求灵活运用。为了确认身中阳长阴消的程度与周期,丹家又借用了周易四正卦、八卦、十二消息卦及六十卦的卦又变化作为规范。根据修炼程度的高低,火候又分小周天火候与大周天火候,小周天谓子午周天,大周天谓卯酉周天。小周天运转河车,循行任督,用三田返复。大周天则一意规中,注重温养,{纟因}温于二田之间。 关于修炼的阶次,各家体验有差,下手处也各异,就可以公开传授的清净丹法而论,可分为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几个阶段。①筑基。丹家认为,人自婴儿长大成人,其精气神皆有所损亏,故须经筑基功夫,“炼神,调气,养精。达到三全才可以进入百日关”(《龙门丹诀》)。筑基以炼己为首要.即做到“万念俱泯,一灵独存”。②初关--炼精化气。为“有为”工夫。其过程包括采药、封固、炼药、止火四个阶段。因其运炼须三百息足,故称“百日关”。又依其搬运河车,行龙虎交媾,用子午周天火候,故又称“小周天工夫”。③中关--炼气化神。是有为向无为过渡工夫。具体过程包括六根震动、七日生大药、抽铅添汞、守中、温养圣胎、移胎等。因其温养如十月怀胎,故称“十月关”。又依其行乾坤交媾,用卯酉大周天火候,故又称“大周天工夫”。④上在一-炼神还虚。为“无为”工夫。其具体过程包括乳哺、温养、出神、还虚等。因其过程如同达摩九年面殷、故称为“九年关”。在以上三关之外,《性命圭旨》等还主张“炼虚合道”工夫,认为“体太虚之体以为体,便是有个太虚在”而滞着于体,故须连“虚心空”也予以粉碎,“方为了当”。 内丹学在唐宋以后对中国思想文化的影响是巨大的,它己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颇具特色的一部分。在中国哲学史上,先秦之后曾兴起玄学、佛学、理学、内丹学四大思潮,内丹学影响了宋明以来学者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开掘内丹修炼中丰富而精深的思想内容,对生命科学、人体科学、医学及至思维科学等学科的发展,均有不可忽视的理论价值。

一、内丹总论

中华仙学

即关于天元神丹、人元大丹、地元灵丹的学说,包括内丹学和外丹学,仙学源子春秋战国时期的神仙家。数千年来,神仙家为了同死亡作斗争,对人体内在奥秘作了百折不挠的探索,并把他们进行自身人体实验的结果记录下来、形成上千卷丹经,提出一套仙人(或真人)境界的理论,这就是中华仙学。

性命之学

即内丹仙学。内丹学对人的性命二字探讨最为深刻,并以性命双修为基本工夫,因之也称性命之学。周敦颐、朱熹、王阳明、王夫之等学者,皆从内丹学中吸取营养,发展了自己的性命学说。然而,内丹学的性命之学和儒学空谈性理的学说不同,它以炼神为修性,以炼养精气为修命,实际上是人体的生命科学。内丹学以道家和道教哲学的宇宙论、人体观、天人感应原理和阴阳五行学说作支柱;以中国医学的气血、经络、穴位和脏腑理论为基础、以人体的精气神为修炼对象,以意守丹田、通任督二脉、追求人体阴阳和谐有序为入手工夫;以召摄先天-气,开发人体潜能,达到人和宇宙自然本性的契合,与:道同体为修炼目标。内丹学是一项控制常意识,净化潜意识,开发元意识,凝炼精、气、神的系统工程。它是一种盘天地、合日月、夺造化、返自然、超时空的人体科学体系,是古人为了同死亡作斗争,数千年来探究自然法则和生命科学的智慧结晶。内丹学还是一种融宗教、哲学、人体科学和修持技术为一体的学术体系,同时又是综合人的宇宙观、人生观、伦理道德和宗教信仰等要素在内的立身、处世、治学、做人的行为模式。内丹学包活了性命学说的基本内容,是哲学和自然科学的交叉学科。

性命

内丹学一般以炁为命,以神为性,故性命指神炁。性命之学,儒道诸家皆有之,但解释不同。《易·乾·家》:“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此论以后被宋明理学和心学所发展。内丹学认为人体之生成,乃父母初交时一点先天元炁而立命;至十月胎圆,又得先天祖气一点元阳而有性。此时元炁为命,元神为性,性命不分,处于混沌的先天状态;至降生时,元神归于心,元炁归于肾,由先天分判为后天之性命,始成长为人。内丹学要由人逆炼成仙,便发展出混合神炁的性命之学。 历代丹家对性命的解释都不外将命归为炁、形、身,将性归为神、心。《西山群仙会真记·养心》:“从道受生谓之性,自一票形谓之命。”《入药镜》:“是性命,非神气”。王道渊注:“性即神也,命即气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体也。神气运化,乃后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气”也。”彭好古注:“在天者成性,在地者立命,遂有性命之分。”李攀龙注:“性,火也。命,水也。性命,水火之本源也。……性命即铅汞,铅汞即性命。性命即神气,神气即性命。”张伯端《悟真篇自序》: “老释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修种,以逃生死。……仲尼极臻乎性命之奥也。……盖欲序正人伦,施仁义礼乐之教,故于无为之道,未尝显言,但以命术寓诸易象,性法混诸微言耳。至于庄子推穷物累追逐之性,孟子善养浩然之气,皆切几之。”王重阳《金关玉锁诀》:“精为性,血为命。”丘处机《大丹直指》:“金丹之秘,在于一性一命而已。性者,天也,常潜于顶。命者,地也,常潜于脐。顶者,性根也。脐者,命蒂也。一根一蒂,天地之元也,祖也。……顶中之性者,铅也,虎也,水也,金也,日也,意也,坎也,坤也,戊也,姹女也,玉关也。脐中之命者,汞也,龙也,火也,根也,月也,魄也,离也,乾也,己也,婴儿也,金台也。”李道纯《中和集》:“夫性者,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精神,性命之根也。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见解智识出于心也,思虑念想,心役性也。举动应酬出于身也,语默视听,身累命也。命有身累,则有生有死,性受心役,则有往有来,是知身心两字,精神之舍也。精神乃性命之本也。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其名虽二,其理一也。”尹真人弟子《性命圭旨》:“何谓之性?元始真如,一灵炯炯是也。何谓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氰员是也。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则谓之命,在人则谓之性。性命实非有两,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浑然合一者哉。……圣人之学,尽性而至命,谓性者神之始,神本于性,而性则未始神,神所由以灵。命者气之始,气本于命,而命则未始气,气所由以生。”伍守阳《天仙正理直论》:“得生之理者,一阴一阳,为一性一命,二者全而为人也。”“一神一炁,即是一阴一阳。”柳华阳《金仙证论》:“凡学道之士,能识神炁之道,即是阴阳性命之道也。”李涵虚《道窍谈》:“后天之道,神气也。先天之道,性命也。” 成熟形态的道教内丹学各门派皆主双修性命,但在修性修命的先后、主次及下手处等方面则各持己见。其中南北二宗的区别最大。张伯端《悟真篇》:“虚心实腹义俱深,只为虚心要识心,不若炼铅先实腹,且教收取满堂金。”彭好古注:“虚心是性功上事,实腹是命功上事。……不若炼铅服食先实其腹,使金精之气充溢于身,然后行抱一之功,以虚其心,则性命双修,形神俱妙,大修之事毕矣。”(仇兆鳖《悟真篇集注》)仇兆鳌补注:“心之所以不虚者,缘汞无铅伏,故触境易摇,不若炼铅以制伏之,使心有所含育也。南宗先命而后性,于此章见之。”(同前)北宗三分命功,七分性功。以清净为主,以“识心见性”为首要。王重阳说:“只要心中清净两个字,其余都不是修行。”(《重阳全真集》卷十)马钰说:“清净者,清为清其心源,净为净其炁海。”(《丹阳真人语录》)丘处机说:“吾宗惟贵见性,水火配合其次也。”(《长春祖师语录》) 其他内丹门派亦都以“尽性了命”为修炼的终极目标。如李道纯:“仙师云:炼金丹不达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真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诚哉言欤!高上之士,性命兼达:先持戒定慧而虚其心.后炼精气神而保其身:身安泰则命基永固,心虚澄则性本圆明。性因明则无来无去.命永固别无死无生:至于混成圆顿,直人无为,性命双全,形神俱妙也。”(《中和集》)又如尹真人弟子说:“神气虽有二用,性命则当双修也哉。”:“君子修天赋之性,克气质之性;修形气之命,付分定之命。分言之则二,合言之则一,其中有理。是以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吾身之神气合,而后吾身之性命见矣。性不离命,命不离性,吾身之性命合,而后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见矣。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乃是吾之真性命也。”(《性命圭旨》)

心性

内丹学将心作本体,将性作为心的灵能。《孟子·尽心》:“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管子·心术》,发挥了心的学说,内丹心性说和管子由心而气的学说相承结。薛阳桂《梅华问答编》:“心之与性,原不可分。以其主宰而言,谓之心,以其具生生之理而言,谓之性。心必能明而后可见,性须悟而后可以复。言心而性在其中,明得心而后见得性,悟其性而后知其心,尽其心而后知其性也。然必先知存心养性。存养之久,得其理;省察之要,明其旨。由是而学焉,则庶乎其不差矣!”

性命双修

既修性,又修命。《性命圭旨》:“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则谓之命,在人则谓之性。”所以,“神气虽有二用,性命则当双修也哉”。另据《中和集》卷四:“高上之士性命兼达,先持戒定慧而虚其心,后炼精气神而保其身。身安泰则命基永固,心虚澄则性本圆明,性圆明则无来无去,命永固则无死无生,至于混成圆顿,直入无为,性命双修,形神俱妙也。”内丹学各门派有先命后性或先性后命之分,但大多讲求性命双修,也即炼神炼气,以结金丹。

修命

即炼形炼气。“命即气也”,亦指身形。炼气炼形之术源远流长,先秦即有养生气功,并有服气、咽津、导引等多种功法行于世;道教主张现世成仙,重视炼气修命。修命功法至隋唐逐渐系统化、理论化,出现了张果、司马承祯、吴药等行气大师,特别是钟离权、吕洞宾将传统的炼气服气方术发展成内丹修炼学说,把修心修性学说与炼气修命学说结合起来,认为神性与气命融合即能凝结成内金丹,并提出了以炼形成气、炼气成神、炼神合道为阶次的“三乘之法”。自此以降,内丹各宗派多以钟、吕为内丹传法祖师。其中南宗一派修丹各家多详命而略性,正如仇兆鳌《悟真篇集注》所言:“南宗起自张平叔,其法先命而后性。”

修性

即修炼心神。“性即神也”,而神者心也。唐司马承帧提出的“心斋”、“坐忘”之法,其实质就是修心之法。施肩吾、杜光庭皆提出“修道即修心”的命题。内丹门派中的北宗、文始派、青城派等主张修丹从人手即讲求修性。南宗修丹则讲求先修命体,后修性神。然而,不管北宗、南宗,抑或东派、西派,其修丹的终极处都要落实在炼神还虚合道上,因而修性为内丹修炼过程中最基本的修炼手段。

先性后命

指在性命双修原则下,倚重于性(心、神)的修炼方式。其主要代表为北宗。见“性命”条。

先命后性

指在双修性命原则下,倚重于命(身、炁)的修炼方式。其主要代表为南宗。见“性命”条

尽性了命

谓将性功做到尽处,彻底入静,自然气血和谐,命功因之完成,性彻命固,性与命混而为一,从而达到性命双修的目的。明尹真人弟子《性命圭旨》中有“尽性了命图”和“尽性了命说”,“知性然后能尽性,尽性然后能了命,性命不二,谓之双修。”“道者神之主,神者气之主,气者形之主,形者生之主。无生则形住,形住则气住,气住则神住,神住则性珠明矣,命宝凝矣,元神灵矣,胎仙成矣,性命双修之道毕矣。”“方其始也,以命而取性;性全矣,又以性而安命。此是性命双修机括处。”王常月《碧苑坛经》:“应识命在性中,只以见性为主。”《真诠》引李清庵之言:“高上之士,夙植德本,生而知之一直了性,自然了命。”

形神俱妙

指金丹修成,超脱登真,契合大道的一种景象。在外丹盛行时期,人们认为服食金丹大药即可形神俱妙,轻举飞升。这种形神俱妙意谓形神俱升,形不坏而神不朽。此种说法的依据在于传统的“形神合同”的观念,“人之所生者神,所托者形”(《宗玄先生文集·心目论》),即神不能脱离形而独存。内丹学兴起之后,道教理论家们认为形、神是可以相通而转化的,“积阳成神,神中有形”,“积阴成形,形中有神”(《灵宝毕法·玉液还丹》),因而可以炼形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从而形神俱妙。通过这一系列的转化,形神在“虚”的境界里达到“俱妙”,但不是其形体现实地轻举飞升。实际上,后来的内丹家奉行的多是神合大道,而不是形体飞升。

仙人境界

是内丹仙学追求的超出世间但距离现实并不遥远的宗教理想境界。历代仙学家都把修仙看作是技术问题,要在理想的宗教彼岸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凿通一条隧道,使仙人的境界成为现实社会人们通过修炼可以实现的目标。道教仙人世界和现实社会是互补的,它把现实社会人们终生孜孜以求的生活理想投影到天上,通过净化,使这些愿望得以永久性的满足。因之仙人世界是对中国现实社会缺陷的补充和人们世俗生活理想的延伸。仙学家为此探索出一条通向仙人之路的大型人体系统工程,使人在精神上得到最大解脱和自由,从而超脱现实社会和人生,达到道的高度。这种仙人境界就是庄周提出的真人境界。真人们“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大宗师》),以生死存亡为一体,“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始终者为友”,“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澹然独与神明居”(《天下》)。这样,仙人的境界就成了人生的最高艺术境界,是一种至真、至善、至美的最能体现人生命价值的真人境界。内丹仙学便是通往仙人境界的阶梯,只有修成大丹,最大限度地开发人体潜能,发掘出真正的“自我”,达到体道合真的高度,才是驻世的仙人或真人。

仙道

即养生内炼、长生久视之道。《云笈七籤》:“夫求仙道,绝粒为宗。绝粒之门,服气为本。”《天仙正理直论》:“修仙与炼金丹之理同,圣圣真真,无不借金丹之理以喻明夫汕道。仙道以神气二者而归复于丹田之中,以成真金丹。”

太道

指内炼术中得丹成仙之道,也即仙道。其特征有以了几点:①虚而无形 《钟吕传道集·论大道》:“大道无形、无名、无问、无应。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莫可得而知也,莫可得而行也!”大道溥散于天、地、人,故“道不远人”,但由于无形无名,常人难知。而“以傍门小法。易为见功,而俗流多互相传授,至死不悟,遂威风俗,而败坏大道”。如有斋戒者,有休粮者,有采气者,有漱咽者,有离妻者,有断味者,有禅定者,有不语者,有存想者,有采阴者,有服气者,有持净者,有息心者等等。这些方术虽可以运用于修炼过程,但不能以此代替大道。在识道问题上,隋唐丹家多认修心识性为识道。施肩吾《西山群仙真记》:“殊不知先圣之行道,存乎一心也。”内丹流派中的青城派、文始派也主张直接从修心下手修炼 钟吕丹道则主张经过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以己之虚合道之虚,从而识道。因为虚无之道无成与毁,故识道即成仙。②即虚即实。道之本钵是超越物质世界之上的无形无象的客观存在。可以作 为万物之宗。在循环运转中产生出天、地、人:因而大道是虚与实的统一。《张三丰全集·大道论》:大道“统无极,生太极。无极为无名,无名者,天地之始;太极为有名、有名者,万物之母。因无名而有名,则天生、地生、人土。物生矣:今专以人生言之,父母未生以前,一片太虚、托诸于穆,此无极时也。无极为阴静,阴静阳亦静也。父母施生之始,一片灵气投入胎中,此太极时也。太极为阳动,阳动阴亦动也。”修炼即是从有形有实处开始、以求返还其无形而虚,所谓“顺则成物,逆则成仙”。修炼而得到的还丹,也是即虚即实的。③含阴与阳。《钟吕传道集·论天地》:“大道既判而有形,因形而有数。天得乾道,以一为体,轻清而在上,所用者,阳也;地得坤道,以二为体,重浊而在下,所用者,阴也。阳升明降,互相交合;乾坤作用,不失于道。”《张三丰全集·大道论》说:“夫道者,统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而名,含阴阳动静之机,具造化玄微之理。”在内丹学中;大道不独含有造化天地之阴阳,而且含有乾坤男女 坎离铅汞之阴阳,《悟真篇》:“天地交真液,日月仑真精,会得坎离基,三界归一身。”因此修道也就是修阴阳,。一阴一阳之谓道,修道者修此陨阳之道也。 阴一阳,一性一命而已矣”。(《张三丰全集·大道论》)、但清修派认为,一人之身阴阳俱足,不候外求。而阴阳派则认为须男女双修,即以外药修内药,以阴而配阳,以铅而投汞,以炁而合神,从而取合阴与阳之益,隆成大道。

丹道

指内炼金丹的规律、方法与途径。《还源篇》:“万物皆生死,元辰死复生,以神归气内,丹道自然成。”元萧廷芝《金丹问答》:“问金丹之道,不亦难乎?答曰:是不难也。紫阳曰:惟简惟易,迷者愈繁愈难。杏林曰:简易之语,不过半句。证验之效,只在片时。翠虚曰:药之不远探不难。毗陵曰:至道不繁人自昧。紫清曰:只一言贯穿万卷仙经,但片饷工夫,无穷逸乐。师曰:下手工夫容易,坚心守道为难也。”依丹家言,成仙百途,成丹亦不可一以其道,各家自有其体验,自有一套方法,如下品、中品、上品、下乘、中乘、上乘、渐法、顿法之类即是。

道术

即内丹仙学的筑基入手功夫,也称安乐法门。大致相当于现代气功师的大、小周天功法。道术修炼后天的精、气、神,有祛病延年之效。道术之“通任督”、“过三关”,仅为用意念引导后天气贯通任、督二脉,达到气通、热通、感觉通,俗称“转轱辘”,气功师称为小周天功法。大周天气功进一步将气贯通四肢和全身,此时玄关未开,尚无药物可言。道术的功夫是为内丹仙术作准备,炼己筑基纯熟,活子时现,便可转入炼精化气的初关仙术。

三关仙术

即内丹仙术初、中、上三关。内丹功夫在活子时到来,有小药(真种子)发生,便由道术转入仙术的修炼:初关仙术亦称“百囚关”,为炼精化炁阶段;中关仙术称十月关,为炼炁化神阶段;上关仙术称九年关,为炼神还虚的阶段。百日关使人的精和气凝结为炁(炁为精气合一之代号),使精化尽只剩下炁和神,是“三归二”的过程;十月关使炁化为神,是“二归一”的过程;九年关使神还为虚,是“一还无”的过程。其中“百日”、“十月”、“九年”皆为约数,修炼时间因人而异。

玄丹

①指心神。《黄庭内景经·若得章》:“若得三宫存玄丹。”梁丘子注:“玄丹,丹元,谓心也。”②指赤色的阳气。《云笈七籤》卷二九:“凡阳气赤,名曰玄丹。”③指脑部泥九之神。《云笈七籤》卷一○八:“夫玄丹者,泥丸之神也。”④玄门之丹,无外丹实物的玄具之丹,实即内丹。

金液大丹

即金丹。宋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原,谓之金丹也。”清刘一明《修真辨难》将大丹与还丹作了分别,认为还丹为“还其本源,后天返先天”,而大丹为“修其原本,无象中生实象”。得还丹后,“本数虽足,若不经火炬炼,不能以无形生有形,以无质生有质。故必于还丹之后,重安炉,复立鼎,以铅投汞,以汞养铅。用天然真火炬炼成真,变为金刚不坏之物,与天地并久,与日月争光,方能全的一个原本。否则还丹已就,而不修大丹,虽有原本,必不坚固,终有得而复失之时

金液还丹

即肺液还于丹田而结成之内丹。《钟吕传道集》:“金液乃肺液也,肺液乃胎胞,含龙虎,保送在黄庭之中。大药将成,抽之肘后,飞起其肺液以入上宫,而下还中丹,自中丹而还下田,故曰金液还丹也。”《道抠》卷十:“五行者,五脏也。肝者,木也。其干甲乙,其中有气,名曰青龙。道于夹脊之左,经络之上,流而入于其目,其化为泪。泪者,真水之余气也。流而入于上腭之左,是谓金液者也。肺者,金也。其干庚辛,其中有气,名曰白虎。道于夹脊之右,入于其鼻,其化为涕。锑者,真金之余气也。流而人于上腭之右,是谓还丹者也。”元萧廷芝《金丹大成集》答问“金液还丹”:“金液者,金水也。金为水母,母隐子胎,因有还丹之号也。前贤有曰:丹者,丹田也。液者,肺液也。以肺液还于丹田,故曰金液还丹。”关于如何修炼金液还丹,《悟真篇自序》云:“夫炼金液还丹者,则难遇而易成。要须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方能超二气于黄道,会三性于元宫,攒簇五行,和合四象,龙吟虎啸,夫倡妇随,玉鼎汤煎,金炉火炽,始得玄珠有象,太乙归真。都来片饷工夫,永保无穷逸乐。至若防危虑险,慎于运用抽添,养正持盈,要在守雌抱一。自然复阳生之气,剥阴杀之形,节气既周,脱胎神化,名题仙籍,位号真人,此乃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时也。”阴阳双修派丹书中把采女鼎大药炼成之丹称为金液还丹,把清净孤修所得之丹称为玉液还丹。

玉液还丹

清净派丹家多将小周天炼成之丹母(大药)称玉液还丹,而将大周天之丹称金液还丹。阴阳派丹家则将清净派之丹称玉液还丹。另《倍真太极混元指玄图》载《秘传还丹诀》有以肾气合心中神水,而曰玉液,下还丹田,自可转血为膏,而身如玉树,称玉液还丹。

大丹

即大还丹。《道枢·金液龙虎篇》称大丹之名有24种:大还、金丹、玉液、龙虎、二气、四神、五霞、神砂、光明、流珠、返魂、夺命、灵芸、养命、延寿、泔灵、万灵、绛雪、伏火、素流、快活、延龄、返童、寿仙。

还丹

指全精、全气、全神为基返成丹之功。薛道光注《悟真篇·西江月词》:“七返朱砂返本,九还金液还真,休将寅子数坤申,但看五行成准。”谓:“九还七返者,不离天地五行生成之数。世人以寅子数至坤申为九还七返者,谬也。返者返本,还者还元。天一生水。地以六数成水,居北,积坎阴之气为真水,故曰六居;地二生火。天以七数成火,返南,孕离而生砂,故曰七返朱砂返本;天三生木。地以八数成木,居东,处震而为汞,故曰八归;地四生金,天以九数成金,还西,化兑而为金,故曰九还金液成金。天五生土,地以十数成土。居中,变而为丹也。故曰金丹不出乎金、木、水、火、土而成,故曰但看五行成准也。”张伯端《悟真篇》:“未炼还丹莫入山,山中内外尽非铅,此般至宝家家有,自是愚人识不全。”混然子《还真集》中:“精损则以精补,气损则以气补,神损则以神补。是用返本还元之道以复之耳。且复者何也?以全精为深根,以全气为固蒂,以全神为妙合。世人能全此三者,实为身中真药物也。然虽如是,若不知其运用符火烹炼之法犹属于阴,终不得其形神俱妙之道。岂知人道乃与天地符合,一息工夫夺天地一年造化。以乾坤为鼎器,以日月为水火,以乌兔为药物,以阴阳为化机,以龙虎为妙用,以子午为冬夏二至,以卯酉为春秋二分。此皆法象譬喻,其实无出身、心、意三字。身系乎精。心系乎气,意系乎神。返者,返此三者而道行也;还者。还此三者而复真也。三全合真,乃曰还丹。”

金丹

内金丹之简称,凝炼精气神之功夫。宋张伯端《悟真篇》:“学仙须是学天仙、惟有金丹最的端。”其《金丹四百字序》又云:“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远本还源,谓之金丹也。”刘一明《悟真直指》:“道者,先天生物之祖气,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在儒则名太极,在道则名金丹。”另文《象言破题》:“金者,坚刚永久不坏之物;丹者,圆满光净无亏之物。古仙借金丹之名,以喻本来圆明真灵之性也。”黄裳《道德经讲义自序》:“三教之道,圣道而已。儒曰至诚,释曰真空,道曰金丹。要皆太虚一气,贯乎天地人物之中者也。”金,乃先天药的代号,亦先天精的代号。《参同契》:“金火相拘”。即元精、元神之相互制约。金生水,故水为后天精约代号。先后天之精同炉冶炼,五行攒簇,三家相见。即成丹。汪昂《勿药元诠》:“道家所谓修炼金丹者,即调养精、气、神之功夫也。故日金丹之道、不外吾身。若修养之功夫纯熟,则精神充足而内守,心性圆明以自照、恬淡虚无,若存若亡,即是金丹成熟,非真以药物、火候修炼金丹也。”薛道光《悟真篇》注:“金丹以月为本,出于庚金之方,会于坎水之元。金水相投,结成造化,谓之金丹。”陈致虚《金丹大要》:“金者,非云金也。指铅以为金也。铅乃金银之祖,故总题为金。盖非世上金宝之金,非以凡间土石中出者。此金乃先天之祖炁,却先于后天。大修行人拟太极未分之前,体而求之。即造真际。是以高仙上圣,于后天地已有形质之中,而求先天地未生之气,乃以此气炼成纯阳,故名日丹。夫纯阳者,乾也;纯阴,坤也;阴中阳者,坎也;阳中阴者,离也。喻人之身,亦如离卦,却向坎心,取出阳爻,而实离中之阴,则成乾卦,故曰纯阳。以其坎心中爻属金,故曰金丹。”《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丹之初成也,交合之际,未免籍阴阳二炁,已成之后,则渐以阳火炼成纯阳之体。故自强不息,乾道也。丹成矣,故凝神以成躯而成仙。丹之初成也,藉五行以成其用,后则渐以真金养成纯金之体。故通体之光,金色也。金变日色,故光;金象日性,故刚。曰金丹,又曰金仙。”

内炼符号。丹家以之比喻金丹。《清庵莹蟾子语录》卷六:“金者坚也,丹者圆也。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释氏曰○,此者真如也;儒家曰○,此者太极也;吾道曰○,此者乃金丹也,体同名异。”

大还丹

又称大丹。宋代曾慥《道枢·华阳篇》:“脑中生髓,以髓还脑,其名曰大还丹。……肘后者,大还也。”清刘一明《修真后辨》:“大还丹名曰七返九还,金液大丹。”在得小还丹之后,“再加向上工夫,重安炉,复立鼎,将此还丹温养之。以至虚极静笃,贞下起元,复运阴符阳火,渐抽渐添,自无而有,自微而著。十月胎全,瓜熟蒂落,脱出法身,是曰大丹”。

中还丹

宋朝曾慥《道枢·华阳篇》:“心中生神,以神还心,其名曰中还丹……内观者,中还也。”

小还丹

曾慥《道枢·华阳篇》:“肾中生气,以气还肾,其名曰小还丹。……龙虎交者,小还也。”清刘一明《修真后辨》说:“小还丹名曰金丹。……所谓小还丹者,后天中返先天,以铅制汞,以水济火,以金公配姥女,以黑虎驾赤龙,以乌龟吞朱雀,以他家制我家,还其我家之故物,复其我家之本真,乃还元之道。所以名曰还丹,又曰金丹。经云‘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者,即此小还丹也。所言小者,仅还其元,复其当年之原,本如亏者而又足,去者而复还。此丹虽还,尚未经火炬炼,一时不谨,犹有得而复失之患,故曰小还。”

阴丹

内丹中的还精之术。《云笈七籤》卷六四《王屋真人口授阴丹秘诀灵篇》:“阴丹者,还精之术也。黄帝问道于广成子曰:‘无劳尔形,无摇尔精,守此之道,可以长生。”此之谓也。混元皇帝《道德经》云:‘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也。”河上公注云:‘人以精为根,以炁为蒂。”亦此之谓也。又曰:‘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强骨之道,亦此之谓也。《黄庭经》云:‘日月之华救老残。”阴阳相合,故谓日月之华。亦此之谓也。《黄庭经》云:‘耽养灵枢不复枯,闭绝命门保玉都。”命门,即精室之下是也。玉都,即五藏是也。无欲,即四肢无病,根叶俱茂,方可长生。”阴丹又称闺丹,乃以还精补脑为要旨的房中补导功夫,即采阴补阳的泥水丹法。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