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教大辞典·第九类·内丹学(三)

胡孚琛

三法

①指自在法、权度法攻磨法三种修道方法。刘一明《修真辨难》:“大道作为之法。有上、中、下三法,在人量力而行之。上等法乃自在法,中等法乃权度法,下等法乃攻磨法。自在法者,顿悟圆通,一了百当,净保保,赤洒洒,圆陀陀,光灼灼,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如明镜止水,无物不照,无物能瞒,从容中道,安而行之,天人合法也。权度法者,后天中返先天,顺道中行逆道,以真化假,借假全真,随机应变,因事制宜。利而行之,内外相济也。攻磨法者,秉性鲁钝,识见不大,必须心地下功,全抛世事,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千磨百炼,择善固执,苦人之所不能苦,受人之所不能受,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从一切艰难苦恼处,狠力作造,忽的露出本来面目,从此再下实落工夫。与上、中之法,同一揆辙,此勉强而行之。以己求人也。”②指保精、引气、服饵三种修仙法。《云笈七籤》卷三三《行气》:“凡欲求仙,大法有三:保精、引气、服饵。凡此三事,亦阶浅至深,不遇至人,不涉勤苦,亦不可卒知之也。然保精之术,列叙百数;服饵之方,略有千种。皆以勤劳不强为务。故行气可以治百病,可以去瘟疫,可以禁蛇兽,可以止疮血,可以居水中,可以辟饥渴,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胎息者,不复以口鼻嘘吸,如在胞胎之中,则道成矣。”

三返

谓收视返听,三宝合炼的状态。《黄帝阴符经》元王道渊注:“其三返有二说:外三返乃眼耳口,内三返乃精气神也。二六时中,外则回眼光,凝耳韵,缄口气,昼夜返顾于中,不可须臾间隔;内则混成三宝,不可磋过天机,当铅见癸生之时,便当悬黍珠于空玄之中,握固不动,飞神沉下海底,炼精化气,迫逐度上南宫,补离作乾;继此已往,炼气化神,直下黄庭而止,巽门双开,大火煅炼。片饷之间,炼神还虚,虚空朗朗,复其性初,此乃性命双修之道。”

三光

《玉清无极总真文昌大洞仙经》卷四“三光紫盖”注:“天上三光:日、月、星。人之三光:两目与心。日月失度,星辰留伏,天地灾变。目有所惑,心有所感,身体倾危。”

三观

指通过观心、观形、观物以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惟见于空。”李道纯注:“绝欲之要,必先忘物我。忘物我者,内忘其心,外忘其形,远忘其物。三者既忘,复全天理。是名大,即良止之义也。”白云翁曰:“内观欲心,而无欲心;外观色心,而无色心;远观外物,而无外物。如此三无尽,可谓得其道矣。”

三还

《道枢·华阳篇》:”肾中生气,以气还肾,其名曰小还丹。心中生神,以神还心,其名曰中还丹。脑中生髓,以髓还脑,其名曰大还丹。龙虎交者,小还也。内观者,中还也。肘后者,大还也。”

三火

即民火、臣火、君火。合称三阳。《道枢·众妙篇》:“至游子曰:‘吾常闻三火之说,民火者,外肾也。日落之际,收民火二十七次,聚水三十六,作一口咽,至丹田中,微着力搐外肾一次,兹乃水自上而下,外肾民火自外而入,水火相溉也。臣火者,内肾也。当行煮海于戌亥之交,先以左手兜外肾,右手搓脐下,引起臣火煮丹田,使阴消而阳长。左右两手,各行八十一为一通。君火者,心也。亥后静坐,以心意绕丹田,先左后右,各旋转八十一匝,或三百六十匝,乃心之君火下降,与内肾臣火、民火相合,三火聚而结丹,谓之周天火候。”《西山群仙会真记》卷四《真水火》:“三火者:膀胱民火,肾为氏火,心为君火。”又《太上九要心印妙经》:“三阳者,三火也:以精为民火,以气为臣火,以心为君火

三老

①指泥丸之真阳:《黄庭内景经》:“注念三老子轻翔:”李涵虚注:“三老者,泥丸之真阳,玉帝之宾老.名三素老君。一名罕张翁。《大洞经》曰‘真阳帝宾老”。又曰:‘三老素罕张”。又曰:‘三素生泥丸”。又曰:‘老君罕张上”是也。注念三老者,寄意于泥丸。”②指腑脏诸神。同书“三老同坐各有朋”李涵虚注:“三老同坐,又云各有朋者盖炼精之先,必合胃、脘二神,与中间黄宁,同消水谷,乃能化食成精,而助延年之本。《大洞经》云:‘内有黄宁童,左有坚玉君,右有帝昌皇”是也。黄宁即脾神,坚玉居左,主管胃气,帝昌居右、分散胃气。此三老同坐也。炼精之时,必合保肝通肺之神,与黄宁同事。乃能化精成炁。仙经云:‘命门合精延,守我身黄宁,左携元素君,右携朱郁灵”是也。修行之士,必取命门真气,和合肾精,以延其年。总要在黄庭宫内,守我脾神。左友保脾之元素,右交通肺之朱郁,同心合意为之,此三老同坐也。至于炼炁之时,必以黄老元君,内转金母为木母,外转木公为金公,然后婴来配姹,以金合木,结而成胎。此亦三老同坐也。三老者,同心三人也。三关三炼,各有同心,故云各有朋也。”

三满

指炁满三丹田。《太清中黄真经》卷上《内养形神章第一》:“若要绝水谷,只在自看任持,亦不量时限远近,亦有一月或五十日,亦有一百日,但绝其汤水者,三丹田自然相次停满。三十日下丹田满,六十日中丹田满,九十日上丹田满。下丹田炁足,脏腑不饥;中丹田满者,炁满,体无虚赢;上丹田满者,凝结,容色殊光,肌肤充盛。三焦平实,永元所思。神凝体清,方晓是非。下丹田满者,神炁不泄;中丹田满者,行步超越;上丹田满者,容色殊丽。既得三部充实,自然身安道泰,乃可栖心圣境,袭息胎仙。此为专气之妙门,求仙之上道也。”

三命

①指内炼中存精、存神、存气三种功夫。《重阳真人授丹阳二十四诀》:“丹阳又问:‘何者为三命?”祖师答曰:《黄庭经》云:存精是元始天尊;存神是太上道君,存炁是太上老君。名曰三命也。②指女丹中的紫、白、黄三体位及月经之三色。《女金丹》下卷:“女子原来有命三,紫白黄光不似男。少上衰中成在下,关头-路要深诣。”指出:“女命有三;紫、白、黄是也。光之黄者,丹田生丹之处也;白者,胎元结胎之地也;紫者,血元生血之海也。其在上者为阳穴,在中者为黄房,在下者为丹田。天癸满一斤之数,丹田真元之气足上升,血元生血,阳极变阴,化浊经而流形于外,故少则从上;及其衰也,天癸耗尽,气不能上升以生血,而腰干血涸,则经无矣。故衰则从中;若欲修成乾体,须从下田运上阳穴,神火熏蒸,使经变黄,黄变白,白化无,形自隐矣。故曰成则从下,与男子不同。不识此关头,则丹不成。”③指人之命运的三种结局。《道门经法相承次序》卷下:“三命:一曰罚命。行不善,天所亡。二曰疾命。邪欲多,病所生。三曰度命。众命之数,纪物之终。”

三年

指着手内炼的三个年龄段。《延陵先生集新旧服气经》:“修真品有三:上年、中年、下年。上年者,二十、三十也。中年者,四十、五十也。下年者,六十、七十也。上年者,早悟大道、识达玄微,髓壮骨坚,筋全肉满,从容履道,无不成功。中年者,悟道已晚,筋肉骨髓,各有其半,处在进退,如日中之功。下年者,骨髓筋脉,十有二三,犹可补修,如日暮功矣。”

三奇

《黄帝太乙八门入式诀》卷上《三奇合门法》:“天有三奇:日、月、星;地有三奇:乙、丙、丁;人有三奇:神、气、精;门有三奇:开、休、生。合乙、丙、丁,便是吉门。”《道枢·入药镜上篇》:“三奇者:精、气、神也。”同书《混元篇》:“夫不能长生者,失本元、破三奇而已。故元气破、则不足,其神亡矣。神亡而气不足,自然不合于天地之行动焉。夫失其三奇者,复依根元而修之,则三奇自足矣。”又:“神者,脾之气也。气者,金、水之气也。精者,火、木之气也。三奇者,随母之荣卫经络而用于身,至于中鬲元宫双乳之下,故十日之内,生膜一重,其膜上出金液白膏。三十日之内,其膏满,液奔凑而出,流于元宫,灌溉于三奇矣。”

三全

指精满、气足、神旺,即精气神三全,属于丹法的筑基功夫。内丹理论认为,在炼精化气入手以前,必须先祛病补亏,达到三全。使生命力旺盛,才能正式研修丹道。所谓“大丹不漏要三全,苦行难成恨恶缘。”关于三全的标准,丹经中有“精满不思欲,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之说。而丹家在指导时主要是观察炼者的眼睛、牙齿、声音来判定进益程度。即口诀所称:“神足现于目光,气足现于声音。精足现于牙齿”。另外,丹田紧满如石,步履轻柔如飞,每当开始行功,则药源活泼,天机畅旺,水质清真,这些都是三全的具体表现。

三身

指自有身、离合身、妙无身。《三极至命签蹄》紫清白真人《金液大还外丹诀》“身在云端”句注:“身有三:一曰自有身。所谓‘养就婴儿我自做,非是爷精娘血”者也。二者离舍身。谓‘坐在立亡,身外有身”者也。三者妙无身。所谓‘聚则成形,散则成气”者。既证自有之身,是为地仙。仙胎飞入泥丸,泥丸为昆仑峰,乃在自己云端也。次证离合之身,是为神仙。胎仙脱壳蹑云,乃形虽处地,而神在云端也。及证妙无之身,是为天仙。神超碧落,形涉太虚,乃形与神同在云端也。金液还丹之妙,至于身在云端,是为不空之空矣。”

三意识

指常意识、潜意识、元意识。胡孚琛《道教与仙学》:“人的意识划分为三个层次:即常意识(日常认知的心理层次)、潜意识(弗洛伊德研究的层次,可诱发为各种欲望、梦境。内丹过程中的多种魔境,也是潜意识作怪)、元意识。元意识是人在漫长的生物进化中遗传下来的亿万年的记忆,它在神经系统中的定位,大约在人脑的旧皮质区等动物进化中遗留下的部位。人在三十六亿年(特别是近二点三亿年)的生物进化中遗留在头脑中的这个尚未开发的信息库,无疑具有巨大的潜力。内丹功法,实际上就是控制和调节人的身心系统,凝炼常意识、净化潜意识、发掘元意识的一套心理程序。”

三忘

指耳、目、鼻不执于外物而内视返听的内炼功夫。《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大抵忘于目,则神归于鼎而烛于内,盖绵绵若存之时,目垂而下顾也。忘于耳,则神归于鼎而闻于内,盖绵绵若存之时,耳内听于下也。忘于鼻,则神归于鼎而吸于内,盖真息既定之时,气归元海之理:合而言之,俱忘而俱归于鼎而合于内矣。”《参同契》:“耳目口三宝,固塞勿发通,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亦此意。

三性

又称“三姓”、“三家”、“三物”。在内丹典籍里面,一般指元神、元精、元气或木液、金精、意土。因为木生火,故木液指心火中真阴,又称神水;金生水,故金精指肾水中真阳,又称神火;意即潜意识,用意控制精、气、神的凝合修炼,能起中间媒介作用,所以丹经中常称真意为“媒”或“黄婆”,于五行则为“土”,故称意土。《悟真篇》下卷:“二八谁家姹女?三九何处郎君?自称木液与金精,遇土却成三姓。”刘一明《悟真直指》解释说:“木之液为火,木生火为一姓;金之精为水,金生水为一姓;土居中央为一姓。此五行而分为三姓,三姓相会合为一姓,是谓五行全。比之修道者,元性元神为木火一姓,元情元精为金水一姓,元气为一姓,此三姓为内三姓。”有些内丹家认为先天精、气、神化为后天身、心、意,故身心意也称三姓、三家。《性命圭旨。元集》:“身、心、意谓之三家。……身心意合,则三家相见,结婴儿也。”《中和集》卷之四《玄理歌》:“身心意定共三家,铅汞银砂同一祖。”

三一

在内丹学中,“三”指天、地、人,又指精、气、神,还指上、中、下三丹田。“一”指三而归一,“三一同元”。葛洪《抱朴子内篇·地真》云:“道起于一,其贵无偶,各居一处,以象天、地、人,故曰三一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生,神得一以灵。”《钟吕传道集·论大道》云:“上、中、下列为三才,天、地、人共得一道。”内丹学借以喻人与自然、大道之相感应,人通过修炼可与大道同体而不朽。《云笈七籤》卷四十九《玄门大论三一诀》云:“三一者,精、神、炁混三为一也。精者虚妙智照之功,神者无方绝累之用,气者方所形相之法也,亦曰希、微、夷。”唐玄宗李隆基注《老子》“道可道,非常道”:“三一者,一精、二神、三气。精者灵智慧照之心,神者无方不测之用,气者色像形相之法:”(见强思齐《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内丹学借“三一”模式以证论人体中之精、气、神之相互依存,相互转化,从“顺”生的方向看,“元神见则元气生”,“元气生则元精产”(张伯端《青华秘文》),此为“一而三”;从“逆”修的方向看,炼精可以化气,炼气可以化神,炼神可以还虚,从而还三归一,此所谓“三而一”。此具体过程如李涵虚《道窍谈》所说的:“以人还天者,采元精而补元气,炼元气而养元神,炼元神以成真神,则后天之事毕矣。即真神以生真气,即真气以求真精,夺真精以成真铅,则先天之事毕矣。到得返本还元,抱元守一,直与上德之事大相同也。”三丹田为一般气功养生法所共用,而内丹学则运用“三-”模式推论出整套三田既济、三田返复的修炼还丹的方法。《钟吕传道集·论还丹》:“丹田有三:上田神舍、中田气府、下田精区。精中生气,气在中丹。气中生神,神在上丹。真水真气合而成精,精在下丹。”又说:“丹田有上、中、下,还者既往而有所归曰还丹。”还丹之名甚多,然而其机理仍在于“一”,三丹田之间本来就存在着相互转换的根据,即返三归一。如同元萧廷芝《金丹大成集》答问三田所说的:“脑为上田,心为中田,气海为下田。若得斗柄之机斡运,则上下循环,如天河之流转也。”“三一”模式在道书中还表示三神、三光、三色等等。

三应

指内丹修炼中渐次出现的三种层次的应验。《太上老君元道真经·元道中篇》:“三应者,三转意也。一转意一百日。第一应一百日。有事可止,无事可减。至此则尘虑自灭,虚淡日增,此为第一应也。小功成矣。第二应二百日。忽忽自止,为第二转意。至则不食五谷,不嗜五味,无大饥渴,是中功成矣。第三转意者三百日,元炁兀然自住,元道归根,饥渴不至,寒暑不侵,死籍永除,天地齐寿,通世为一周,此是大功成矣。”《道枢·呼吸篇》:“于是有三应焉:其一应则为一百日,有事无事皆减,是为元气渐复,尘虑日除,虚恬日增。其二应则为二百日,忽忽自止,是为元气将定,不食五谷,不嗜五味,无大饥渴。其三应则为三百日,几然自住,是为元气归根,饥渴不至,寒暑不侵,寿齐乎天地矣。夫减息住气,皆以无息定气为成功焉。”

三元

①三丹田为三元。如俞淡《周易参同契发挥》注“三元”为上、中、下三田也。②人体三个部分为三元。如《道枢·三元篇》:“上元者,首以上届焉;中元者,首之下脐之上属焉;下元者,脐以下腰以上届焉。”③精、气、神为三元。《中和集·三五指南图局说》:“精、气、种曰三元。”《性命圭旨》元集《三家相见图说》中也有此说。④三元指天元、地元、人元。《玄肤论·三元论》:“三元者,天元、地元、人元之谓也。”而这天、地、人三元又可指为人之年寿。《三元延寿参赞书》:“人之寿,天元六十,地元六十,人元六十,共一百八十岁。”这天元、地元、人元又可指为修炼之层次。《玄肤论·三元论》以天元谓之神丹,地元谓之灵丹,人元谓之大丹。《大成捷要·集古丹经目弃言》中则称天元曰大丹,地元曰神丹,人元曰金丹。⑤三元即三才。其在天为日、月、星之三元,在地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为精、气、神之三物(董德宁《悟真篇正义》)。而务成子注《黄庭内景经·上睹章》:“上睹三元如连珠”句认为,三元谓三光之元,日、月、星也。非指上、中、下之三元也。⑥三元指元精、元气、元神。陈撄宁《黄庭经讲义》注“保我泥丸三奇灵”:“三奇即三元,三元即元精、元气、元神。”⑦道教中以夏历正月十五为上元节、七月十五为中元节、十月十五为下元节。《唐六典》卷四《祠部郎中》:三元斋,正月十五日天官为上元,七月十五日地官为中元,十月十五日水官为下元,皆法身自忏諐罪焉。赵翼《咳余丛考》卷三五:其以正月、七月、十月之望为三元日,则自元魏始。也指夏历正月初一为年、月、日三者之始,故称其为三元。⑧术数家以六十年为一甲子,第一甲子为上元,第二甲子为中元,第三甲子为下元,合称三元。

三正

即心正、气正、法正。《长文大洞经发挥》:“三正者,一心正,心正者即万神不乱。二气正,气正者即千神有灵。三法正,法正者即命可安,使鼎可补,神气可正,六神可安,一身可清,真道可成。”

三不动

一为炼精时身不可动,二为炼气时心不可动,三为炼神时意不可动。《中和集》卷三:“炼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动则虎啸风生,玄龟潜伏而元精凝矣。炼气之要在乎心,心不动则龙吟云起,朱雀敛翼而元气息矣。生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动则二物交,三元混一而圣胎成矣。”

三不思

指精、气、神三全后的一种状态。《至道心传》:“每日将过去、未来、现在三心尽忘顿却,虚其心,实其腹,凝其神,守其中。工夫已到,自然精满不思欲,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

三奇灵

《黄庭内景玉经》:“保我泥九三奇灵。”梁丘子注:“《大洞经》云:三光隐化,则成三官。一日太清之中三君也。二日三丹田神。三日符籍之神。故曰三奇灵也。”《黄庭外景玉经》:“观志游神三奇灵。”梁丘子注:“守上部灵根,舌也。守中部灵根,脐也。守下部灵根,精房也。”

三脱胎

指内丹修炼中脱胎入神的三个阶段。《三极至命筌蹄·注紫清白真人金液大还外丹诀》:“脱胎有三。一者脱胎入口,所谓弥历十月,脱出其胎者也。二者脱胎离壳,所谓鸡能抱卵心常听,蝉到成形壳自分也。三者脱去凡胎,所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

三五一

以五行之数喻宇宙生成之理。丹家对三五一之数的含义,见解不一。《周易参同契》曰:“三五与一,天地至精。”俞琰《周易参同契发挥》解释说:“三者,水一、火二,合而成三也。五者,土也。三五为一者,水火土相与混融,化为一气也。斯时也,玄黄相杂,清浊未分,犹如天地浑沌之初。少焉,时至气化,无中生有,则窈窈冥冥生,恍恍惚惚结成团,而天地之至精孕于其中矣。”宋张伯端《悟真篇》:“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自居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圆入圣基。”宋翁葆光认为“三五一,不离龙虎也。龙属木,木数三,居东,木能生火,故龙之弦气属火。火数二,居南,二物同源,故三与二合成一五也。虎属金,金数四,居西,金能生水,故虎之弦气属水。水数一,居北,故四与一合成二五也。二物之五交于戊己之中宫,中宫属土,土生数五,是为三五也。三五合而成丹,丹者一也,故曰二五一也。此三个字,自古迤今能合三五一而成丹。”(《悟篇真注疏》)清董得宁认为:“三五一者,乃三元五行一气之义也。而总之为三个字,但其中之玄妙,古今明此者,实稀少而不多也。夫三五一之义,其东三之木,与南二之火,合而成五,……然此亦不过比喻法象,而其实三五者,乃一气所分而为用。其一气者,是三五所合而为体。此呼吸太和之度数,乃抽添火候之节符,为内丹之玄秘,所以明之者稀也。”(《悟真篇正义》)王沐《悟真篇浅解》:“《易河图》东三为木,南二为火,木生火五数成为一家,在人为元神;西四为金,北一为水,金生水五数合为一家,在人为元精。中宫戊己之土五数,自成一家,调和水火,成为婴儿。……‘三五”即是元神、元精、真意,而‘一”则指丹母或金丹而言。已成曰金丹,未成曰丹母。”元李道纯《中和集》答问“三五一”说:“三元五行也。东三南二。是一个五;北一西四,是两个五;中土,是三个五。是谓三五也。以人身言之,性三神二,是一个五;情四精一,是两个五;意五,是三个五也。三五合一则归太极,身心意合则成圣胎也。”《太上九要心印妙经》解“三五一”为三阳、五行、一气。三阳即三火:以精为民火。以气为臣火,以心为君火。三火合于丹田,聚烧金鼎,返炼五行,运于一气,此即“三五一”。

三部八景

道教分人身为上、中、下三部,认为每部各有八景神真,故名三部八景。《云笈七籤》卷八十:上部八景,镇在人身上元宫中,服之八年,八景见形,为已通达幽微之事,洞观自然,坐在立亡。”“中部八景神真,镇在人身中元宫中。服之八年,中元八景见形,为已通灵达神,洞观八方,神芝玉浆,五气云牙,身中光明。”“下部八景神真,镇在人身下元宫中。服之八年,下元八景见形,为人养精补气,炼髓凝真,身生光泽,八景云舆,载人飞行。”参见“二十四神”条。

三才相盗

天地、万物、人递相盗其真机。语出《黄帝明符经》:“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治。动其机,万化安。”丹家借以表示窃天地之机,盗其生气之丹法。宋张伯端《悟真篇》:“三才相盗及其时,道德神仙隐此机。”陈致虚《悟真篇注》:“盗者,非世俗之所谓盗,是金丹之法。盗其先天先地一点真阳之始气,以炼还丹。”甄淑《悟真篇翼注》:“三才相盗,不外五行,故五行名为五贼,盖天地之五气,以时流行,万物盗而食之以有生。天地亦因以其时盗之,合旋荣旋枯,万物之毅色嗜味,以时利用,人盗而食之以为养。万物亦因以其时盗之,合或天或寿。盗者,窃也。食者,蚀也。食其时,只就三才上言,乃顺道也,常道也。神仙则逆而用之,掀翻天地,颠倒五行。其盗之也,不于可见可用之时,而于将动未动之时,隐情密审,潜食而不令人觉。”崔希范《入药镜》:“盗天地,夺造化。”傅金铨注:“斯道,窃天地之至精,夺乾坤之造化。效法天地,把握阴阳。曰盗,必其不知;曰夺,必非顺与。”

三境四界

《道枢·指玄篇》:“纯阳子曰:道源既泮,以生有象,于是有玉清圣境焉,元始居之;其次有上清真境焉,元皇居之;其次有太清仙境焉,太上居之。其下有太无之界、太虚之界、太空之界、太质之界。太质者,天地混沌之初,其色玄黄,如鸡卵悬于太空。”

三十旁门

《道枢·传道士篇》:“夫旁门小法,其别三十:曰斋戒,曰辟谷,曰炼气,曰嗽咽,曰绝内,曰断味,曰禅定,曰玄默,曰存想,曰采阴,曰服气,曰持净,曰息心,曰去累,曰开顶,曰缩龟,曰绝迹,曰洛诵,曰烧炼,曰固息,曰按{足乔},曰吐纳,曰采补,曰博施,曰解祠,曰贩乏,曰接山,曰适性,曰不动,曰受持。夫如是者,伐疾可也。养性可也。以津为药,何以造化?以气为丹,何以淳峙?肝为龙,肺为虎,何以交合?坎为铅,离为汞,何以抽增?而乃四时溉之,以求黄芽之长,是不知五行之根蒂,三才之造化,去大道远矣。”

三衣四器

《道枢·神景篇》:“使夫妙中得定,定中有神,三衣足而四器空矣。三衣何谓也?曰性、曰智、曰慧。四器何谓也?曰目、曰耳、曰鼻、曰舌。性者,神也。智有通也,慧有变也。圣人观性生法,法无量矣。于是变化至于无穷,入于无为,日用而不知,曰器空矣。”

三因五主

神、气、形三者相因而存,故名三因;精、神、魂、魄、气为眼、耳、鼻、舌、身之主,故曰五主。《太上洞玄灵宝法烛经》:“何谓三因?一曰神,二曰气,三曰形也。神因气而立,气因神而行,形因神而存,神 因形而藏。神逝则气散,气散则形亡。故圣人先于养神,次于养气,次于养形。三者和而相得,乃能长生。何谓五主?一曰精主见五色,二曰神主闻五音,三曰魂主别善恶,四曰魄主察清浊,五曰气主识痛痒。故形体者,是神魂之屋宅;五脏者,精魄之房室;九窍者,是神气之门腮。欲人生目视、耳听、鼻息、口言、形知痛痒者,皆是精、神、魂、魄、气所为也。若其一不存则愚痴,二不存则昏惑,三不存则衰耗,四不存则百疾生,五不存则死亡。”

上德

①指人体的心脏。《周易参同契》无名氏注(三卷本):“谓离为心而居上,其中有玉液,可为还丹,而有益于人,故曰上德。”②指真精未泄、可以不须筑基、直修顿法的上根之人。宋陈致虚注:“上德者,虚极静笃,精自然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还虚,虚无大道之学也,故不以察求。”③指以元神意守中宫的状态。元俞琰注:“今曰上德无为,不以察求者,神守于玄宫,而默默尤为也。”④指人之元性:清朱元育注:“性者,先天一点灵光,真空之体也。其体圆成周遍,不减不增,在天为资始之乾元,在人便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故名上德。”⑤指人之元神:清董德宁注:“盖内养之法,以神为君.以气为臣,故君为上德,而臣为下德也。又德者.本也;上之本在神,下之本在气。是以神宜清静天为.不以一毫察求而有累于心;其气宜转运为之,乃绵绵若存,而用之不休也。”

下德

语出《周易参同契》:“下德为之,其用不休。”其义有四,①指人体的肾脏。无名氏注(三卷本):“坎为肾而居下,其中有金液,亦为还丹,而有益于人,故曰下德。”②指元精已泄,渐修渐悟的人。元陈致虚注:“下德者、虚静以为本,火符以为用,炼精合气,炼气合神。炼神合虚,以神驭气之法也,故其用不休。”清刘一明注:“下德者,以术延其命。由勉抵安行有为之道,方能还元,故曰下德为之,其用不休也。”③指以元神注守下丹田的状态。清袁仁林注:“上部元神,注于玄关,是为下德也。”④指人体之本“命”。清朱元育注:“命者,先天一点祖气妙有之用也,其用枢纽三才,括囊万化,在天为资生之坤元,在人便是{口力}地一声时立命之根,故名下德;”⑤指人之元气。清董德宁注:“盖内养之法,以神为君,以气为臣,故君为上德,而臣为下德也。”

丹原

又写作丹元,即丹头。又称内玄关。修道者小周天工夫成功,便有丹原产生,其形象与女子交媾后七日得胎原无异。魏尧《一贯天机直讲》云:“胎原在母腹中,时时跃跳。而丹原初成,亦上冲心府,下至命门,其象正同,故谓之结胎也。”修丹原如妇女怀胎原其象相似,七月胎成,神气于无形中结成一团,住于胎儿脐下,产生胎息。修士修丹得大药后,必先修到胎息,心息相依,同行同住,胎息进为真息,六脉已停,气归根,周身毛孔自然呼吸,而一团先天祖炁,在无形中往来升降,则由丹原而养成圣胎了。

丹法三十对偶

指内炼理论中六十个常用的名词。因其相互对立,相互依存,故名三十对偶。《修真十书》卷一载:“清浊,盈亏,衰旺,存亡,有无,吉凶,悔咎,生克,刑德,动静,进退,消长,宾主,沉浮,升降,老嫩,文武,刚柔,离合,聚散,往来,上下。雌雄,黑白,守战,生杀,剥复,深浅。抽添,寒暑。”

火数

即表征元神的数字代号“七”。语出《尚书。洪范》:“地二以生火,天七以成之。”内丹家有“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之说。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元,谓之金丹。”清刘一明《悟真直指》注“七返朱砂返本”:七者,火之阳数。

六宝

指天上三玄,人身三田。《云笈七籤》卷五《金阙帝君二元真一经诀》:“天有三玄,谓日、月、星也。亦为三精,是用长生。人有三宝,三丹田也。亦为三真,是用永存。《灵宝经》口:‘天精地真,六宝常存。”此之谓也。”

六合

①指身心合一,排除各种干扰,专注内炼。《无上内秘真藏经》曰:“何谓六合?眼与色台,心不缘色,不缘色故,则是忘色。耳与声合,心不缘声,不缘声故,则是忘声。鼻与香合,心不缘香,不缘香故,则是忘香。口与味合,心不缘味,不缘味故,则是忘味。身与触合,心不缘触。不缘触故,则是忘触。如是行行,去来常一。取舍常一,坐卧常一,动静常-,是非常一,心城守固,断诸外贼,群邪徒党,并皆辟火,法王自在,犹如明珠,内外通彻,见法明净,生秽莫染。入一相门,即名大道。”②指自子至亥十二时为二六之合。《黄庭内景经》:“经历六合即卯酉。”李涵虚注:”六合者,二六相合十二时也。自子至巳为六阳,行督灭之后,自午至亥为六阴,行任脉之前。故曰‘经历六台”。”③指天地之六合,人身之六合。天中六合即天地四方。身中六合为:玄丹宫、泥丸宫、洞房宫、两肾中间、黄庭宫。此五者皆有上下四围,故皆为六合。④医家六合,指十二经脉之舍。《黄帝内经素问补注释文。阴阳应象大论篇》王冰注“会通六合”句:“六合,渭十二经脉之舍也。《灵枢经》曰:太阴、阳明为一合;少阴、太阳为一合;顾阴、少阳为一合;手足之脉各三,则为六合也。”

六甲

《道门经法相承次序》卷下:“一甲:寅,木神,主骸骨。二甲:辰,风神,主气息。三甲:午,火神,主温{火爰}。四甲:申,金神,主牙齿。五甲:土神,主肌肉。六甲:子,水神,主血液。”

六门

①指六种炼形法门。《性命圭旨·贞集》:“炼形之法,总有六门。其一曰玉液炼形,其二曰金液炼形、其三日太阴炼形,其四日太阳炼形,其五曰内观炼形。若此者总非虚无大道,终不能与太虚同体,惟此一诀,乃曰真空炼形。”②指眼、耳、鼻等器官,共六窍故称六门。《诸真圣胎神用诀》:“若金坑宝贝坚实,六门不开,邪气不入,一身无病。”

六识

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云笈七籤》卷六○:“六灵者,眼、耳、鼻、舌、身、意,亦谓之六识。常随心动念则识暗,但闭之则宁,用之则成,察之则悟,任之则真。”

六通

①指在修炼过程中所必须具备的六个方面的知识。《云笈七籤》卷五六《元气论》指出,为养生而修炼的人除要先诫其外,后慎其内,内外寂静,此谓善入无为外,还要能通天文、通地理、通人事、通时机、通术数的六通。②指目、耳、鼻六孔,《道枢·入药镜上》中说:夫三毒、十恶、八邪皆起于心,曰目、曰耳、曰鼻,谓之六通。神常从之。

六液

《云笈七籤·元气论》:“玉醴金浆,乃是服炼口中津液也。一曰粒,二曰泪,三曰唾,四曰涕,五曰汗,六曰溺。人之一身,有此六液,同一元气,而分配五藏六腑,九窍四肢也。”

六神通

指通过修炼出现六种神通,即特异功能。此说原出佛教,六神通为:一神足通、二天眼通、三天耳通、四他心通、五宿命通、六漏尽通。《俱舍论》卷二七称,此六通以慧为体,前五通通过修四禅而得,凡夫亦可达,第六通只有圣者,如阿罗汉与菩萨、佛可得。《大智度论》卷二八则称,菩萨得五通,佛得六通。道教在修炼中,也有论述六神通者。如《诸真内丹集要·论六通诀》及通玄子的《六通论》一文中说:静坐间忽然一性跳出身外,便嫌四大臭秽,此是慧性觉之,乃心境通。静功勿退,或居一室,不出户庭,万事未来,犹如隔墙见针,名神境通。到此,越要加功锻炼、忽然心神塞闭,坐卧不知,东西不辨,休要心忙,慧性觉之,混沌之间,忽然心地大开,地理山河,犹如掌内观之,心神踊跃,无穷无尽,乃天眼通。更加精进,坐间忽听天人之语,莫执着恐是邪境,乃天耳通。或昼或夜,入于大定,观透三界之因果。乃宿信通也。心常慧烛,永夜光明,现出身外之身,他方都见,神圣相通,乃他心通。在《性命圭旨》贞集《移神内院端拱真心》中也有六通之说,但具体内容稍有不同。它说:何谓六通,按玉阳大师曰,坐到静时,陡然心光发现,内则洞见肺腑,外则自见须眉,智勇踊跃,日赋万言,说妙谈玄,无穷无极,此是心境通也。不出庐舍,预知未来事情,身处室中,又能隔墙见物,此是神境通也。正坐之间,刹时迷闷,混沌不分,少顷心窍豁然大开,地理山河,犹如掌上观纹,此是天眼通也。能闻十方之音,如耳边音,能忆生前之事,如眼前事,此是天耳通也。或昼或夜,入于大定,上见天堂,下见地狱,观透无数劫来,宿命所更,此是宿命通也。神通变化,出入自如,洞鉴十方众生,知他心内隐微之事,他虽意念未起,了了先知,他虽意念未萌,了了先觉,此是他心通也。另据《道门经法相承次序》卷下载:“六通:一,目通,能彻视洞达,坐见十方,天上地下,无有障蔽,六合内外,鬼神人物,幽显大小,莫不了然分明,如视掌中。二,耳通,能洞听天上地下,四面八方,一切音声,元不悉闻。人天禽兽,喧飞蠢动,一切众声闻悉,晓了分明。三,鼻通,晓百和宝香,分辨气数浓薄差失、纤毫必记,四方上下,异域绝境,香臭之气,闻如面前。四,舌通,万品众物,合为一食,经舌悉知种类,分别其味。五,身通,能飞行上下,履冰涉水,经山触石,无望慑碍,分形散体,干变万化,形长充于八极,短入于毫微。六,心通,迥一切法,皆悉空净。”

六温养

指内炼中温养火候的六个阶段。《三极至命签蹄》:“温养节次有六。一者入药温养,炼内铅为真种子时也。二者野战温养,进火时也。三者守城温养,退火时也。四者沐浴温养,火败火死而熏蒸时也。五者补寒温养,火绝而虚守时也。六者移炉换鼎温养,脱胎入口之后时。其名虽六,不过只用人药一诀耳。”

六贼魔

指在内功修炼过程中,因通过眼、耳、鼻、舌、身、意等六种感官,导致出现对色、香、味、声、触、情的幻景而入魔者。所以称六贼者,因色为眼之贼,香为鼻之贼,声为耳之贼,味为舌之贼,触为身之贼,法为念之赋。《钟吕传道集·论魔难》中描述的六贼魔为:满目花芳,满耳笙簧,舌求甘味,鼻好异香,情思舒畅,意气洋洋,如见不得认。

内景

又称内象,指脏腑、筋骨、经络、气血等人体内部的组织结构,及由此而产生的形象。梁丘子《黄庭内景经·注序》:“内指事,即脑中、心中、脾中;内者心也,景者色象也,内象喻血肉筋骨脏腑之象也。心居身内,存观一体之象色,故曰内景也。”李时珍《奇经八脉考》中有“内景隧道”,隧道即经隧、经络,故经络也属内景。梁丘子还认为,景者神也,其经有十三神,皆身中之内景。《黄庭内景经》认为脏腑部位等,各有神主其事,如心神、肺神、肝神、肾神、胆神,以至脑神、眼神等也是内景景象。此外,《淮南子·天文训》中以火为外景,以水为内景。《云策七签》卷五五《思神诀》中以阳为外景、外神,以阴为内景、内神。

内外阴阳

即先天、后天之阴阳。《修真辩难参证》:“内阴阳,即后天之阴阳,生于形体;外阴阳,即先天之阴阳,出于虚空。形体阴阳,顺行之阴阳,天地所生者也。虚空阴阳,逆运之阴阳,生平天地者也。所谓内外者,以用言耳。”

水火交

水指心液,火指肾阳。心肾既济,故曰水火交。《崔公入药镜》元王道渊注:“心假戊己真土擒制迫逐,得其真火上升,真水下降,同归土釜,水火即济,结成金丹,一气纯阳,与天齐寿。故曰水火交,永不老也。”《性命圭旨·三家相见说》:“精合神,谓之水火交。”

屯蒙

丹家进火、退符的内炼火候卦象。《参同契》:“朔旦屯直事,至暮蒙当受。”张伯端《读周易参同契》:“否泰交,则阴阳或升或降;屯蒙作,则动静在朝在昏。”《悟真篇》:“天地才交否泰,朝昏好识屯蒙。”混然子《还真集》上:“夫屯、蒙二卦者,圣人假象以明进火、退符之谓也。阳从下升,乃曰屯;阴从上退,乃曰蒙。是屯下震而上坎。震之初九,用庚子艾,坎之六四,用戊申爻也。蒙下坎而上良,坎之初六,用戊寅义。良之六四,用丙戊又也。其子、申、寅、戌,即元、亨、利、贞也。一卦颠倒,即成两卦,互体互用,动静相因。六十卦中,卦卦一般。一卦有六又,两卦计十二爻。以一年言之,而有十二月;以一日言之,而有十二时之数。阳进为六,阴退为六。丹家寓言朝屯暮蒙之说,本意不过指此以论吾身火候之分明启闭,呼吸消息之妙。魏伯阳作《参同契》,所谓:‘屯以子申,蒙用寅戌,六十卦用,各自有日,聊陈两象,未能究悉。”《悟真篇》亦曰:‘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枢;”斯言明矣。学者不可以纸上之言,便为了达。须求明师指点。然后知吾身中之卦象也。”玉{奚谷}子《丹经指要》:“朝屯者,体君子经纶之始,是万物蒙芽之初,仁之端也。子时其始生之炁在肾,是不召而自来,宜宝而养之。调息无令耳闻,但听其悠悠绵绵,合乎自然,与天地橐籥相应,久之则肾炁合心炁,二炁交感,以降甘露而产玄珠焉。暮蒙者,蒙以养正圣功也。不失赤子之心也。午时其始生之炁在心,无思无虑,寂然不动,冥心内照以合之,是宜静坐以敛之,久之则心炁自合肾炁,而成既济之功焉。”萧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问答》:“《道枢》曰:‘坎者,水也。一变为水泽之节,再变为水雷之屯,其爻居寅;离者,火也。一变为火山之旅,再变为火风之鼎,三变为山水之蒙。其爻居戌,抽添水火,在于寅戌。十二卦气,在于屯、蒙运用。”薛道光注《悟真篇》:“夫子时起阳火,子为六阳之首,故为朝。用屯卦值事;午时退阴符,午为六阴之元,故为昏,用蒙卦值事,故曰:‘屯蒙作,则动静在朝在昏”也”。又:“屯蒙为众卦之首,以象作用生成之始,造化票受之源。故朝以屯,暮以蒙也。子时为坎卦,至丑时变一爻为节卦,至寅时变二又为屯卦也。午时为离卦,至未时变一爻为旅卦,至戌时变四爻为蒙卦也。”刘一明《悟真直指》:“水雷屯系震卦为主,地下雷轰火逼金之象也。山水蒙系良卦为主,阳刚已止,转为阴柔,专气致柔,精化为炁之象也。”王沐《悟真篇丹法要旨》:“晨昏是比喻,即指起火和降火而言。屯卦即水雷屯,如朝升太阳,由尾闾上升,一阳载水而起,水象征药物。蒙卦即山水蒙,如午后太阳,由泥丸下降,一阳随水而下。又一说:屯卦第一爻为初阳,阳升之象;蒙卦第一爻为阴爻,阴降之象。屯蒙在 卦象中是互相颠倒,也是用翻卦象来作比喻的。邵康节诗:‘乾遇巽时观月窟,地逢雷处见天根,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月窟在泥丸(一说在两眉之间),天根即会阴穴,屯卦起处;月窟则是蒙卦降火起处。水即元精代号。”李道纯《全真集玄秘要》:“屯蒙乃下手之初也。以年言之,冬至后六日为屯,六日为蒙。以月言之,初一日子至已为屯,午至亥为蒙。以身言之,天癸才至曰屯,山下出泉为蒙。”施肩吾《西山群仙会真记》卷二《养气》:“养气之道,生时养之使不衰,弱时养之使不散,如古行屯者是。阳初生屈而末伸,故朝屯以取,养炁之茂也,如古行蒙者是。一阳处群阴之中,暗而不明,故暮蒙以取,求阳之义也。”

五帝

指人体五行。青帝居东为木为肝,黑帝居北为水为肾,白帝居西为金为肺,赤帝居南为火为心,黄帝居中为土为脾。参见“五行”条。

五湖

指五脏之液。见“四海”条。

五空

谓顽空、性空、法空、真空、不空。《道枢·观空篇》:“其一曰顽空:何也?虚而不化,滞而不通,阴沉胚浑,清气埋藏而不发,阳虚质朴而不止,其为至愚者也。其二曰性空,何也?虚而不受,静而能清,惟任乎离中之虚,而不知坎中之满,离其至妙,守于孤阴,终为杳冥之鬼,是为断兄者也。其三曰法空,何也?动而不挠,静而能生,魂然勿用于潜龙,乾位初通于玄谷,在乎无色无形之中。无事也,无为也,合于天道焉。是为得道之初者也。其四曰真空,何也?知色不色,知空不空,于是真空一变而生真道,真道一变而生真神,真神一变而物无不备矣。是为神仙者也。其五曰不空,何也?天者高且清矣,而有日月星辰焉。地者静且宁也,而有山川草木焉。人者虚且无也,而为仙焉。三者出虚而后成者也。一神变而千神形矣,一气化而九气如矣。故动者静为基,有者无为本,斯元龙回首之高真者也。”

五轮

指人眼睛中与五脏相通的五个圈层或部位。《西岳窦先生修真指南》:“五轮者,眼也。有血轮、气轮、水轮、金轮、瞳轮。谓主息入定中作也。真人曰:定中运火于目中也。故崔公以眼为镜,要得之五力,乃大道之源,皆在眼力也。白睛居肺,赤脉属心,黑睛属肾,险黄属脾,中有一英莹明者,属于肝。五藏精光,原在眼也。”近代医学运用五轮之说以治诸疾,则为肉轮、血轮、气轮、风轮、水轮。肉轮位于上险和下险,在脏属脾,脾主肌肉,故其疾患多与脾胃有关;血轮位于两眦血络,在脏属心,心主血,故其疾患多与心、小肠有关;气轮即白睛,在脏属肺,肺主气,故其疾患多与肺、大肠有关;风轮即黑睛,在脏属肝,肝为风木,故疾患多与肝、胆有关;水轮即瞳神(仁),在脏属肾,肾主水,故其疾患多与肾、膀胱有关。

五门

谓修道者循序渐进的五个阶次。《道枢·坐忘篇中》:“一日斋戎,二日安处,三日存想,四曰坐志,五曰神解。斋戒者何也?澡身虚心者也。斋者,洁净也。戒者,节约也。饥即食,食勿饱,所谓调中者也。物未成者勿食,腐败闭气者勿食,五味太多者勿食。勿久坐,勿久立,勿久劳,勿久逸。左右手常摩至于温热,熨其皮肤,以去冷气,所谓畅外者也。于是形坚则气至矣.安处者何也?南向而坐,东首而寝,居之屋庐,必得阴阳适中焉。高则阳盛而明多,多则伤于魄。魄,阴也。卑则阴盛而暗多,多则伤于魂。魂,阳也。有所伤则疾斯生焉。又况夫天地之气乎?有元阳之切肌,淫阴之浸体,可必慎哉!故吾之室,四旁皆窗户焉。风起则阖之,风息则辟之。前必箔,后必屏,太明则垂箔,以和其内映焉。太暗必卷箔,以通其外哩焉。内以安吾心,外以安吾目。心目安则身安矣。然则彼纵情多虑,其不能安其内外也可知矣。存想者何也?存者,存我之神也。想者,想我之身也。夫何必能然乎?闭目则自见其目,收心则自见其心。心目皆不离于身,不伤于神,此其渐也。凡人终日而视他人,则心亦外走矣。终日而接他事,则目示外瞻矣。营营浮光,未尝复照,安得不疾且天耶?故归根曰静,曰复命。复命成性,是为众妙之门也。坐忘者何也?因存想而得,因存想而忘也。行道不见其行,非坐之义乎?有见不见其见,非忘之义乎?不行者,心不动也。不见者,形俱抿也。或者曰:心不动,有道乎?天隐子默而不对。或者曰:形涡有道乎?天隐子限而不视,或者悟曰:道在我矣。神解者何也?斋戎者,信解也。无信心则不能解矣。安处者,定解也。无定心则不能解矣。存想者,闲解也。无闲心则不能解矣。坐忘者,慧解也。无慧心则不能解矣。四者通乎神。神斯为神解者焉。神者兼三才,则谓之易;齐万物,则谓之道;本一性,则谓之真一。”

五神

①指五脏所藏之神。《老子河上公章句·安民》:“怀道抱一,守五神也。”五神,即五藏之神。《太上老君内观经》:“五藏,藏五神也。”《素问·宣明五气篇》:“五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是谓五藏所藏。②另据《真话·甄命授》载:“当存五神于体,五神者,谓两手、两足、头是也。头恒想青,两手恒赤,两足恒白者,则去仙矣。”

五芽

亦称“五牙”。①指五脏的真气。萧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问答》:“问五芽。答曰:乃五藏之真气。《中黄经》曰:子能守之三虫弃,得见五芽九真气。”②指充盈于天地间的五行真气或生气,是服气的主要来源。《黄庭内景经·常念章第二十三》:“存漱五芽不饥渴。”梁丘子注:“五芽者,五行之生气,以配五脏。”《服气精义论·五芽论第一》:“凡服五芽之气者,皆宜思入其脏,使其液宣通,各依所主,既可以周流形体,又可以攻疗疾病。”

五贼

语出《阴符经》:“天有五碱,见之者昌。”其解不一。①贼解作盗,内丹家借五行盗取天地阴阳造化之机,故称五行为五贼。石和阳注曰:“天乃太虚无象,太极无名,因有五行而泄天之机,分别寒暑,失其本原,所以谓五贼也。”②威解作战伐,即指内炼中五行相克之关系。陆墅注《悟真篇》“先且观天明五贼”句:“五贼者,心中具五行之性,五行名一其性,则互相戕我之元气,皆为贼也。金主怒。木主苦,水主顺,火主炎,土主静。”又,元陈致虚注“五贼”为有损丹道的五种感官和欲望:“丹道之言五贼者,即眼、耳、鼻、舌、意为天之五贼;色、声、香、味、触为世之五贼;爱、欲、贪、嗔、痴为内之五贼。”

五行

语出《尚书·洪范》:“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五行被中国古代思想家作为构成宇宙万物的五种基本的物质元素。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将宇宙万物划分为五个分支系统的同构制约模式。据《国语·郑语》载,西周末年的史伯就提出了“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百物”的观点。战国时,人们进一步提出五行相生相克的观点:相生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相克如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五行学说后来被广泛地运用于天文、地理、术数、物候、哲学、医学及宗教领域,其相生相克的观点,也被道教内丹学用来说明内炼过程中各种既相互排斥,又相互联系的因素及其过程。①指五行之位。《钟吕传道集·论五行》:“所谓五行之位而日东、南、西、北、中。”东曰木,南曰火,西曰金,北曰水,中曰土。其中采“阴阳说”,甲乙、丙丁、庚辛、壬癸之中各有一阴阳,戊己中有真阴真阳。②五帝之主。东曰青帝,行春令,于阴中起阳,使万物生。南曰赤帝,行夏令,于阳中生阳,使万物生长。北曰黑帝,行冬令,于阴中进阴,使万物死。西曰白帝,行秋令,于阳中起阴,使万物成。四时各九十日。每时下十八日,黄帝主之,春时助成青帝而发生,夏时接序赤帝而长育,秋时资益白帝而结立,冬时制摄黑帝而严示。“五帝分治,各主七十二日,合而三百六十日,而为一岁,辅明天地,以行于道。”(同前)其中又采“物候说”,“见于时而为象者”,木为青龙,火为朱雀,土为勾陈,金为白虎,水为玄武。“见于时而生物者”,乙与庚合,春则有榆,青而白,不失金木之色;辛与丙合,秋则有枣,白而赤,不失金火之色;己与庚合,夏末秋初有瓜,青而黄,不失土木之色;丁与壬合,夏则有棋,赤而黑,不失水火之色;癸与戊合,冬则有桔,黑而黄,不失水土色。③指五脏之气。肾为水,心为火,肝为木,肺为金,脾为土。以五行相生而言,生者为母,爱生者为子。以五行相克而言,克者为夫,受克者为妻。以子母言之,肾气生肝气,肝气生心气,心气生脾气,脾气生肺气,肺气生肾气。以夫妻言之,肾气克心气,心气克肺气,肺气克肝气,肝气克脾气,脾气克肾气。“二气相合,积而生五脏之液”,故又有肾液、肝液、心液、肺液。同时,“积液生气”,故气中有液,液中有气,从而。五脏各有一气液,“青帝甲乙木,甲为阳,乙为阴,比肝之气与液也。黑帝王癸水,壬为阳,癸为阴,比肾之气与液也。黄帝戊己土,戊为阳,己为阴,比脾之气与液也。赤帝丙丁火,丙为阳,丁为阴,比心之气为液也。白帝庚辛金,庚为阳,辛为阴,比肺之气与液也。”(《灵宝毕法》)五行相生为“烦”,五行相克为“逆”。内炼金丹,即是要以五行顺生为“根带”,以五行逆克为“颠倒”。

五行变易

即五行生克之运用。《太上长文大洞灵宝幽玄上品妙经》:“夫五行变易者,金木相生相克,水火相配相合,惟土能变化万物,得之可成一身,得之可灵三田,运气可以成五行之大药,金丹皆是五行气变化也。”

五行生成之数

五行之生数为: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五行之成数为:地六成水,天七成火,地八成木,天九成金,地十成土。丹家借五行之生数以喻攒簇五行、和合四象、三家相见的结丹过程。《周易参同契》:“子午数合三,戊己号称五。三五既和谐,八石正纲纪。”又《悟真篇》:“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已自居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圆入圣基。”丹家借五行之成数以喻七返九转的反复炼养过程。《悟真篇》:“七返朱砂返本,九还金液还真。”《金丹四百字》:“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原,谓之金丹也。”

五藏七神

谓五脏与人的精神之间的依托关系。《道枢·七神篇》:“歧伯曰,五藏有七神,而各有所藏,所藏者何也?人之神,气也。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脾藏意与智,肾藏精与志。夫藏各有一,肾独有二,何也?非皆肾也。其左者为肾,其右者为命门。命门者,诸神精之所舍,元气之气系也。故男以藏精,女以系脑,故知肾有一也。”

无为

指修炼中不强调意念、呼吸、内气运行等,而顺其自然者。无为初见于《道德经》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三章中说:“为无为则无不治。”《论语·卫灵公》有“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之说。佛教中的无为,指离因缘造作之法。《悟真篇》也引无为说:“始于有作人难见,及至无为众始知。”所以有的修炼者强调了一切不加强意识作用于其间,使其返于天之自然,而合造化之妙谛。所以有:守而不守,不守而守,斯为无守之守;炼而不炼,不炼而炼,斯为无炼之炼等说。在修炼中元为表示“自有为人无为者,渐法也”(《性命圭旨》元集《顺递三关说》)。无为也指精神稳定,如《云笈七籤·气论》中的:无为者,乃心不动也。不动也者,内心不起,外境不入,内外安静,则神定气和。无为又指为修性。如《周易阐真》中的无为了性,有为了命。但修炼功法都是一种有意识的自我锻炼,因此,无为之说,似只能限于修炼过程中其一阶段、某一情况的掌握或体会。所以刘一明反对无为之说,在《修真辨难·前编》中答其弟子时说:“安得无为?道有体有用,有进有退,有逆有顺,有急有缓,有止有足,有始有终,有先有后,有爻铢,有层次,有变化等等大作用,安得无为?”

无极图

北宋陈抟所传逆修金丹以成仙的法式。此图揭示了顺逆、坎离、交媾五行颠倒及其与人体窍穴的各种关系,透露了一个完整的修炼模式。明末黄宗羲《太极图辨》在解释陈持的无极图时说“其图自下而上,以明逆则成丹之法。其重在水火。火性炎上,逆之便下,则火不僳烈,唯温养而和懊;水性润下,逆之使上,则水不卑湿,惟滋养而光泽。滋养之至,接续而不已;温养之至,坚固而不败。其最下圈,名为玄牝,玄牝即谷神。牝者窍也,谷者虚也,指人身命门两肾空隙之处,气之所由以生,是为祖气。凡人五官百骸之运用所觉,皆根于此。于是提其祖气上升稍上一圈,名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有形之精,化为微芒之气;炼依希呼吸之气,化为出有入无之神.使贯彻于五藏六腑,而为中层之左木、火,右金,水。中上相联络之一圈,名为五气朝元。行之而得也,则水火交媾而为孕。又其上之中分黑白而相间杂之一圈,名为取坎填离,乃成圣胎。又使复于无始,而为最上之一圈,名为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而功用至矣。盖始于得窍,次于炼己,次于和合,次于得药,终于脱胎求仙,真长生之秘诀也。”

心斋

谓据情窒欲,使心保持清静虚极的状态。《庄子·人间世》:“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晋郭象注:“虚其心则至道集于怀也。”唐司马承祯把心斋理解为“收心”。“学道之初,要须安坐,收心离境,住无所有。因住无所有,不著一物,自入虚无,心乃合道。”(《坐忘论》)在内丹修炼中,心斋相当于“凝神定息”之法,既用于功夫下手处,也贯彻于修丹过程之始终。

元范

指炼丹修持的法度。包括行走坐卧,养气炼功,其要有八。《玉清无极总真文昌大洞仙经》卷八:“元范,法度也。循合法度,规矩准绳而已。炼金丹,须慎言语,节饮食,省睡眠三者;次则厚铺坐褥,解宽衣带,端其身,直其脊,唇齿相著,舌拄上腭,微开目,常视鼻端,八者不可缺一,合元范者此也。”

即无过无不及、恰到火候之意。丹家对内丹火候的掌握及修道方法的运用,要在能否得中上见功夫。另外,中还是丹家入道法门。张三丰《道言浅近》:“大道从中字入门。所谓中字者:一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一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定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然后人欲易净,天理复明,千古圣贤仙佛,皆以此为第一步功夫。”《王重阳立教十五论·第九论炼性》以中喻炼性过程中张弛适宜、刚柔兼备的法则:“理性如调琴弦,紧则有断,慢则不应,紧慢得中,琴可调矣。则又如铸剑,钢多则折,锡多则卷,钢锡得中,则剑可矣。调炼性者,体此二法,则自妙也。”另据张紫阳《青华秘文内炼丹诀》,中者有三:“心中意、脐中鼎、肾中炉。三中之至切者,心中意;脐中鼎次之;肾中炉又次之。此三者,自金丹之始至终,不可须臾离也。”

中黄

《太上灵宝净明中黄八柱经》:“是以中黄之道,适正为本:知本者,不反不侧,不乖不偏,理上下,得四隅,知所以在,达所以存。知所在,故不失其方;达所存,故不遗其想。辨方知想,是谓正道。深于道者,能之。苟不深于道,则忘本务末,不归正中,而中黄之道乖矣。中言其位,黄言其色。知位不失,识色不谬,非位非色,得其所得。今黄天之炁,横于胸臆,明其本意,不迷不忒,此之谓信。何谓至信?信在其中,黄钟之宫,中炁所兆,年谷以丰。”《太清中黄真经》卷下:“脾主中央其色黄,服之干息其色昌。”注:“《太明五纬经》云:脾主于土,生之于火,克之于水,来自中方,其色黄,闭服干息,但当一日一想,不限时节,亦无咒法,其脾藏存之。四十九日,自见此炁脾中而出。已后可将身隐入墙壁,无所碍也。”《净明忠孝全书》卷三:“中天九宫之中,黄中太一之景,名曰天心,又称祖土。乃世间生化之所由,万理之所都也。其实只是混沌开辟之后,积阳之气,上浮盘亘,其广八十一万里,是道理之主宰,世人身心功过,被此光明之所洞照,纤芥圭黍,所不能逃散。在人身中,谓之丹扃。所以曰:人心皆具太极。”柳华阳《金仙证论·序炼丹一》:“立定天心之主宰”。注:“天心,名曰中黄,居于天之正中,一名天是,一名斗构。在天为天心,在人为真意。中宫若失真意,犹如臣失君主矣!”陈朴则另有说。其《内丹诀·望江南》:“中黄宝,须向胆中求。”认为:“天一生气,名曰中黄。其气藏于胆,以为性命之根元.其味苦:至如无知花木根蒂之味亦苦,乃知万物非生气不能生也。内丹之药,先闭舌下两窍,内通胆中生气,至喉舌之间,有微微苦味,是生气通流,然后求为神丹也。”

本命

即先天炁,又称“命蒂”、“丹基”。为性命未判的原初状态。唐崔希范《入药镜》:“初结胎,看本命。终脱胎,看四正。”王道渊注:“祖劫天根,居浑沌之中,乃为结胎之所。下手之初,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与道合真,结为圣胎。初结之时,常于命蒂守之,故曰初结胎,看本命也。”李攀龙注:“本命即丹基也,丹基即下手也,下手即受气之初也。”性、命在先天状态时非是两门,性命互根,“性命混合,乃先天之体也。”《元极秘箓》则认为本命是后天三元的和合体。

生杀

《阴符经》:“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又:“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内丹家以生杀喻内炼过程中以死求生的转化关系。张伯端《悟真篇》:“须将死户为生户,莫执生门号死门,若会杀机明反复,始知害里却生恩。”陈致虚《金丹大要》:“生杀者,阴阳二物也,龙虎二物也。龙乃阳中之阴,而主生。故兴云致雨,润泽万物。而其中之阴,能杀者也。犹人分阳已尽而纯阴,则死矣。虎乃阴中之阳,主杀。故呼风哮吼,常有杀心。而其中之阳,能生者也,犹人分阴己尽而纯阳,则仙矣。夫阴、阳二物者,顺则成人,逆则生丹,故不为万物,不为人,则成丹矣。是所谓生也。‘护生须是杀,杀尽始安居。”祖师云:‘斩魑灭魅了长生。”魑者,痴也;魅者,昧也。若人早早杀了这愚痴暗昧底,则可以毕长生之道矣。”

圣基

指丹功成就、超凡人圣的根基。《悟真篇》上卷:“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圆入圣基。”董德宁《悟真篇正义》:“若温养十月,则胎圆丹熟,自然超凡入圣基也。”《中和集》卷之二《三五指南图局说》:“十月胎成人圣基者,三百日胎二八,两药烹之炼之,成之熟之, 超凡人圣之大功也,故曰入圣基也。”

四定

即心定;力定、神定、息定。在修炼之时,须得四定,方能形体放松,精神安宁,神息合一,三宝凝聚。《诸真圣胎神用诀》:“凡修行,动息为阴,定息为阳。凡作时,须得心定、力定、神定、息定,龙亲虎会,结就圣胎,名曰胎息也。”

四法

周固朴《大道论》:“屈子曰:‘安时处顺,哀乐不入。此达人之忘身也。”从凡至圣,莫越见、修、成、利四法也。见有二:一、值遇善友,与讲真经,或自览经,教法进趣。二、见者内见玄微,徐清徐静,以至妙极。修者有三:小乘、中乘、大乘。成者有三:仙果,真果,圣果。利者有三:即三果之人,各各演教,诱导群品,利物济时也。”

四谷

《太上灵宝净明中黄八柱经》:“眼为神光之谷,耳为和声之谷,口为灵泉之谷,鼻为真香之谷。使眼光无非视,而神光荧荧;使耳无非听,而和声殷殷;口无妄食,而灵泉清;鼻无妄闻,而其香馨。自然而已。道非他求,本自我身。四谷不虚,所以失道。”

四海

《道枢·黄庭篇》:“四海者,何也?气、血、精、髓也。”同书《百问篇》:“精者,江也;溲者,河也;血者,淮也;津者,济也。亦曰四海也。”同书《传道中篇》:“子钟离子曰:‘心者,血之海;肾者,气之海;泥丸者,髓之海;胃者,水谷之海。此吾之四海也。”《黄帝素问灵枢集注·海论第三十三》:“人有髓海,有血海,有气海。有水谷之海。胃者,水谷之海。其输上在气冲。下至三里。冲脉者,为十二经之海,其输上在于大杼,下出了巨虚之上下廉。膻中者,为气之海。其输上在于柱骨之上下,前在于人迎。脑为髓之海,其输上在于其盖。下在风府。”《修真十书杂著捷经》卷二一《西岳窦先生修真指南》:“四海者;心为血海,肾为气海,脑为髓海,脾为五谷之海也。”

四化

谓人在一生中体质演变的四个阶段。《列子·天瑞篇》:“人自生至终,大化有四:婴孩也,少壮也,老耄也。死亡也。其在婴孩、气专志一,和之至也,物不伤焉,德莫加焉。其在少壮,则血气飘溢,欲虑充起,物所攻焉,德故衰焉。其在老耄,则欲虑柔焉,体将休焉,物莫先焉。虽未及婴孩之全。方子少壮,间矣。其在死亡也、则之于息焉,反其极矣。”

四火

宋曾造《道枢·九仙篇》:“六通国师(一行)曰:夫火有四;有曰‘焚身火?者,想从心之下。至于关锁,其光焰焰,满九九之数;可以去三虫焉。有曰‘敌阴火”者,想从阴之下而起,遍焚其身,满三三之数。有曰‘灵龟火”者,三火从其下,至于坎户,分为二路,左右从其足内。至于足趾,五路尽出相合.左旋三匝.渐大至于腰之下。于是敌阴之火,合而右旋三匝,渐大至于顶,则九点其首,举前法者九过。有曰‘降魔火”者,大病将死,则定息而坐,如灵龟之法而左旋,以焚诸魔。”

四神

《悟真篇》:“休炼三黄及四神,若寻众草更非真。”刘一明《悟真直指》;“四神者,朱砂、水银、铅、硝也。”朱元育《悟真篇阐幽》:“以心、肾、肺、肝为四象者,便是四神。”

四息

杨践形《指道真言·息法》:“息相调法有三:下著安心,宽放身体,想气温毛孔,出入通同无障,在细其心,合息微绵,不涩不滑而已。准则凡四,深息法:谓息之经路宜深也。对治浅浮呼吸。庄子曰:真人之息深深。”又曰:‘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其嗜欲深者,其天机浅。”《大家师》篇,诚修道之师说乎?息以喉,浅之极矣。进之肩息、更进胸息,深之腹息。息以踵,深之极矣。肺尖脆薄、不适呼吸作用,易罹肺病。故吸人时,须注力下胺,凝神丹田,客气经喉下管,以达肺底,自觉满聚气海,更欲注力膝踵,屈伸拇趾,提缩谷道,俾周流全躯,人有自高崖绝岩坠落而不致气绝者,平居深息之效也。长息法:谓息之时间宜长也。对治短促呼吸。短促者,气不能久留肺中,如旅行然、方历其境,束装遽归,胜地不克游览,名景无暇领略。肺为逆旅,息为过客,不能廓清残浊,废澄净之功。宜塞兑守庐,缓纳细绵,俾腹暖不冽,气润不燥,待血流濬调,田满坚实,乃徐吐之。毋拘毋忽。善泅者住息多时而无窒,善步者驰聘长路而无喘,皆应用长息之效也。静息法:谓息之姿势宜静止。对治急迫呼吸:气息粗虩有声,辄易疲倦。勉强鞭策,则肺萎心悸,脉裂神惶,小者气喘,重者喀血。故必密其门篱,闭口敛鼻、严其检查,缓静细长,对镜呵气,而不留湿痕,柔羽近鼻端、而不见微动,则静息之验也。实息法:谓息之运力宜实也。对治萎弱、散漫、劳乱、断续诸相。膻中元力,则驰而偪肺,故腹{?}神亏,易受惊骇。气虚息弱,倘促伛楼,脉搏微细,动作偃蹇,不能运力四肢,聚气丹田。老子曰:‘虚其心,实其腹”,舒在胸曰广,腹口实。每一息至,自觉心上虚空,腹下坚实,微微绵绵,有息如无。此实息之验也。”

四缘

李道纯《中和集》:“身、心、世、事、谓之四缘。一切世人、皆为萦绊。惟委顺者能应之。常应常静、何缘之有?何谓委?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何谓顺?顺天命。顺天道、顺天时,顺天理身顺天命,故能应人;心顺天道,故能应物;世承天时,故能应变;事顺天理。故能应机,既能委,又能顽.兼能应.则四缘脱洒;作是见者,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四字诀

聚火之法。即吸、舐、撮、闭。《性命圭旨·利集》:“吸者,鼻中吸气,以接先天也;舐者,舌柱上腭,以迎甘露也。撮者,紧撮谷道内甲提。明月辉辉顶上飞也;闭者。塞兑垂廉兼逆听,久而神水落黄庭也。”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