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教大辞典·第九类·内丹学(四)

胡孚琛

四易四难

谓十六岁未婚少年修丹易,老年修丹难。伍冲虚《天仙正理直论·道原浅说篇》:“故炁未化精者,修之有四易:易于时,易于工,易于财,易于侣也,易于时者:不用百日之工,从七日而十月,三年,可计之程也。易于工者:不用小周又采补薰蒸,从采大药服食,而胎神,乳哺,可必之果也。易于财者:目七日而十月,三年,可数之费也。易于侣者:因童真之神清而明,炁完而足,用其护少,而扶持颠危昏眊者少也。斯谓之四易。其 炁已败子化精者,则必用炼精之工。故有四难。难于时、工、财、侣也。难于时者;精已虚耗,无大药之生,必采炼精以补精,返炁而补炁,则真炁大药始有所生。多百日之关。如有年之愈老,则不能以百日而返足炁,亦不能以百日而止工也。难于工者、工日百日,有期内期外之不同,是以年之渐老。则用工渐多,如神已昏眊,必先养其清明,精炁已耗竭,必先养其充实,岂朝夕之力而能然哉?古人教人得之者早修,莫待老来铅汞少者,皆为此也。难于财者:以行道之期久,日费之积多,不可以数限也。难于侣者:用工日多,则给使令之久,扶颠危之专,遂致护道未终。或以日久功迟,而疑生厌心,或以身魔家难,而变轻道念,此往往有之者矣。又观古人所谓‘同志三人护相守”,又曰‘择侣择财求福地”。而福地者,不过不逢兵戈之乱,不为豪强之侵,不近往来之冲,不至盗贼之扰,略近城市,易为饮食之需,必远树林,绝其乌风之联,屋不踰丈,墙必重垣,明暗适宜,床座厚褥。加以洁精芽荼淡饭,五味随时,调养口腹,安静气体,亦易易事耳。但侣之难于同志者,又有难于择者也。所以难于相信者,又系认道不真,不素识其道德有无,果邪果正,而不敢轻于信也,此尤见侣之所以难也。”

四远四慎

内炼的八种禁戒。《云笈七籤》卷五六《元气论》:“远嫌疑,远小人,远苟得,远行止。慎口食,慎舌利,慎处闹,慎力斗。”

外景

杨践形《指道真诠·导引术》:“大戴《礼》:‘方曰幽而圆曰明。明者吐气者也,是故外景;幽者含气者也,是故内景。故火、日外景而金,水内景。”注云:‘内景者,阴道含藏也。”《云笈七籤》:‘阳为外景,为外神也;阴为内景,为内神也。”三丰玄谭:‘释氏外景,外其身而虚空之,先了性也。道家内景,内其身而胎息之,先了命也。”三丰之言内景,可谓尽其谈矣。梁丘子《黄庭经》序:‘外指事,即天、人、地;内指事, 即肺、心、脾,故曰黄庭内景。”此即《黄庭》内境之旧说也。内景之旨可识矣。至遊子《道枢·黄庭篇》:‘内景之学,盖有二家,权其至当,其思无邪。”吾愿修道之士,持此三字诀以读《黄庭》一篇,然后印证之于丹经万卷,则无入而不自得焉。”

玄珠

由无形之神炁凝结而成的玄而有象之玄丹。魏伯阳《参同契》:“先白而后黄兮,赤色通表里,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黍米。”此大黍米即玄珠。《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铅犹表也,汞犹影也。表动影随,故汞降以如之。阳铅之升,不可谓之纯阳,中含精光为铅,盖亦属阴。阴汞之降,不可谓之纯阴,心生汞,心为神含汞,遇神光而后可用,盖亦属阳。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二气交感,凝结不散,遂成玄珠。”又:“夫交会之际,恍惚杳冥,痒生毛窍,金之本,情也;逸豫和畅,肢体柔顺;木之本,性也。铅本火体而金情,汞本水体而本性,无它,水火者,铅汞之体也;金木者,铅汞之用也。铅汞凝结,光华会合者,意也。意属土,五行既全于鼎器之中,物以类聚;五行又环列于鼎器之外,内外相感而丹始成。形状如黍米,非青非黄,非黑非白,不可得而名状也。”《金丹四百字》:“药物生玄窍,火候发阳炉,龙虎交会罢,金鼎产玄珠。”丘处机《大丹直指·五行颠倒龙虎交媾火候诀义》:“华阳施真人曰:”肾,水也。水中生气,号曰真火。火中暗藏真一之水,而曰阴虎;心,火也。火中生液,号曰真水。水上暗附正阴之气,而曰阳龙。故龙虎非是肝肺之象,乃心、肾之真阴阳也。二物混合为一,当用意便为子时也。自然凝结,形如黍米之大,每日得一粒。僧人名为舍利,道土号曰玄珠。每日增真气一丈,延寿不可计数。三百日气结丹凝,状如弹丸,色同朱橘。自可长生不死。”王沐《悟真篇丹法源流》:“玄珠,出于《庄子·天地篇》:‘黄帝游乎赤水之北,遗其玄珠,使离朱索之不得,乃使象因素而得之。”注:‘象阁者,似有象而实无。”《悟真篇》引用此一故事,以玄珠比喻大药,由恍惚杳冥之中,逐渐觅得,阳炁渐增,阴气日消。大药既生,运火养之,寂照中、下二田,真气升降,十月怀胎,霜飞信号出现,则炼炁化神成功了。”《道枢·三元篇》:“下元丹田,有玄珠焉。其形弹圆而有光,吾能光内存其珠之形于气海之中,然后使其气吐纳、一一绕于珠之上。气入既足,若动而不动,于恍惚之间,自然结成,寄于气海。故中元注于下元之珠,元气斯定矣。”许旌阳《灵剑子》:“服气第三:又存白气为里,黄气为表,团圆为珠尔。外黄内白,悬在气海之中。黄白灿烂,圆如弹丸,黄如据。久久行之,光斗日月,此为玄珠尔。”

正念

《规中指南》:“盖元念之念,谓之正念。正念现前,回光返照,使神御炁,使炁归神,神凝气结,乃成汞铅。”

冲和

伍冲虚《仙佛合宗·门人问答》:‘何谓冲和?伍子曰:冲和者,不息之息也,充塞天地,熏蒸一身,不为呼吸之所障,亦不为升降之所困。休浴故曰当然,守中亦称密法。世人不知调息之谓何,我则曰:谓其息之活而冲也。世人不知防危虑险,我则曰:防其不和而冲之危险也。惟和故冲和,不和则不能冲,采药以是,野战以是,守城以是,结胎以是,养胎以是矣。问曰:以是若何景象?答曰: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不疾不徐,非无非有。问曰:是何作用?答曰:夫妻并肩,阴阳合一,昼则同行,不前不后,夜则同住,不逼不离。如斯了悟,便是冲和道理。”

全精

即定身涤虑,以神凝全精。《中和集》:“全精可以保身。欲全其精,先要身安定。安定则无欲,故精全也。”

全气

即清静心地,以神聚气。《中和集》卷三:“全气可以养心。欲全其气,先要心清静。清静则无念,故气全也。”《道法会元》卷一○九:“全气者,全神气也。此冲和之气,涯涯浩浩而流通,绵绵寂寂,飏飏续续,而入脐中。气归脐则为息,神入息则为胎,胎息相全,混而为一,名曰太乙含真,然后炼神合息。

全神

即收心敛意,使神返全真。《寿世传真》:“神者,心之运用,宜包治心全神。”《中和集》卷三:“全神可以返虚。欲全其神,先要意诚。意诚身心合而返虚也。”《道法会元》卷一○九:“全神者有四,心意精神之谓。虽言四,而皆同一。今人论其心,不论其意,言其性,不识其命。形乃藏神之宅也。若乃摄气归根,自然精神内守,见超凡入圣之根也。”

全形

即修身炼形,筑基内运。《道法会元》卷一○九:“全形者,全在内炼。炼者,象四时之机,备五行之妙,对坎离匹配之用,藏龙虎交合之功,二气常满,一气混成,内气不出,外气不入,以元阳自暖于离宫,太阳自降于玄谷,三田气满,出牝入玄,上不皎,下不昧,然后炼气合神。”《寿世传真》:“欲全其形,先在理神,恬和养神以安于内,清虚栖心不诱于外。”

先知先觉

指因内炼而焕发的超常智慧;《性命圭旨·贞集》:“心本空寂,至虚至灵,由空寂虚灵而知者,先知也;由空寂虚灵而觉者,先觉也。”

阴魔

炼功行法时出现的一些幻境异像。《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卷四五:“夫阴魔者,居山之士,修习秘文,或思存之际,入室之间,一念差殊,即闻四野歌悲,冷风乱作,心生倒见,妄起贪嗔,谈及杂言,多宣死讳,或行道路,逢僧遇尸,血秽厌我神光,皆阴魔之所试也。”

阴阳

原指日光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引申为气候寒暖。后被古代思想家用来表达自然界中彼此对立的物质力量和因素。《国语·周语上》:“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有地震。”老子把阴阳看作万物所固有的矛盾因素:“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德经》第四十二章)内丹家把阴阳范畴引入内炼术中,在不同场合下表征不同的特征和对象,但其基本特征仍然是阴柔阳刚、阴静阳动。譬言如,铅汞又称为水火、龙虎。崔希范《入药镜》有“铅龙升,汞虎降”句,王道渊注曰:“铅者,坎中一点真阳,谓之龙也;汞者,离中一点真阴,谓之虎也。”明清时期的内丹东派和西派根据阴阳相反相成原则,提出以男阳女阴为鼎器的男女双修理论。李西月《道窍谈》:“内炼己者,将彼家之铅,炼我家之汞也,使其相克相生也。内养已者,亦用彼家之铅,养我家之汞,使其相生相守也。”内炼金丹术也以阴阳表征抽添消息。进火为阳息,为添;退符为阴息,为抽。实际上是依据节气时辰的递换和修炼的程序而采取的意念上阴阳消长法。《钟吕传道集·论抽添》:“抽添之理,乃造化之本也。且冬至之后,阴升于地,地抽其阴。太阴抽而为厥阴,少阳添而为阳明。厥阴抽而为少阴,阳明添而为太阳。不然,无寒而变温、温而变热者也;夏至之后,阴降于天,天抽其阳。太阳抽而为阳明,少阴添而为厥阴。阳明抽而为少阳,厥阴添而为太阴。不然,无热而变凉、凉而变寒也。是以天地阴阳升降而变六气,其抽添之验也。”内丹家有时还以阴阳喻性命、内外药、先后天等。

有为

又称“有作”。指有意识地按要求、按步聚进行修炼。《礼记·儒行》:“养其身以有为也。”刘一明《周易阐真》:“无为了性,有为了命。”即指有为从命功人手。《道乡集》:“是以古之学道者,虽重无为,而无为中,尚知有为,譬如妙心澄彻,而有时念生,必从无为中,寻其空洞洞天、光灼灼地而止之,则心有专向,自然定于此而不外驰也:”意即修炼中有时虽以无为为主,但有时也要按需要而穿插运用有为的功法。参见“有作”条。

有作

指按步骤、按要求、按层次有意识地进行修炼。《悟真篇》:“始于有作人难见,及知无为众始知。但见无为为要妙,岂知有作是根基。”实际上各种修炼功法或则本身就是要求有所作为地进行,或则要从有作人手。仇兆望《悟真篇集注》:“有作者,炼己、采药;无为者,炼神还虚。世人但云道在无为,而不知功始有作,是犹栽木无根,筑室元基,断难望其有成也。”刘一明《修真辨难·后编》:“有作是根基,此修真始终作用之法。”

间隔

指情性或神炁之间的分别相。木性居东,金情居西,东西间隔,须籍黄婆真意媒合。元李道纯《中和集》:“情逐物,性随念,情性相违,谓之间隔。”

坎离

为八卦的基本卦,汉代象数家以此两卦加上震兑二卦构成四正卦,分别属东南西北四方与春夏秋冬四季。在内丹学说中,离之象为火,表示南方;坎之象为水,表示北方。但在不同场合又有不同含义。①日月水火。魏伯阳《周易参同契》:“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刚柔相当。”俞琰注曰:“坎离,日月也。”②铅汞龙虎。《悟真篇·金丹四百字》;“真铅生于坎,其用在离宫。以黑而变红,一鼎云气浓。真汞生于离,用之却在坎。姹女过南园,手持玉橄榄。”《悟真篇》:“震龙汞出自离乡,兑虎铅生在坎方。二物总因儿产母,五行全要入中央。”薛道光《复命篇》;“龙虎一交相眷恋,坎离才媾便成胎。”“离宫有象藏真水,坎户无形隐赤龙。”③心肾神气。《周易参同契》:“坎离匡郭,运毂正轴。”清袁仁林注曰:“在人之坎离,则心肾呼吸,往来运用者是也。以心之元神,降于下部正中,则是阳入阴中而成离矣。”张伯端《青华秘文》:“坎者,肾宫也。离者,心田也。坎静属水,乃三也。动属火,乃一也。离动为火,乃三。静属水乃一也。交会之际,心田静而肾府动,得非真阳在下而真阴在上乎?况意生乎心,而直下肾府乎?阳生于肾,而直升于黄庭乎?故曰‘坎离颠倒””。④男阳女阴。张伯端《悟真篇》:“离居日位翻为女,坎配蟾宫却是男。不会个中颠倒意,休将管见事高谈。”清仇兆鳌《悟真篇集注》:“易中卦象,离为日为女,坎为月为男。日位太阳,反以离女居之;月位太阴,反以坎男居之,如此颠倒互换,各有深意。”此外,坎离还喻为内药,俞琰《周易参同契发挥》:“乾为天,坤为地,吾身之鼎器也;离为日,坎为月,吾身之药物也。”

身根

谓人身之根本,即神、精、气。《洞玄灵宝太上六斋十直圣纪经》:“然一身之根有三,一为神,二为精,三为气也。此三者本天地之气也,神者受于天,精者受于地,气者受于中和也;相与共为一道也。故神者形乃乘也,气者神之舆也,精者居其中也,三者相助为理。夫人欲寿者,乃当爱气尊神重精也。”

身心

李道纯《中和集·赵定庵问答;:“人身与天地造化,无有不同处。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所以天魂地魄,乾马坤牛,阳铅阴汞,坎男离女,日乌月免,无出身心两字也。”又《金丹或问》:“身心为鼎炉。丹书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兔药来烹。”乾,心也;坤,身也。今人外面安炉立鼎者,谬矣!”

定慧

薛阳桂《梅华问答编》:“慧澈曰:‘定、慧为水、火,是否我家之定、慧乎?”雷师曰:‘定属水,慧属火。定者,定其心;慧者,用其神。心中有神,神属火。闲杂思虑是识神,谓之凡火。不著色相之神是元神,乃真火,谓之慧光。其所以用定、慧者,一义两用耳。盖能定其心,即慧照,即是觉。而常照以水而济火,即是照而常觉。”又:“定则自然慧生,忽然而觉,觉而能明,明澈我之本来真性矣。此觉此明,然非智慧不能得也。此是定、慧双修之法。定而能慧,慧而自定,久久行之,自然大定大慧,顿契无生,终始不离,如是此为最要。”

法财侣地

内丹家认为修炼必须具备法、财、侣、地四个条件。法为内丹修炼的法诀,须拜明师而求得。《悟真篇》:“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内丹命功靠师传,性功靠体悟,内丹的关键法诀从不写在书上,只靠师徒口口相传。特别是阴阳双修派丹诀,更是秘不传人,因之得法为修丹的首要条件。财是钱财等物质条件,丹士要有生活供给,才能炼丹。阴阳双修派更须以财助道,往往去依附权势者或有力者,以法诀换财势,共同修证。侣为道侣,清净派须道侣扶持,结伴修行。阴阳双修派更须女鼎灵母,或男女同修同证,侣之要求更为必要。地为清静丹室,供给方便,适于修道的地方。

孤修

指单修性不修命,单修阴不修阳。《无根树丹词》:“叹迷徒,太模糊,静坐孤修气转枯。”清刘一明注:“或观空,或定息,或思神,或守窍,或搬运,皆是静坐孤修,阴而不阳。不特无益于性命,而且有伤于性命,愈修而气愈枯矣。”

河车

《参问契》上篇:“五金之主,北方河车。”《钟吕传道集,论河车》:“河车者,起于北方正水之中,肾脏真气,真气之所生之正气,乃曰河车。”又:“盖人身之中。阳少阴多,言水之处甚众,车则取意于搬运。河乃主象于多阴,故此河车不行于地而行于水。”萧廷芝《金丹问答》:“北方正气,名曰河车。左曰日轮,右曰月轮,运藏元阳,应节顺行下手,无非此车之力。”《道枢·百问》:“水府真一之气。从天内来,通于口鼻,故曰河车者也。”丘长春《大丹直指》:”肾气暗藏肺气,肾气过尾闾,曰河车。”《性命圭旨》:“鼓之以橐籥,吹之以巽风.煅之以猛火,火炽则水沸,水沸则驾动河车。”因此也称“水火双行”。《修真十书》卷一:“一气周流,谓之河车。”《西山群仙会真记》:“阴真君曰:北方正炁号河车,车谓运载物于陆地,往来无穷。而曰河车者,取意于人身之内,万阴之中,有一点元阳上升,薰蒸其胞络,上生元炁,自肾炁传肝,肝炁传心,心炁传肺,肺炁传肾,而曰小河车也。肘后飞金晶,自尾闾穴起、从下关过中关,中关过上关;自上田至中田,中田至下田,而曰大河车也。纯阴下降,真水自来;纯阳上升,真火自起。一升一沉,相见于十二楼前,颗颗还丹,而出金光万道,则曰紫河车也。故车行于河,如炁在血络之中,炁中暗藏真水,如车载物,所谓河车者详矣。”

牛车

三车之一。清李涵虚《三车秘旨》认为牛车是运先天精气、行七返九还之事的大局天火候。王沐《内丹功法指要》认为,牛车表示河车转动由玉枕关至泥丸,因玉枕关极细极微、必须用大力猛冲,如牛驾车之奋猛。”

羊车

三车之一。清李涵虚《三车秘旨》与《群仙要语纂集》皆认羊车为龙虎相交,小周天子午运火的小河车。王冰《内丹功法指要》认为羊车表示河车转动“由尾闾关至夹脊关,细步慎行,如羊驾车之轻柔。”

鹿车

三车之一。清李涵虚《三车秘旨》及其《群仙要语纂集》皆认鹿车为运水温养的玉液河车。王沐《内丹功法指要》认为,鹿车表示河车转动“由夹脊关至玉枕关巨步急奔,如鹿驾车之迅捷。”

使者车

《钟吕传道集》说:“凡聚火而心行意使,以攻疾病,而曰使者车。”

破车

《钟吕传道集》:“若心为境役,物以情牵,感物而散于真阳之气,自外而内。不知休息,久而气弱体虚,以成衰老矣。或而八邪五疫,返以搬入真气,元阳难为抵挡,既老且病而死者。曰破车。”

破羊车

指炼功不当而成疾病,或走火入魔。《群仙要语纂集》卷下:“三车之外。别有一车,谓之破羊车。有学道之人,与心意相投,性急太过,阴阳不停;或梦中见天崩地陷、摔破羊车,身体不安。四肢无力,而成疾病,心反成魔;或见邪鬼。心神恍榴,进退不常,已入邪道,不能成真矣。”

紫河车

《钟吕传道集》:“及夫金液、玉液还丹,而后炼形,炼形而后炼气、炼气后炼神,炼神合道,方曰道成。以出凡入仙,乃曰紫河车也。”又说:“紫金丹成,常如玄鹤对飞;白玉汞就,正似火龙涌起。而金光万道,罩俗骨以光辉;琪树一株,观鲜范而灿烂。或出或入,出入自如,或去或来,往来无碍。搬神入体,且混时流,化圣离俗,以为羽客,乃曰紫河车也。”

雷车

《钟吕传道集》:“凡既济自上而下,阴阳正合,水火共处,静中闻雷霆之声,而曰雷车。”

金光

指炼得金丹的内外景象。宋张伯端《悟真篇》:“近来透体金光现,不与凡人话此规。”戴起宗《悟真篇疏》:“易真论曰,凡运火之际,或觉闾闻有物,直冲夹脊双关,历历有声,逆上泥丸。复自泥丸触上腭,颗颗入口中,状如雀卵,味如冰酥,香甜软美。觉有此状,乃是金液还丹。徐徐咽归丹田,常常如此不绝,则五脏清虚。闭目内观脏腑,分明如照烛,渐次有金光万道,透出身中,如火轮云雾,笼罩盘旋。”仇兆鳌《悟真篇集注》:“金光圆满,其状似规。”王沐释:“金为广义,代金丹总称。金光现,即丹将成的征兆。丹而称金,喻其纯阳也。”(《悟真篇浅解》)

金数

即表征元精的数字“九”。语出《尚书·洪范》:“地四以生金,天九以成之。”宋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元,谓之金丹。”清刘一明《悟真直指》注“九还金液还真”:“九者,金之数。”

易卦

即易学八卦体系。八卦本为易占体系,被内丹家借以表示内丹炼制过程的火候和操作程序。例如内丹学以乾、坤二卦表示鼎炉,以坎、离二卦表示药物。以十二辟卦表示进阳火、退阴符的消息,以喻‘年十二月或一日十二辰。以六十四卦表示呼吸抽添的程序。以十二消息封表示人一生成长、衰老的过程和性功能演变的规律。还有以否、泰卦隐喻阴阳丹法入手采药男女行功的体位。其中尤以卦爻论钵两表示内丹火候.以三百六十爻表示呼吸次数等最为重要:还有以内丹学注《易经》,以艮卦论丹法者。不一而足:如刘一明;易理阐真》、《孔易阐真》就属这类著作。另外内丹学还利用了许多易图,以阐述丹理,如《周易参同契》中的水火匡廓图以及八卦卦爻学说,都被道教利用为外、内丹炼养的基本理论之一。内丹家对八卦的运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以八卦配人之一身。元萧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问答》:“头为乾,足为坤,膀胱为艮、胆为巽,肾为坎,心为离,肝为震,肺为兑也。”②指四象五行之阴阳。清刘一明《悟真直指》:“八卦者。即四象五行之阴阳:乾阳金,兑阴金;坎阳水,艮阴水;震阳木,巽阴木;离阳火,坤阴火。八卦虽配四象阴阳,而坤良又具戊己二土:坤为阴土,艮为阳土。五行之气,亦在其中。”③以先后天八卦图表示修炼的不同阶段。小周天,亦称“子午周天”。行坎离交婿、用后天八卦。大周天功,亦称卯西周天,行乾坤交媾,故用先天八卦。④以八卦排列序次的卦爻象变化表示进火与退符的节度。如子时复卦,一阳生,当进火;午时垢卦,一阴生,当退符。而卯酉之时,二八相当,故行沐浴之功。《悟真篇》:“赤龙黑虎各西东,四象交加戊己中。复姤自此能运用,金丹谁道不成功。”又说:“兔鸡之月及其时、刑德临门药象之。到此金砂宜沐浴,若还加火州顷危。”《翠虚篇》:“复姤修持水火宗,兔鸡沐浴内丹红,”⑤指真一之气。宋翁葆光《悟真篇注疏》释“四象五行全藉土,三元八卦岂离壬”:“八卦者,真一之气。一变为天,运先天精气、行七返九还之事的大局天火候。王沐《内丹功法指要》认为,牛车表示河车转动由玉枕关至泥丸,因玉枕关极细极微,必须用大力猛冲,如牛驾车之

《中华道教大辞典·第九类·内丹学》辞条(四)

顺逆

道炁生神炁、神炁生元炁、元炁生精、精炁生形体为“顺”;炼形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为“逆”。顺体现了道炁自然生化的过程,逆体现了人通过修炼返归自然道炁的过程。前者为生化自然而然,后者为人为返归自然。五代谭峭《化书·道化》:“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塞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是以古圣人穷通塞之端,得造化之源,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虚实相通,是谓大同。”“道之委”谓之“顺”。“道之用”为人们利用万物复归其根之理。经过修持返归于道,故谓之“逆”。元陈致虚《悟真篇序》:“深于斯道者,则道为体,术为用。假术以成其道,犹借良智以安其国。然吾所谓术者,非小技也,乃天地阴阳造化生生之道也。如顺则生人者,是后天地之道;逆则成仙者,是先天地金丹之道。此所谓术也。”元李道纯《中和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虚化神,神化炁,炁化精,精化形。已上谓之顺。”“万物含三,三归二,二归一;炼乎至精,精化炁,炁化神。已上谓之逆(丹书谓顺则成人,逆则成丹。)。”明尹真人弟子《性命圭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所谓‘顺去生人生物”。今则形化精,精化气,气化神,神化虚,此所谓‘逆来成佛成仙”。”又云:“顺:心生于性,意生于心,意转为情,情生为妄:故灵润禅师曰:‘只因一念妄,现出万般形。”逆:检妄回清,情返为意,摄意安心,心归性地。故伯阳真人口:‘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顺逆之用,顺天应机。逆修金丹,这是内丹学运用顺逆的基本观念。关于顺,《中和集》说:“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顺天命,顺天道,顺天时,顺天理。身顺天命,故能应人。心顺天道,故能应物。世顺天时,故能应变。事顺天理,故能应机。既能委,又能顺,兼能应,则四缘脱洒。作是见者,常应、常静、常清、常净矣。”内炼金丹过程中所讲究的四时、五行、六气、二十四气、七十二候,乃至子午时、大小周天等等,都是“顺”的具体运用,所谓“以气度合天度,以日用参年用。”(施肩吾《西山群仙会真记·炼形化气》)关于逆。宋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说:“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元,谓之金丹也。”返本归元也就是逆之运用,所谓“逆则成丹”。在修炼过程中,顺逆观有各种表现形式,尹真人弟子《性命圭旨》称顺生逆修为“顺逆三关”,虚生神、神生气,气生精为顺三关;精化气,气化神,神还虚为逆三关。《修真辨难参证》提出“逆顺并用”:“夫内药了性,即后天而奉天时;外药了命,即先天而天勿违者:用逆道先发制人,所以夺造化而结丹。奉时者,用顺道,天然火候,所以融五行而脱丹。前后两段工夫,故曰性命双修;内外一齐修持,故曰逆顺并用。”

神通

即神的灵效。伍守阳《天仙正理。本序》:“昔曹老师语我云:仙道简易,只神、炁二者而已。予于是知所以长生者以炁,所以神通者以神”注曰:“神者,元神,即元性。为炼金丹之主人。修行人能以神驭炁,及以神入炁穴,神炁不相隔碍,则谓之内神通。能以神大定,纯阳而出定,变化无穷。谓之外神通。皆神之能事,故神通即驭炁之神所显。”丹家以开发人体潜能的效验为神通,有六通之验,皆人体潜能。其中有漏尽通、宿命通、他心通、天耳通、天眼通、神境通。

胎原

又写作“胎元”。魏尧《一贯真机直讲》云:“成胎之初,先有胎原。胎原者何,即性命藏于内,而精血包于外之◎也。内虚者,法身之原;外实者,色身之原也。即男女交靖后,过七天,腹下有如黄豆大之一物,至静时便能跳动,下至子宫,上冲心府者是也。有此乃有娠,凡惯娠之妇人皆知之。胎原在腹中,本随时转动,而人在动时因识神用事,故不之觉。到静时神光内照,即觉之矣。七日即一阳来复之时也。《旧约》上帝七日而造成世界,亦取七日来复之意。”

星潮

丹家秘传火候之隐语。崔希范《入药镜》:“天应星,地应潮。”张三丰《无根树》:“无根树,花正娇,天应星今地应潮。”李涵虚解:“天比上,地比下,阳生之时,眉上有点点星光,昔人谓‘天应星”。腹中有浩浩潮气,昔人谓‘地应潮”。药生朕兆,原有如此。然吾窃阐之,应星应潮,以应月应时言,即星悟月,即潮悟时,此正是大还丹要紧火候。余摘《参同》数语,以为印证:《参同》云:‘金计十有五,水数亦如之,临炉定铢两,五分水有余。二者以为真,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二与之俱。”此即应星应潮之正义也。金必十五两重者,金准月数,取金精壮盛之意。五千四十八日,天真之气始全,十五两金,能生十五分水,上半月十五日是也。水数与金数相应,即潮数与星数相应。若金水不足,则真水不生,此谓天不应星,地不应潮。何以定株两乎?若要应星应潮,就以上半月之十五为定:自朔至望,以一日半为一分,两个一日半,三日出庚矣。这才是二分真水,天也应星,地也应潮。若至初五,则是三分,三分不入用。若至初八,则是五分,五分更有余。均非应星潮也。必以二分之水,配以二分之火,乃是真应星,真应潮。二者,坎水之真信。金初生水,刚到二分时候,水源至清,有气无质,即白虎首经也。虎正吐气,龙即以二分真火迫之,炼为丹本。至于生二分水之金,又必要等至十五,金精始旺,水潮乃生。所谓二七之期,真铅始降,此亦应星应潮也。”阴阳派丹法应星应潮指彼家言,清净派则对自家言。

修持

为炼养而按一定操作程序而规范自己的行为。刘一明《修真辨难》:“故大修行人,炼先天元精,而交感之精自不泄露;炼先天元气,而呼吸之气自然调和;炼先天元神,而思虑之神自然静定。先天成,后天化。学者努力修持,方能有验。否则,后天且不保,而况先天平?”《金仙论证·危险说第十九》:“且今之悟性者,不识先天之性,落于后天之识性。今之修命者,不识先天之命,落于后天之渣滓,是故无所成也,盖不知其中性命之修持。注云:离中之灵,曰性。坎中之气,曰命。奈何灵之进出无时,气之生而外耗,性命不能自合矣。故祖师教人以离性去制坎命,当其际敛收微细之灵念,人于动气之所用哭风,吹发其中之火炬炼,此后天之性命合而为一,则先天之性命,自然发现矣。故曰修持也。”

阆苑

指道教仙境。《玄要篇下·天仙引》:“养育金丹汞渐添,闭兑忘言,九年面壁功无间。八极神游遍大干,七返婴儿自出现。六贼遁焉,五行数全,四海人知归间苑。”又《一枝花》云:“攻神州,破赤县,捉住金精仔细牵,送人丹田,防危虑险除杂念,沐浴自然,面壁九年,才做个间苑蓬莱物外仙。”亦借指大药成熟之地,如《性命圭旨》“阆苑蟠桃自熟时,摘来服饵莫教迟。”

旁门邪径

张三丰《大道论》上篇:“全于人道,仙道自然不远也,至于旁门邪径,御女采阴,服炼三黄,烧饵八石,是旁门无功也。又有以按摩导引、吐纳呵虚、修服药草为养生之方者,虽能暂去其疾,难逃老衰命尽,而被达人耻笑也。伯结翁云:‘闭息一法,若能忘机绝念,亦可入定出神,奈何精、气、神属阴,宅舍难固,不免有迁徒之苦。更有进气补血,名为抽添接命之术者,亦能避疾延年,保身健体。若欲服食养就胎仙,必不能也。其它旁门邪径,乃实为吾道之异端也。何足道!”汪启濩《性命要旨·辟邪篇》:“方今正道湮没,邪教蜂起,见有在家修道之士,误入傍门曲径,执迷不悟者多也。迩闻俺中土教门林立,聊以表之:有清静门、大乘门、金丹门、瑶池门。以及姚门、一指门、先天门、大智门、老君门、最上一乘门,种种傍门,姑不尽述。无非教人吃斋诵经,谓之修善果;戒杀放生,谓之积功德;存思死后必为仙真,而归间苑;或作佛祖,而归西天。以此蛊惑人心,败坏风俗,皇天震怒,官府知之而不容哉!向有在家门祝,出家僧道,捏造科箓,与病人禳解星辰,代老人拜斗延生,或替死人做斋,超度亡魂,或遭灾厄,打醮保护地方。但此外道,焉有斯法力?实乃弄财一大术局而已。”李道纯《中和集》列有《傍门九品》,一一予以批驳。“傍门九品”包括御女房中、三峰采战、休粮辟谷、忍寒食秽、定观鉴形、存思吐纳、挛抚消息、八段锦、六字气、闭息行气、屈伸导引、搬隋运气、三火归脐、调和五脏、十六观法等等。

盗机

即采药炼丹中的逆转造化之机。《阴符经》:“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清李涵虚《阴符经类解》:“盗机者,伐夺之机也。不但五行相克,三才相袭为盗机,即抱神守气,取坎填离。亦是盗机;”所谓正人用之而正,邪人用之而邪者也。

复姤

魏伯阳《参同契》:“朔旦为复,阳气始通;姤始纪绪,履霜最先。”张伯端《悟真篇》:“复姤自兹能运用,金丹谁道不成功!”又《读周易参同契》:“复姤昭二气之归奔。”薛道光注:“子时一阳生,故人之肾中。有一阳纯精之气上升,进阳火为复卦;午时一阴生,故人之心中,有一阴至坤之气下降,退阴符为姤卦。故曰‘复姤昭二气之归奔”也。”复{ },震()下坤()上之卦。一阳复生于下,动于下而顺以上行,朱熹谓“在人则为静极而动。”姤{},巽{ }下乾{ }上之卦。一阴复生于下,以柔遇刚,以静制动。复,丹法上人身位置在尾闾,子进阳火,载药上升;姤,丹法上人身位置在泥丸,午退阴符,温养沐浴。此即河车周天运转,乃炼梧化炁阶段。《修真十书·阴阳升降论》:“天地之气,一年一周,人身之气,一日之周。自子至巳,阳升之时,故以子时为日中之冬至,在《易》为复;自午至亥,阴降之时,故以午时为日中之夏至,在《易》为娠。阴极阳生,阳极阴生,昼夜往来,亦犹天地之升降。人能效天地橐籥之用,冲虚湛寂,一气周流于百骸,开则气出,阖则气入。气出则如地气之上升,气入则如天气之下降,自可与天地齐其长久。若也奔骤乎纷华之域,驰骋乎是非之场,则真气耗散,而不为吾之有矣。”

乾坤

指阴阳两种对立势力。《易·彖辞》:“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乾卦之象为天,坤卦之象为地。在内炼中,乾、坤被喻为鼎炉、阴阳、男女、龙虎、时位等多种称谓。鼎炉。宋张伯端《悟真篇》:“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免药来烹。”又:“安炉立鼎法乾坤,锻炼精华制魄魂。”在人体内,下丹田为炉,又名“阴炉”、“偃月炉”;泥丸宫为鼎,又名“阳鼎”、“朱砂鼎”。在内炼中,又有炼内、外药之区别:炼外药时称泥丸宫为“大鼎”、“外鼎”,炼内药时称黄庭为“小鼎”、“内鼎。”阴阳。《周易参同契》:“乾坤刚柔,配合相包。阳禀阴受,雄雌相须。”《钟吕传道集·论天地》:“大道既判而有形,因形而有数。天得乾道,以一为体,轻清而在上,所用者,阳也;地得坤道,以二为体,重浊而在下,所用者,阴也。阳升阴降,互相交合,乾坤作用,不失于道。”王道渊注《入药镜》“真橐籥,真鼎炉”:“鼎者,乾也,性也。炉者,坤也,命也。……采药之时,加火之功,以性斡运于内,以命施化于外。”性为阳,命为阴,尽性了命即是炼阴成阳,变为纯阳之体。清李西月《道窍谈》:“先天是乾坤,后天是坎离。”又:“先天是乾坤者,童真元阳未破,内具乾象而阳固,外因坤象而阴固,故名先天乾坤也。”在修炼中,乾坤又指水火,乾为火,坤为水;又指铅汞龙虎,乾为汞为龙,坤为铅为虎;还指男女,乾为男,坤为女。时位。魏伯阳《参同契》:“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坎离匡郭,运毅正轴。牝牡四卦,以为橐籥,覆冒阴阳之道。”即以乾坤坎离四卦为基本卦,范围阴阳变易之道。内丹家炼丹则运用乾坤表示体内下田(炉)与泥丸(鼎),以坎离表铅汞药物,而以其余六十卦表示烧炼的火候。《参同契》还直接以乾坤表示火候,其曰:“乾健盛明,广被四邻。阳终于巳,中而相干。”又曰:“道穷则反,归乎坤元。”俞谈《周易参同契发挥》:“乾,六阳之卦也。律应中吕。以一日言之,为禺中巳。以一月言之,为十三半至十五。以一岁言之,则斗构建巳之月是也。此时阳气盛极,周遍宇内。喻身中阳火圆满,而丹光发现,山头神瀵,分为四时,注于山下,经营一国,无不周遍。故言光被四邻,而又言阳终於已,中而相干者,阳火数终,则阴符用事也。”又;“坤,六阴之卦也,律应应钟。以一日言之,为人定亥。以一月言之,为二十八半至三十。以一岁言之,则斗构建亥之月是也。此时纯阴用事,万物至此皆归根而复命。喻身中阴符穷极,则寂然不动,反本复静。……人身法天象地,其问阴阳感合与天地无以异也。”

震兑

八卦中的两卦名,内丹学借以表示内炼中的龙虎象与方所时位。时位。汉孟喜以坎离震兑为四正卦,分主东南西北四方与春夏秋冬四季。其释震卦:“春分出于震,始据万物之元,为主于内,则群阴化而总之,”释兑卦:“仲秋阴形于兑,始循万物之末,为主于内,则群阳降而承之。”(见《新唐书·卦议》)魏伯阳《周易参同契》:“三日出为爽,震(三)受庚西方。八日兑(痾)受丁,上弦平如绳。”以震兑表示月象。龙虎金木。《周易参同契》:“偃月作鼎炉,白虎为熬枢。汞白为流珠,青龙与之俱。举东以合西,魂魄自相拘。”即青龙汞居东方,白虎铅居西方。《钟吕传道集·论龙虎》:“龙,阳物也。升飞在天,吟而云起,得泽而济万物。在象为青龙,在方为甲乙,在物为木,在时为春,在道为仁,在卦为震,在人身五脏之内为肝。虎,阴物也。奔走于地,啸而风生,得山而威制百兽。在象为白虎,在方为庚辛,在物为金,在时为秋,在道为义,在卦为兑,在人身五脏之内为肺。”宋张伯端《悟真篇》;“西山白虎正猖狂,东海青龙不可当。两手捉来今死斗,化成一块紫金霜。”又:“震龙汞出自离乡,兑虎铅生在坎方。”还说:“赤龙黑虎各西东,四象交加戊己中。”清仇兆鳌《悟真篇集注》“补注”;“丹家取象,震离坎兑,乃水火木金之四象。以南北言之,则日坎离,以东西言之,则曰震兑。其实后天震兑,即先天坎离之位,故可错综互见。”坎离震兑四象又谓金木水火四象,又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四象。

真境界

指内丹修炼中神气交融,如痴如醉的一种绝妙状态。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修炼至此,泥丸风生,绎宫月明,丹田火炽,谷海波澄,夹脊如车轮,四肢如山石,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欢合,魂魄如子母留恋,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喻也。”

真无漏

《天仙正理浅说》:“真无漏,则阴缩如小童子,绝无举动,绝无生精之理,焉有漏?始得成有修有证之漏尽通也。”

真胎息

《伍真人丹道九篇》:“十月之关,有元神之寂照,以为二气之主持,故云胎;有二气之运行,以为元神之助养,故云胎息。忘二气运行助养之迹,而胎神终归大定,故云真胎息也。”

婵娟

谓日月交会的美好之貌,喻阴阳二气相持相合之象。张伯端《悟真篇》:“蟾乌遇朔合婵娟,二气相资运转。”清董德宁《悟真篇正义》:“今日月合璧之道,本是阴阳相持,而谓之合蝉娟者,何也?蓋日为离象,而离为中女,以月为太阴,而月中有嫦娥,故谓之合婵娟也。然牛女也,龟蛇也,蟾乌也,此三者之造化,乃阴阳二气相资,以为运转之用耳。但是道也,总是乾坤之妙用。蓋乾坤为阴阳之体,坎离为阴阳之用,其体用合一,则千变万化,皆由此出焉。”

虚实

《太上修真体元妙道经·因虚化实章》:“上之虚,乃清炁之化,则名曰寥廓;下之实,乃浊气而生,则名曰岳渎也。故因虚者、乃有阳存焉;因实者,乃有阴存焉。故子为虚,午为实也。午之炁,乃阴,而火旺于此,则实也;子之炁、乃阳,而水旺于此,则虚也。无虚则不知实,无实则不明虚,然土为实也,何十二时不露也?炁为虚也,何子清之境化焉?以虚求实则易,以实求虚则难也。虚之于天,有风、有雨、有霜、有雾、有霭,则或聚或散,乃虚实之始也。以地之实,则有山、有海、有林、有稼。河海竭、江涸、山颠、土震,此虚实之感也。因无化有者,虚之实;即有化炁者,乃实之虚。始自父母情性之所感,终成形貌凛然,此乃虚之实也。及其五欲萌,一真散。复求其情性之元,不可得也。此虚求实易,实求虚之难也。故学道之士,以先天为基者,正合此也。”

雄雌

雄,进取、刚强之象征;雌,退守、柔顺之象征。语出《道德经》:“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豁。”内丹学中常以雄雌喻阴阳动静、火龙水虎之理。张伯端《悟真篇》:“雄里怀雌是圣胎。”《道枢·黄庭篇》:“经曰:知雄守雌可元老。何谓也?雄者,火龙也。善食紫金黄芽,其性好动而不息焉;雌者,水虎也。善食红银白雪,其性好驰而无定焉。道者,使龙虎潜交,饵之以紫金黄芽;养之以红银白雪,故得雄依雌恋,虎伏龙潜,自然风雨顺序,天地之功成矣。”黄裳《道德经讲义》:“修炼之道,气从阳生,运转河车,行凭子午。到得铅气抽尽,汞情已足,是铅汞会合为一气,此既得雄归以合丹,尤要雌伏以养丹,故曰知其雄,守其雌。夫雄,阳也;雌,阴也。阴阳和合,雌雄交感而金藏于水,复水又生金。金气足而潮信至,其势有如溪涧然。自上注下,犹奚涧之所蓄靡穷。修行人知阳不生于阳,而生于阴,故不守雄而守雌。久之微阳渐生,阴滓胥化,而归根复命之常德,不可一息偶离。”

缘督

依督脉为摄生之本。《庄子·养生主》:“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南华本义》:“缘督为经。所以驭气之方也。”元滑伯仁《十四经发挥》:“督脉者。起于下极之腕,并于脊里,上至风府,人脑上级,循额至鼻柱,属阳脉之海也。”自注:“督之为言都也。行背部之中行,为阳脉之都纲,奇经八脉之一也。下极之腑,两阴之间,屏翳处也。屏翳两筋间为篡,篡内深处为下极,督脉之所始也。云阳脉之海者,以人之脉络,周流于诸阳之分,譬犹水也,而督脉则为之都纲,故曰阳脉之海。”《庄子集释》:“人身惟脊居中,督脉并脊里而上,故训中。督为奇经之一脉。庄子正是假脉为喻,故下为保身全生等语。”蒋伯超谓:“人生任督二脉,为精气之源。督脉起小腹,贯脊而上行,又络脑自脊而下,脑为髓海,命门为精海,实皆督脉司之。缘,依也;经,本也。依此命脉,以为摄生之本。”

琴剑笛

指青龙剑、无孔笛、无弦琴。阴阳派丹法首先将其筑基功夫中一些手法称“铸青龙剑”,“吹无孔笛”,又称“敲竹唤龟”。将调鼎功夫的一些手法称“弹无弦琴”,又叫“鼓琴引风”。清净丹法沿袭了这些术语,解释完全不同,将青龙剑改称无影剑或慧剑。剑之取义,为守护;琴之取义,为调摄;剑喻刚,琴喻柔。《乐育堂语录》:“琴、剑者何?盖以至阳之气,中含至阴,学者执著一个阳刚之气,则不能成丹。剑之取义,刚是也。而又加一琴字,取其刚中有柔,健而和顺之义。然在下手之初,不得不知刚柔健顺,方无差错。若到水火调和,金木合并,则刚者不刚,柔者不柔。且至纯熟之候,更不知有刚柔,惟顺其气机之流行,自然天然而已矣。”张三丰《洞天清唱六叠》:“俺把那没弦琴怀中抱。”(二叠)“俺只待伏慧剑将白雪培。”(四叠)《天仙引》:“退群魔全凭慧剑。”“仗慧剑追逼群魔。”(第三体)“遣神女侍炉铸剑,藉金水配对柔刚。”(第五体)

 

三、关窍


一窍

指人身中玄关之一窍,亦称“玄牝之门。”《金丹四百字·序》:“夫身中一窍,名曰玄牝”。“夫此一窍,亦无边傍,更无内外,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在身中而求,不可求于他也。”见“玄窍”条。

八门

《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妙经》“飞天真人”句,洞阳子注:“人之顶骨八片,谓之八天,亦曰八门,中有金楼宝殿,玉阙紫房,自己无相真人,总领万神居之。道成则神光闪烁,天门自开,婴儿蜕质于是,真人飞从天门而出,故曰飞天真人”。

八宝

指眼、耳、鼻、口、舌、大小肠及修炼功诀。《长文大洞经发挥》:“双眼是人天之日月,此为观色宝。两耳为人天之道路,此为人声宝。两鼻为人天门户中岳,能主香臭,号出息宝。一口为人天之关锁,能主吞啖,号和味宝。大肠为人天之车,又能搬载五谷,号曰传导之宝。小肠为人天之水路,能主变化,号曰主命宝。此七宝者,皆可修用。不知第八宝,此一法最大事,是人天之事,号曰立身之宝。如藏此八宝者,是人修真上士也。”

二道

指人道与仙道,即任、督脉与中脉。薛阳桂《梅华问答编》:“然此任、督,乃赤、黑二道,丹书曰人道。若夫理中、脐后、闾前,中有一窍,曰关元,乃是理进下黄,升由黄道,直透中黄、上黄者,丹书标曰仙道。实属仙道总理之处,故《易》曰黄中通理,正位居体。此是我生身立命之根本处,与天地太素一鼻相通。”

二洞

指人的头顶和上脖。《太上灵宝净明中黄八柱经》:“二洞者,神宫之正位也,仙药之本原,气液之道路。顶为乾灵之洞,能开之则气出入之门户也。上腭为玉神之洞,能开之则精液出入之关键也”。

二兑

指人体精气出人的孔窍,包括肛门和前阴。《太上灵宝净明中黄八柱经》:“二兑者,气精泄之门户也。人之所以天折易衰者,前兑伤其精,后兑伤其气。伤精而精不固则妄淫,是名横流之兑。丧气则气易耗而妄发,是名贼流之兑。”

九宫

①头部九宫,或脑部九宫、上丹田之九宫。务成子注《黄庭内景经·至道章》“方圆一寸处此中”句说:房有一寸,故脑有九宫。而此九宫之部位名称,务成子在《黄庭内景经·灵台章》“洞房紫极灵门户”句下引《大洞经》所说为:两眉间却入一寸为明堂宫,却入二寸为洞房宫,却入三寸为丹田宫,也名泥丸宫,却入四寸为流珠宫,却入五寸为玉帝宫。明堂上一寸为天庭宫,洞房上一寸为极真宫。丹田上一寸为玄丹宫,流珠上一寸为太皇宫。②人体脏腑的九宫。《道枢·修真指玄篇》:“凡人有九宫,何也?丹元宫者,肾也;朱陵宫者,小肠也;兰台宫者,肝也;天霐宫者,胆也;黄庭宫者,脾也;玄灵宫者,大肠也;尚书宫者,肺也;玉房宫者,膀胱也;绛霄宫者,心也。”③九宫与八卦及某些部位相结合。《易纬乾坤凿度》有“太一取其数以行九宫”之说。郑玄注说。太一周行于九宫,始于坎宫一,依次入坤宫二、震宫三、巽宫四,然后人中宫休息,而后又入乾宫六,依次入兑宫七、艮宫八,至离宫九结束。在道教修炼中又以之与《周易·说封传》中的“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坎为耳,离为目,良为手,兑为口”及人体九处相结合,如以头部为乾宫、腹部为坤宫、中丹田为中宫、心为离宫、肾为坎宫、口为兑宫、背为艮宫、会阴之上为震宫等。

九江

指小肠。因小肠曲折、故名。

九窍

①指人体九孔窍。《周礼·天宫·疾医》注云:“阳窍七,阴窍二。”阳窍指眼、耳、鼻、口,阴窍为排泄器官。《难经。三十七难》则以眼、耳、鼻、口、舌、喉为九窍。②指脑中九窍成心中九窍。王道渊注《阴符经》“九窍之邪”句云:“人之首有九宫,乃曰九窍。”又云:“心有七孔二毛,亦曰九窍,以应上天北斗七星,左辅右弼”。③指三关九窍。《天仙正理浅说》:“转尾闾、夹脊、玉枕三关,已通九窍。”注云:“每一关有中、左、右三窍。左右者,古云两条白脉,又云黄赤二道,为日月并行之道也。三关则有九窍也。故丘祖门下徐复阳真人云:‘铁鼓三二,全凭一箭穿。”佛宗人亦云‘九重铁鼓”,又云‘九曲黄河”、‘曹溪”、‘西江”、‘洞水”者,皆是。”

九州

指体内脏腑。《修真太极混元图》:“人身之中,万象存焉,以九州言之,肾为冀州,膀胱为徐州,肝为青州,胆为克州,心为扬州。小肠为荆州,肺为梁州,大肠为雅州。”再以脾为中州,合称九州。

七门

道教在修炼中认为人身有七个门户。《黄庭内景经·仙人章》:“中有真人巾金巾,负甲持符开七门。”《黄庭外景经。下部经》尚有“还过七门饮大渊”之语。梁丘子认为此谓面有七窍,皆通达也;布气七窍,耳目聪明。有认为七门也指人身七门:一曰天门,在泥丸;二曰地门,在尾闾;三日中门,在夹脊;四曰前门,在明堂;五曰后门,在玉枕;六曰楼门,在重楼;七曰房门,在绛宫。实则《黄庭经》之七门正和瑜伽术之七脉轮相应。

七窍

指人身眼、耳、口、鼻。《庄子·应帝王》:“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黄庭外景经·下部经》有“七窍已通不知老”之句。

人门

尾闾穴的别名。

十二重楼

又称“十二玉楼”、“十二层楼”,简称“重楼”,也称“重堂”、“重环”。指喉下之十二节气管。《黄庭内景经·若得章》:“重重楼阁十二环。”务成子注曰:“谓喉咙十二环,相重在心上,心为绛宫,有象楼阁者也”。十二玉楼之说见于《道枢·调气篇》:“叩齿以集神,一咽再咽者皆三焉,战于十二玉楼”。重楼有时仅指喉咙。《黄庭内景经·黄庭章》:“重堂焕焕明八威。”务成子注曰:“重堂,喉咙名也,一名重楼,亦曰重环。”清代喉科专书《重楼玉钥》之名,其义也指喉咙。另中草药七叶一枝花也称重楼。

十二河源

指十二经络。《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三:“十二经络,为十二河源。”

十二经脉

又称十二河源。是气血运行的主要通道,与五脏六腑有直接的络属关系。十二经对称性地分布于人体两侧,阴经行于四肢内侧,属脏;阳经行于四肢外侧,属腑;手经行于上肢,足经行于下肢。十二经脉的循环径路为:手三阴经从胸腹走向手指末端,交手三阳经;手三阳经从手指末端走向头面部,交足三阳经;足三阳经从头面部走向足趾末端,交足三阴经;足三阴经从足趾末端走向胸腹,交手三阴经。十二经脉的气血循环始于肺,终于肝,其运行秩序为:手太阴肺经(食指端)、手阳明大肠经(鼻冀旁)、足阳明胃经(足大趾端)、足太阴脾经(心中)、手少阴心经(小指端)、手太阳小肠经(目内眦)、足太阳膀肮经(足小趾端)、足少阴肾经(胸中)、手跃阴心包经(无名指端)、手少阳三焦经(目外眦)、足少阳胆经(足大趾)、足厥阴肝经(肺中)。

十字街中

即祖窍。赵避尘《性命法诀明指》:“两眼中心,内有一管,为祖窍。发生先天真炁。”因之千峰派人手功夫,即守十字街中。

寸田尺宅

①指玄牝二物。《黄庭外景玉经》“寸田尺宅可理生”石和阳注:“青龙之田,白虎之宅。乾为寸,而坤为尺也。惟此可以理其长生。余皆不入大道之深微矣。惟此田宅,得入吾家。”②指丹田、黄庭。李涵虚注:“长生者,本人精气而成。发生恶死者,别无它法,但当吸母炁,炼子精,保一寸之丹田,居一尺之安宅,凝神聚气于其中,便可治吾生也。”③指目、面。梁丘子注:“目为寸田,面为尺宅。”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