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孚琛丹道讲坛:穷理尽性第二讲

胡孚琛

    我以前讲过,丹道之修炼,要有见地、修证、行愿三条,三条相比,行愿最重要。内丹学之系统工程,又称有理、事、法三项。其中理即弄清丹道的理论体系,法即师传法诀,事即修证程序。穷理和修证,皆为悟道而设。悟有解悟与证语之别,解悟为义理上的圆通,证悟为事相上的体证。法诀为证悟之入手法门,乃古仙修证之具体经验。法诀为术,穷理和修证为由术入道之途径。理与法相辅相成,互相印证,以增加丹士的见地。增加见地,实际上即是追求解悟的“穷理”功夫,其中不外学、问、思三法。学,首先要苦读丹经,一是向书本学习,二是向导师学习,三是向朋友学习。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仅能遍阅丹经,不能思考领悟,终是所得不多。修习丹道,首先要有悟性,只有领悟了道理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据我所知,自身阴阳的法诀、虚空阴阳的法诀,丹经中早已形诸文字,仅是无人点破,读者当面错过,见而不识罢了。读丹经而至“解悟”的程度,就可以象陈撄宁先生那样,为内丹学的研究做出学术贡献了。善学者必须善问,才叫会作学问。问就要能够起疑情,不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才能“穷理”愈深,学术研究也能不断深入。
    先讲读书,在丹道学中,丹经之祖,首推《参同契》。《参同契》将大易、黄老、炉火三事同参,遍及三元丹法,而偏重人元大丹,《悟真篇》重在破解《参同契》的人元大丹之旨。《许真君石函记》、《铜符铁券》重在天元,《抱朴子内篇》遍及诸术,尤重外丹。道教中一般都将《参同契》、《悟真篇》作为隐有丹法秘诀的宝典,特别是修习同类阴阳丹法者尤以此二书为重。然而少有人知,老子《道德经》和《黄帝阴符经》,更为人元大丹的秘典。老子《道德经》和庄子《南华经》一偏于阴阳双修,一偏于清净孤修,分别为内丹学南北二宗丹家所喜爱,《阴符经》更直揭丹家盗夺天地,逆转造化之理。《悟真篇》绝句云:“《阴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由此可知内丹学南宗创始人张伯端是如何重视《道德经》和《阴符经》的。《庄子》中有宇泰定的虚无丹法,《列子》中甚至有剑仙派的记载,都值得认真研究。在内丹家的传授中,不仅《道德经》、《南华经》、《列子》、《阴符经》被视为丹经,连《黄帝内经》、谭子《化书》和《周易》(包括《易经》和《易传》)这三部书也被看作丹家的宝典,是指导内丹修炼的著作。丹家修炼讲理、事、法,理上以《周易》、《道德经》、《黄帝内经》、《化书》等为主,是统一的;事和法上各派传授颇有分别,入室修炼各有各的法诀。《黄帝内经·素问》首卷《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生气通天论》、《金匮真言论》及《阴阳应象大论》等,诚为修道炼丹之通理。《参同契》云:“若夫至圣,不过伏羲,始画八卦,效法天地。文王帝之宗,循而演爻辞。夫子庶圣雄,十翼以辅之。三君天所挺,迭兴更御时”。显然以为丹道之理,首以大易为根基。《参同契》讲“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更是以大易奠定内丹学的理论体系,以黄帝和老子的著作为修炼法诀。《周易》、《老子》、《庄子》号称“三玄”,既为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也是丹道文化的要籍。在道教中,《周易》一书多为占验派所宗,丹鼎派对《周易》的探讨尚不深入,这是今后丹道学需加强研究的课题。《易经》和《说卦传》、《系辞传》等,本为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之学,乃老子亲授孔子的“性与天道”,可惜被俗儒误读,不明丹道其理解晓。实际上《周易》中隐藏着破解中国性命之学的密码,清代内丹家刘一明也曾意识到这一点,故著有《周易阐真》一书。《道德经》第33章全文为:“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这一章丹家世代秘传为同类阴阳人元大丹法诀,然学术界亦蒙然不晓,也须揭破其中真谛。
    另外,内丹学之实修,不仅要遍阅丹经,还要旁涉佛典。《坛经》、《心经》、《楞严经》、《楞伽经》、《金刚经》、《圆觉经》及大小止观法门,乃至瑜伽密宗典籍,皆应阅读参究。张伯端作《悟真篇》后多讲禅密,王重阳亦力倡三教一家,足见真正的丹道大师,必不排佛。欲修丹道,不参佛典,难得性功究竟。
    再讲思考,要创新道学,必须取古今中外之文明精华而一之,不当有门户之见。吾观袁焕仙之《维摩精舍丛书·灵岩语屑》中有以佛法解清净丹法之“五气朝元、神凝气府、三花聚顶、炼神还虚”诸功夫云:“金木水火土,五行安立,在身则心肝脾肺肾也。五气者,五行之气,即心肝脾肺肾之气也。当人手绾念珠,口持佛号,到一念不生时,脊梁自竖。脊梁既竖,心不外驰,则此心肝脾肺肾者,各得其位,互不相损。既不互损,其气自舒,执其舒气以示人,曰朝元。元者,始也,又心也。心本无心,因此一始而心乃心。若然,心即朝,朝即心,心与朝不二,然又不一,而朝元之义,悉尽于斯矣。当人届此,身得胜乐,全体如满溢状,而脐下小腹丹田处较甚,曰神凝气府。头顶似有风状,内触妙乐,曰三花聚顶。三花者,精气神也。顶以当人身相言,曰头顶,就当人心相说,曰法身。盖谓一心不异,胜行自起,则顶踵一如,诠名曰聚顶也,又至也,谓聚此而至矣。炼精化气者,一心不异,自然法我两忘,法我既亡,阴阳自配。天地配而生万物,夫妇配而生男女,自身阴阳配而生精,自然之运,法尔如是也。(注:此一句要特别注意,袁焕仙所教之佛法修炼功夫实亦为炼养“自身阴阳”)。所谓炼者,讵有他哉,直是故耳。充此精而沛全身,令得妙乐,令抗外邪,令运奔伸屈,时然而当者,气也。既有精生,即有气行,亦自然之运,法尔如是,所谓炼者,讵有他哉,亦直是故耳。然精与气皆有形有质,可意可度,而行此精与气者,觅之无物,着之无形,意且不得度,形又讵能居?谓果无也,然则运行此精此气者何物邪?谓果有邪,视之不可见,扪之不可得,听之不可闻,意之不可及,统如上说,无以名之,假名曰神。神也者,别乎用而言也。既有此精此气,即有主持此精此气之神。神,用也,亦犹有物必有用,无用不成物也。所谓炼者,亦直是故耳,讵有他哉。炼神还虚者,谓此精此气此神,本无一物,一时缘会假现,缘灭即亡,实无实法,何有还处,若有还处,宁曰虚邪?当人念持佛号,到无念而念,念而无念时,忽然认识自己,了彻本心,方知由来成佛,身住净土,亦已久也,曰东曰西,不亦远乎!届此,然后自捡,精也是它,气也是它,神也是它。所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风云雷雨,山河大地,人我是非,一切一切,已举未举,无不是它,而又丝毫迹相不留,半点朕兆不寓,然又不住在是它不是它里,即孟子所谓大丈夫也。然后才可以说大话,说小话,常说话,常不说话,如理而说,如实而说,非理而说,如妄而说。不然,且慢开口,何以故,阎王老子在汝背后,不许乱统”。袁焕仙先生以佛法比附清净丹法之语尽录于此,足见仙佛本有相通处,不必互相是非。二十年前,钱学森教授建议我从自然科学改行研究丹道,我原以为这是一个偏僻的研究领域,仅能对人体生命科学做出贡献,离社会较远,更无政治意义。近些年才知道,内丹学不仅涉及脑科学、生理心理学的现代科学前沿,是破解人类生命和心灵奥秘的最有科学价值的研究课题;而且是现代心身观或曰心智哲学(Philosophy  of  mind或译为心灵哲学)的前沿。内丹学同时又是中国哲学最重要的文化背景,不懂丹道,就没法真正弄懂道教,也不会真正理解道家哲学,无法与古人心灵交通,也不可能体悟到整个中国哲学乃至东方文化的真谛,达不到哲学研究的高水平。更使我始料未及的是,丹道法诀不仅是属于道教的,而且也是佛教禅宗、密宗、瑜珈术乃至印度教性力派、伊斯兰教苏菲派等教派修炼传法的依据。同时,丹道法诀还是中国明清时代佛道融汇的民间宗教,如白莲教、八卦教、闻香教、红阳教等布道传法的依据,又是近代社会一切会道门、邪教、帮会团体、各种门派的气功组织、武术门派传功授法招徕信徒的核心机密。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因为人体是统一的,人体生命和心灵的规律也是统一的,丹道法诀抓住了人体生命和心灵的基本规律,凡进行人体生命和心灵修炼的门派概莫能脱开丹道法诀,只不过入手法门不同、目标高低不同、理解深浅不同,才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结果。我研读过佛道等多种教派的典籍,又调查过社会上流传的大量宝卷、武功秘籍、神功法典等手抄本、油印本,发现其修持法诀无不与丹道相通,实则皆以丹道法诀作支柱,这些表面上五花八门的教派实际上是用不同手法搞得同一个东西,本质上是统一的、相容的。这样,丹道显然涉及社会政治领域,又涉及科学、哲学与宗教学领域,其研究价值迟早会被人们所认识。
    后讲起疑情,丹经和佛道典籍中许多记载和论断,甚至千百年来视为定论的东西,都不可盲从,要善于怀疑旧东西,发现新东西。例如由前引《灵岩语屑》袁焕仙先生所传佛法修证功夫,自承即自身阴阳丹法。如今世上所传伍柳派之清净丹法,皆自诩为人元大丹唯一正宗法门,斥身外同类阴阳丹法为邪径。然而这不仅与《悟真篇》、《无根树》之旨不合,且积年累月运转河车,虽见到不少光影,但衰老病死,依然如故,这岂不令人生疑?而暗中流传的男女双修之术,又抽缩提吸,做作百般,追求九次性高潮(九至)之乐,终于精耗神疲,不见实效,岂非自欺欺人?少数未得龙虎丹法全诀者,仅据其筑基一节功法,如获至宝,只知上关口鼻吹嘘,不知中关下关法诀,岂不闻紫阳翁《悟真篇》有云:“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妄施为。饶君吐纳经千载,争得金乌搦兔儿?”丹道之研究,立足于科学,可以怀疑,可以比较,可以试验。密宗之修持,立足于宗教,不准怀疑尝试,一入其门,终生不能退转,以培养忠实宗教信徒为目标。佛教之四禅八定,类似于北派自身阴阳之清净丹法,较重性功;而密宗、瑜伽修气脉、明点乃至双身法,则重命功,与同类阴阳丹法相似。年轻人好奇心重,拜师灌顶而入佛密,想探究其效果,以和丹道作比较,孰不知密宗修炼最忌退转,三心二意,结果佛道两误,一事无成。无上瑜伽、密宗对入道者年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并非人人可修,且欲得大成就,绕不开双身法的限制。其中宁玛派大圆满功法,虽说不须双身法,能肉身虹化。然虹化现象是一种肉体自燃现象还是成佛的证验,也须做科学研究来剖析其秘密,才能被学术界认可。其他如颇瓦法,年轻人修持者甚众,其开顶灌顶,诸多功夫,是否对炼养人体精气神,延长寿命确有益处,或者仅利于灵魂出壳,都须搞个清楚明白。丹道学需要重新认识和研究的问题还多,兹不一一例举。
    顺便说明,据我多年治学的悟解,发现自汉世至今,二千多年,学术界对先秦诸子典籍多有误读,其中对三玄(《周易》、《老子》、《庄子》)误读尤甚。魏晋名士以三玄独标新意,而成玄学,然他们多为学术根基不深的青年,性情浮躁,对诸子典籍肆意删改整理,致使古籍失真。郭象擅自删去《庄子》中十九篇文章,余下的文章又歪曲庄子原意,误导后世学者。《周易》自王弼掃除象数改为义理之学,不仅丢失先秦巫筮之学,且歪曲老子授于孔子的“性与天道”之学。其实《周易大传》皆为孔门弟子记述孔丘晚年讲授《易经》的著述,这和《论语》基本相似。《系辞》、《说卦》及帛书之《易之要》等,其中心思想为“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乃真正的孔门性命之学,可惜皆被后世儒家冷落。真正理解这一点的为东汉魏伯阳,为《周易参同契》。魏伯阳将《周易》、黄老之道、炉火之事三家相参作《参同契》,号称“万古丹经王”,创立丹道学。他在《参同契》中明言继承了伏羲、文王、孔子三圣之学。由此可知,我论定内丹学集中了我国道、释、儒、医诸家文化之精华,是有根据的。
    《易·说卦》讲“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这句话实际上是中国性命之学的纲要,是人体生命系统工程的基本步骤,是内丹学的修炼法诀。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释、道三教,其核心皆是“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之学,不过层次深浅有所不同而已。儒家罕言性命,其重点只在“穷理”,故只能以儒家伦理规范其行为,以“内圣”的道德修养而求治国平天下的“外王”之道。佛教禅宗以“明心见性”为究竟,比儒家深入一步,达到了“穷理尽性”的境界。道家内丹学在“见性”之后,还有大事做,将性功修炼称作“玉液还丹”,命功继之完成才叫“金液还丹”,由此完成“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丹道程序。以上所论,实是一般而言,因为三教中皆别有真传,从“穷理”中切入性命之学,如忠孝净明道以“忠孝”之儒家伦理切入丹道,亦可达真人境界。李涵虚《道窍谈》云:“性命双修,此本成仙、作佛、为圣之大旨。或谓佛修性,仙修命,儒治世,分别门户,盖不深究其宗旨也。愚按佛重性,而其中实有教外别传,非不有命也,特秘言耳。其重性功者,盖欲人从性立命,能使性量恢宏,照十方而无边无际也”。自其同者言之,三教一家;自其异者言之,毕竟各有偏重,然都离不开“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大纲。要之,内丹学就是性命之学,在学问上分为性学与命学,在修炼上分为性功和命功,以修炼人元大丹为基本功法。
何谓性命?张松谷《丹经指南》云:“灵光一点,浩气常存,本来面目,性也。玄关一窍,先天至精,真一之气,命也。性即神也,命即气也。神凝则气固,气聚则神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真人云:‘神是性兮气是命,神不外驰气自定。本来二物互相亲,失却将何为把柄?””丹家讲“参透性命二字,胜读丹经千卷”,我为此遍阅丹经,私以为三阳道人张松谷这几句话,实是说到点子上,其中“凝神”之法,则是由性功转入命功的关键。丹家以“玉液还丹”了性之后,须以“金液还丹”了命,以完成“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工程。在这项工程中,命功受条件限制做起来不容易,往往先从性功入手成就玉液还丹,故曹文逸《灵源大道歌》云:“形神虽曰两难全,了命未能先了性”。性功纯熟,于静定之中,生出真炁,真炁如原始星云般旋转,中心一穴,称作炁穴。丹家讲“昔日遇师真口诀,只是凝神入炁穴”,如此神入炁中,神炁相抱,如入穴中,即是炁穴,也是玄窍。张三丰《道言浅近说》云:“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即是道家层次,一步赶步功夫。何谓穷理?读真函,访真诀,观造化,参河洛。趁清闲以保气,守精神以筑基。一面穷理,一面尽性,乃有不坏之形躯,以图不死之妙药。性者内也,命者外也,以内接外,合而为一,则大道成矣。‘以至于”三字,明明有将性立命、后天返先天口诀在内。特无诚心人,再求诀中诀以了之也”。   
    我以前讲过,丹道之修炼,要有见地、修证、行愿三条,三条相比,行愿最重要。内丹学之系统工程,又称有理、事、法三项。其中理即弄清丹道的理论体系,法即师传法诀,事即修证程序。穷理和修证,皆为悟道而设。悟有解悟与证语之别,解悟为义理上的圆通,证悟为事相上的体证。法诀为证悟之入手法门,乃古仙修证之具体经验。法诀为术,穷理和修证为由术入道之途径。理与法相辅相成,互相印证,以增加丹士的见地。增加见地,实际上即是追求解悟的“穷理”功夫,其中不外学、问、思三法。学,首先要苦读丹经,一是向书本学习,二是向导师学习,三是向朋友学习。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仅能遍阅丹经,不能思考领悟,终是所得不多。修习丹道,首先要有悟性,只有领悟了道理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据我所知,自身阴阳的法诀、虚空阴阳的法诀,丹经中早已形诸文字,仅是无人点破,读者当面错过,见而不识罢了。读丹经而至“解悟”的程度,就可以象陈撄宁先生那样,为内丹学的研究做出学术贡献了。善学者必须善问,才叫会作学问。问就要能够起疑情,不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才能“穷理”愈深,学术研究也能不断深入。
    先讲读书,在丹道学中,丹经之祖,首推《参同契》。《参同契》将大易、黄老、炉火三事同参,遍及三元丹法,而偏重人元大丹,《悟真篇》重在破解《参同契》的人元大丹之旨。《许真君石函记》、《铜符铁券》重在天元,《抱朴子内篇》遍及诸术,尤重外丹。道教中一般都将《参同契》、《悟真篇》作为隐有丹法秘诀的宝典,特别是修习同类阴阳丹法者尤以此二书为重。然而少有人知,老子《道德经》和《黄帝阴符经》,更为人元大丹的秘典。老子《道德经》和庄子《南华经》一偏于阴阳双修,一偏于清净孤修,分别为内丹学南北二宗丹家所喜爱,《阴符经》更直揭丹家盗夺天地,逆转造化之理。《悟真篇》绝句云:“《阴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由此可知内丹学南宗创始人张伯端是如何重视《道德经》和《阴符经》的。《庄子》中有宇泰定的虚无丹法,《列子》中甚至有剑仙派的记载,都值得认真研究。在内丹家的传授中,不仅《道德经》、《南华经》、《列子》、《阴符经》被视为丹经,连《黄帝内经》、谭子《化书》和《周易》(包括《易经》和《易传》)这三部书也被看作丹家的宝典,是指导内丹修炼的著作。丹家修炼讲理、事、法,理上以《周易》、《道德经》、《黄帝内经》、《化书》等为主,是统一的;事和法上各派传授颇有分别,入室修炼各有各的法诀。《黄帝内经·素问》首卷《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生气通天论》、《金匮真言论》及《阴阳应象大论》等,诚为修道炼丹之通理。《参同契》云:“若夫至圣,不过伏羲,始画八卦,效法天地。文王帝之宗,循而演爻辞。夫子庶圣雄,十翼以辅之。三君天所挺,迭兴更御时”。显然以为丹道之理,首以大易为根基。《参同契》讲“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更是以大易奠定内丹学的理论体系,以黄帝和老子的著作为修炼法诀。《周易》、《老子》、《庄子》号称“三玄”,既为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也是丹道文化的要籍。在道教中,《周易》一书多为占验派所宗,丹鼎派对《周易》的探讨尚不深入,这是今后丹道学需加强研究的课题。《易经》和《说卦传》、《系辞传》等,本为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之学,乃老子亲授孔子的“性与天道”,可惜被俗儒误读,不明丹道其理解晓。实际上《周易》中隐藏着破解中国性命之学的密码,清代内丹家刘一明也曾意识到这一点,故著有《周易阐真》一书。《道德经》第33章全文为:“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这一章丹家世代秘传为同类阴阳人元大丹法诀,然学术界亦蒙然不晓,也须揭破其中真谛。
    另外,内丹学之实修,不仅要遍阅丹经,还要旁涉佛典。《坛经》、《心经》、《楞严经》、《楞伽经》、《金刚经》、《圆觉经》及大小止观法门,乃至瑜伽密宗典籍,皆应阅读参究。张伯端作《悟真篇》后多讲禅密,王重阳亦力倡三教一家,足见真正的丹道大师,必不排佛。欲修丹道,不参佛典,难得性功究竟。
    再讲思考,要创新道学,必须取古今中外之文明精华而一之,不当有门户之见。吾观袁焕仙之《维摩精舍丛书·灵岩语屑》中有以佛法解清净丹法之“五气朝元、神凝气府、三花聚顶、炼神还虚”诸功夫云:“金木水火土,五行安立,在身则心肝脾肺肾也。五气者,五行之气,即心肝脾肺肾之气也。当人手绾念珠,口持佛号,到一念不生时,脊梁自竖。脊梁既竖,心不外驰,则此心肝脾肺肾者,各得其位,互不相损。既不互损,其气自舒,执其舒气以示人,曰朝元。元者,始也,又心也。心本无心,因此一始而心乃心。若然,心即朝,朝即心,心与朝不二,然又不一,而朝元之义,悉尽于斯矣。当人届此,身得胜乐,全体如满溢状,而脐下小腹丹田处较甚,曰神凝气府。头顶似有风状,内触妙乐,曰三花聚顶。三花者,精气神也。顶以当人身相言,曰头顶,就当人心相说,曰法身。盖谓一心不异,胜行自起,则顶踵一如,诠名曰聚顶也,又至也,谓聚此而至矣。炼精化气者,一心不异,自然法我两忘,法我既亡,阴阳自配。天地配而生万物,夫妇配而生男女,自身阴阳配而生精,自然之运,法尔如是也。(注:此一句要特别注意,袁焕仙所教之佛法修炼功夫实亦为炼养“自身阴阳”)。所谓炼者,讵有他哉,直是故耳。充此精而沛全身,令得妙乐,令抗外邪,令运奔伸屈,时然而当者,气也。既有精生,即有气行,亦自然之运,法尔如是,所谓炼者,讵有他哉,亦直是故耳。然精与气皆有形有质,可意可度,而行此精与气者,觅之无物,着之无形,意且不得度,形又讵能居?谓果无也,然则运行此精此气者何物邪?谓果有邪,视之不可见,扪之不可得,听之不可闻,意之不可及,统如上说,无以名之,假名曰神。神也者,别乎用而言也。既有此精此气,即有主持此精此气之神。神,用也,亦犹有物必有用,无用不成物也。所谓炼者,亦直是故耳,讵有他哉。炼神还虚者,谓此精此气此神,本无一物,一时缘会假现,缘灭即亡,实无实法,何有还处,若有还处,宁曰虚邪?当人念持佛号,到无念而念,念而无念时,忽然认识自己,了彻本心,方知由来成佛,身住净土,亦已久也,曰东曰西,不亦远乎!届此,然后自捡,精也是它,气也是它,神也是它。所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风云雷雨,山河大地,人我是非,一切一切,已举未举,无不是它,而又丝毫迹相不留,半点朕兆不寓,然又不住在是它不是它里,即孟子所谓大丈夫也。然后才可以说大话,说小话,常说话,常不说话,如理而说,如实而说,非理而说,如妄而说。不然,且慢开口,何以故,阎王老子在汝背后,不许乱统”。袁焕仙先生以佛法比附清净丹法之语尽录于此,足见仙佛本有相通处,不必互相是非。二十年前,钱学森教授建议我从自然科学改行研究丹道,我原以为这是一个偏僻的研究领域,仅能对人体生命科学做出贡献,离社会较远,更无政治意义。近些年才知道,内丹学不仅涉及脑科学、生理心理学的现代科学前沿,是破解人类生命和心灵奥秘的最有科学价值的研究课题;而且是现代心身观或曰心智哲学(Philosophy  of  mind或译为心灵哲学)的前沿。内丹学同时又是中国哲学最重要的文化背景,不懂丹道,就没法真正弄懂道教,也不会真正理解道家哲学,无法与古人心灵交通,也不可能体悟到整个中国哲学乃至东方文化的真谛,达不到哲学研究的高水平。更使我始料未及的是,丹道法诀不仅是属于道教的,而且也是佛教禅宗、密宗、瑜珈术乃至印度教性力派、伊斯兰教苏菲派等教派修炼传法的依据。同时,丹道法诀还是中国明清时代佛道融汇的民间宗教,如白莲教、八卦教、闻香教、红阳教等布道传法的依据,又是近代社会一切会道门、邪教、帮会团体、各种门派的气功组织、武术门派传功授法招徕信徒的核心机密。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因为人体是统一的,人体生命和心灵的规律也是统一的,丹道法诀抓住了人体生命和心灵的基本规律,凡进行人体生命和心灵修炼的门派概莫能脱开丹道法诀,只不过入手法门不同、目标高低不同、理解深浅不同,才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结果。我研读过佛道等多种教派的典籍,又调查过社会上流传的大量宝卷、武功秘籍、神功法典等手抄本、油印本,发现其修持法诀无不与丹道相通,实则皆以丹道法诀作支柱,这些表面上五花八门的教派实际上是用不同手法搞得同一个东西,本质上是统一的、相容的。这样,丹道显然涉及社会政治领域,又涉及科学、哲学与宗教学领域,其研究价值迟早会被人们所认识。
    后讲起疑情,丹经和佛道典籍中许多记载和论断,甚至千百年来视为定论的东西,都不可盲从,要善于怀疑旧东西,发现新东西。例如由前引《灵岩语屑》袁焕仙先生所传佛法修证功夫,自承即自身阴阳丹法。如今世上所传伍柳派之清净丹法,皆自诩为人元大丹唯一正宗法门,斥身外同类阴阳丹法为邪径。然而这不仅与《悟真篇》、《无根树》之旨不合,且积年累月运转河车,虽见到不少光影,但衰老病死,依然如故,这岂不令人生疑?而暗中流传的男女双修之术,又抽缩提吸,做作百般,追求九次性高潮(九至)之乐,终于精耗神疲,不见实效,岂非自欺欺人?少数未得龙虎丹法全诀者,仅据其筑基一节功法,如获至宝,只知上关口鼻吹嘘,不知中关下关法诀,岂不闻紫阳翁《悟真篇》有云:“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妄施为。饶君吐纳经千载,争得金乌搦兔儿?”丹道之研究,立足于科学,可以怀疑,可以比较,可以试验。密宗之修持,立足于宗教,不准怀疑尝试,一入其门,终生不能退转,以培养忠实宗教信徒为目标。佛教之四禅八定,类似于北派自身阴阳之清净丹法,较重性功;而密宗、瑜伽修气脉、明点乃至双身法,则重命功,与同类阴阳丹法相似。年轻人好奇心重,拜师灌顶而入佛密,想探究其效果,以和丹道作比较,孰不知密宗修炼最忌退转,三心二意,结果佛道两误,一事无成。无上瑜伽、密宗对入道者年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并非人人可修,且欲得大成就,绕不开双身法的限制。其中宁玛派大圆满功法,虽说不须双身法,能肉身虹化。然虹化现象是一种肉体自燃现象还是成佛的证验,也须做科学研究来剖析其秘密,才能被学术界认可。其他如颇瓦法,年轻人修持者甚众,其开顶灌顶,诸多功夫,是否对炼养人体精气神,延长寿命确有益处,或者仅利于灵魂出壳,都须搞个清楚明白。丹道学需要重新认识和研究的问题还多,兹不一一例举。
    顺便说明,据我多年治学的悟解,发现自汉世至今,二千多年,学术界对先秦诸子典籍多有误读,其中对三玄(《周易》、《老子》、《庄子》)误读尤甚。魏晋名士以三玄独标新意,而成玄学,然他们多为学术根基不深的青年,性情浮躁,对诸子典籍肆意删改整理,致使古籍失真。郭象擅自删去《庄子》中十九篇文章,余下的文章又歪曲庄子原意,误导后世学者。《周易》自王弼掃除象数改为义理之学,不仅丢失先秦巫筮之学,且歪曲老子授于孔子的“性与天道”之学。其实《周易大传》皆为孔门弟子记述孔丘晚年讲授《易经》的著述,这和《论语》基本相似。《系辞》、《说卦》及帛书之《易之要》等,其中心思想为“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乃真正的孔门性命之学,可惜皆被后世儒家冷落。真正理解这一点的为东汉魏伯阳,为《周易参同契》。魏伯阳将《周易》、黄老之道、炉火之事三家相参作《参同契》,号称“万古丹经王”,创立丹道学。他在《参同契》中明言继承了伏羲、文王、孔子三圣之学。由此可知,我论定内丹学集中了我国道、释、儒、医诸家文化之精华,是有根据的。
    《易·说卦》讲“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这句话实际上是中国性命之学的纲要,是人体生命系统工程的基本步骤,是内丹学的修炼法诀。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释、道三教,其核心皆是“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之学,不过层次深浅有所不同而已。儒家罕言性命,其重点只在“穷理”,故只能以儒家伦理规范其行为,以“内圣”的道德修养而求治国平天下的“外王”之道。佛教禅宗以“明心见性”为究竟,比儒家深入一步,达到了“穷理尽性”的境界。道家内丹学在“见性”之后,还有大事做,将性功修炼称作“玉液还丹”,命功继之完成才叫“金液还丹”,由此完成“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丹道程序。以上所论,实是一般而言,因为三教中皆别有真传,从“穷理”中切入性命之学,如忠孝净明道以“忠孝”之儒家伦理切入丹道,亦可达真人境界。李涵虚《道窍谈》云:“性命双修,此本成仙、作佛、为圣之大旨。或谓佛修性,仙修命,儒治世,分别门户,盖不深究其宗旨也。愚按佛重性,而其中实有教外别传,非不有命也,特秘言耳。其重性功者,盖欲人从性立命,能使性量恢宏,照十方而无边无际也”。自其同者言之,三教一家;自其异者言之,毕竟各有偏重,然都离不开“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大纲。要之,内丹学就是性命之学,在学问上分为性学与命学,在修炼上分为性功和命功,以修炼人元大丹为基本功法。
何谓性命?张松谷《丹经指南》云:“灵光一点,浩气常存,本来面目,性也。玄关一窍,先天至精,真一之气,命也。性即神也,命即气也。神凝则气固,气聚则神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真人云:‘神是性兮气是命,神不外驰气自定。本来二物互相亲,失却将何为把柄?””丹家讲“参透性命二字,胜读丹经千卷”,我为此遍阅丹经,私以为三阳道人张松谷这几句话,实是说到点子上,其中“凝神”之法,则是由性功转入命功的关键。丹家以“玉液还丹”了性之后,须以“金液还丹”了命,以完成“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工程。在这项工程中,命功受条件限制做起来不容易,往往先从性功入手成就玉液还丹,故曹文逸《灵源大道歌》云:“形神虽曰两难全,了命未能先了性”。性功纯熟,于静定之中,生出真炁,真炁如原始星云般旋转,中心一穴,称作炁穴。丹家讲“昔日遇师真口诀,只是凝神入炁穴”,如此神入炁中,神炁相抱,如入穴中,即是炁穴,也是玄窍。张三丰《道言浅近说》云:“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即是道家层次,一步赶步功夫。何谓穷理?读真函,访真诀,观造化,参河洛。趁清闲以保气,守精神以筑基。一面穷理,一面尽性,乃有不坏之形躯,以图不死之妙药。性者内也,命者外也,以内接外,合而为一,则大道成矣。‘以至于”三字,明明有将性立命、后天返先天口诀在内。特无诚心人,再求诀中诀以了之也”。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