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真篇导读》序

张振国

一、张伯端其人其书     

     求生是人最原始最本能的欲望,如何提高生活的质量,使人健康长寿是值得永远探索的课题。渊源流长的我国传统养生文化,它是前人经验的总结,是十分可贵的遗产。尤其是道家、道教的内炼丹法,不管是静的还是动的,是文的还是武的,在海内还是在海外都产生过或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从现存的文献资料来看,被史家认为是丹经之王的《周易参同契》集外丹和内丹修炼之大成,在东汉直至宋代这漫长的岁月,爱好修炼的人士,包括上层显赫之士,无不受到它的影响。宋朝的张伯端发挥《周易参同契》的理论,援佛入道,主张性命双修,先命后性,结合自己的修炼实践,写出了《悟真篇》,用歌诗的形式,借用外丹烧炼的名称,依托卦象传播内炼的药物、鼎炉、火候、防危等丹经必须的知识。《四库提要》称其为:“是书专明金丹之要,与魏伯阳《参同契》,道家并推为正宗。”行世以后,备受推崇,于是注家蜂起,阐幽显微,因之门派林立,绵延不绝。九百多年过去了,但《悟真篇》在炼养方面的价值依然存在。    张伯端(983年~1082年)字平叔,一名用成,号紫阳,浙江天台人。生活在外丹修炼日见萎缩,内丹修炼日臻兴盛的北宋。薛道光(薛式)《悟真篇记》说:“张平叔先生者,天台人,少业进士,坐累谪岭南兵籍。治平中先大父龙图公诜帅桂林,取置帐下典机事,公移他镇皆以自随。最后公薨于成都,平叔转徙秦陇,久之,事扶风马默处厚于河东,处厚被召,临行,平叔以此书授之曰,平生所学尽在是矣,愿公流布当有因书而会意者。”(见《道藏》二册九六八页)《张真人本末》:“紫阳真人乃天台缨络街人,先名伯端字平叔,后名用成。少无名不学,浪迹云水。晚传混元之道未备 孜孜访问徧历四方。熙宁中陆公龙图锐镇成都乃依以游蜀任四川节度制置使安抚司参议。於已酉岁遂遇异人传火候之秘,其道乃成。”《悟真篇自序》:“仆幼亲善道,涉猎三教经书,以至刑法,书算、医卜、战阵、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惟金丹一法,阅尽群经及诸家歌诗、论、契,皆云: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朱砂,白金黑锡,坎男离女,能成金液还丹,终不言真铅真汞是何物色。不说火候法度,温养指归。加以后世迷徒,恣其臆说,将先圣典教,妄行笺注,乖讹万状。不唯紊乱仙经,抑亦惑误后学。仆以至人未遇,口诀难逢,遂至寝食不安,精神疲悴。虽询求遍于海岳,请益尽于贤愚,皆莫能通晓真宗,开照心腑。后至熙宁二年己酉岁,因随龙图陆公入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     
     从上面的引文可以看出张伯端在六十岁以前是碌碌无为的,尽管他自幼好学博学,但因未遇名师,未得真诀,所以还是一事无成。如果他确实生于983年(一说生于987年)到熙宁二年,即1069年,他已经八十六岁的时候,才从真人那里得到金丹、药物、火候之诀,真正传混元之道当从这时开始。    他深知“后世迷徒,恣其臆说,将先圣典教,妄行笺注,乖讹万状。不唯紊乱仙经,抑亦惑误后学。”的后果,他既力排异端邪说,又主张“万卷丹书语总同”,所以兼采儒佛之理,提倡三教归一之说。他一面传金丹之道,一面积累《悟真篇》的素材,写出了至今仍有巨大影响的悟真之作。    从“罄所得成律诗九九八十一首,号曰《悟真篇》。内七言四韵一十六首,以表二八之数。绝句六十四首,按诸周卦。五言一首,以象太乙。续添《西江月》一十二首,以周岁律”,尤其是一个“续”字,根据这些话推断,开始时《悟真篇》并没有系统的构思,也不是短时间完成的作品,他是为了适应二八斤两、对应六十四卦、配合太乙之象、符合一年十二个月,才凑足这些数目的。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有些作品内容上显得重复。或许是这个原因,《又西江月一首》等,被疑为后人续添。    张伯端写完九十一首歌诗后,觉得对于“本源真觉之性,有所未尽,又作为歌颂乐府及杂言等,附之卷末。庶几达本明性之道尽于此矣”这些歌诗乐府杂言当是九十一首以外的作品,所指应是“又西江月一首”即“丹是色身至宝”和“七绝五首”即“饶君”“投胎”“鉴形”“释氏”“俗言”这些作品。但从“又作为歌颂乐府及杂言等”来看,文体和以前的作品风格却对不起来。又清董德宁《悟真篇正义》:“按此五首之诗虽言旁门之学,以及修性之徒,总亦无甚深奥之意,且篇中已言之屡矣,又其原序中,并不言及有此,疑亦后人所作。”可是宋代陈楠的《修真十书·翠虚篇》中说;“不见〈翠虚篇〉内说‘真金起屋几时枯”是引此诗中之句。谅无差谬,是以录之。”清刘一明《道书十二种》说:“性宗乃《悟真篇外集》,仙翁著《悟真篇》之后,尚恐本源之性有所未究,又作为歌颂乐府及杂言等,附之卷末,以备性命双修之道也。”显然是指现行的《悟真性宗直指》。历来被编入外集,多出来的六首作品虽真伪难辩,但毕竟被多数人认同。不管后人如何损益增删,都无损于《悟真篇》的光辉。    《悟真篇》成稿后,因“处厚被召,临行,平叔以此书授之曰,平生所学尽在是矣,愿公流布当有因书而会意者。”马处厚将此书交给张坦夫,“坦夫复以传先考宝文公,余(薛道光)时童亦在旁窃取而读之,不能通也。”清代仇兆鳌《悟真篇集注》卷首《陆彦孚记》中有几乎与上述相同的记叙,但不同的是说张坦夫传于陆彦孚之父,彦孚幼时曾见过《悟真篇》,只因年幼而不能读懂。彦孚晚年好道,才将此书刊行而流布。此说似不可取。《悟真篇》刊行后六年张伯端仙去。 
二、《悟真篇》基本内容

     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在《悟真篇》名下的作品有七言四韵十六首,七言绝句六十四首,五言四韵一首,西江月十二首,又西江月一首,七绝五首,这些作品传统地编为上中下三卷。外篇有《悟真性宗直指》,《金丹四百字(并序)》,《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悟真性宗直指》是性功的重要内容,安排在外篇之首是为了让它和命功紧密联系在一起。其余两篇作为对上中下三卷的补充,所以收在同一卷宗。《悟真篇拾遗》又称《悟真外篇》,有《读周易参同契》,《赠白龙洞刘道人歌》,《石桥歌》、《后序原文》等四篇组成。    上卷即七言四韵十六首,是总论。北宋时期由于皇室的重视,道教得到振兴,连著名的理学大师也基本上不排斥道教,士大夫信奉道教成为风气,排斥道教的言论和行为比起前朝要少得多。毫无异议,以入世为主的道教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宫阙里巷,崇尚内丹修炼蔚为新风。即使这样,总有顽愚之徒,于是张伯端发出了“不求大道出迷途,纵负贤才不丈夫”的呼喊,发出了“人生虽有百年期,寿夭穷通莫预知”的忠告和“大药不求争得遇,遇之不炼是愚痴”的批评;帮助大家明确方向“学仙须是学天仙,唯有金丹最的端”,启发修士树立信心“人人本有长生药,自是迷途枉摆抛”。指明修炼的关键在于阴阳得类和调停火候,技巧在于坎离颠倒,最高境界是玄珠成象、返本归原,最终目的是“寿永天地”。针对当时内丹理论丰富,门派众多的现象,张伯端告戒说:“万卷仙经语总同,金丹只此是根宗”即坤位乾宫。如何做到“依他坤位生成体,种在乾家交感宫”那当是绝句六十四首所述的内容了。    中卷即绝句六十四首可以看作是分论,在分论中也有总分之别。因散见于诗中,在内容上有些是重复出现的,所以要具体地分出何总何分是有一定的困难。次序上也较随意,从宏观上看六十四首绝句主要讲述丹经的理论来源,药物,鼎炉,火候,抽添,性命双修,先命后性。刘一明将六十一首作品所述的主旨一一列出。他认为1、2言鼎炉;3、4言偃月炉;5、6、7、8言真铅;9、10言用铅和不用铅;11总论铅汞;12言虚无一气;13言坎离;14言戊己;15、16言坎离颠倒和取铅填离;17言五行;18言二弦;19、20言调和;21言龙虎;22、23、24言炼己;25、26言金公姹女;27、28言火候;29言采药火候;30言抽添火候;31、32言温养与结胎;33言阴阳归中;34言沐浴;35言文烹武炼;36、37言卦意;38言庚申;39、40言玄牝;41言性情;42言有为;43言雌雄;44言有无;45、46言服丹;47言丹自内结;48言药自外来;49言内外丹;50言阳精;51言返本;52言慧剑(还丹);53言调和性情;54言渐顿;55言结丹至易;56言用好我与天;57言盗机,即及时采药;58言穷理;59言求师;60言息机;61言止足;62、63言生杀;64言混俗和光。    下卷即所收十九首词,基本上以西江月曲牌为主,是对前面内容的归纳总结。    外篇韵文有32首,主要是以“歌”尤其是用“颂”这种文学样式来阐明性命双修的道理。张伯端写完99首诗词后发现“篇集既成之后,又觉其中惟谈养命固形之术而于本源真觉之性,有所未究”,于是增写了专言性功的歌诗,教诲修真之士察心观性,以儒养仁,以佛培性,事事处处,无分大小,弃恶从善,脱离诸相,才能无为自用,顿超彼岸。否则纵有千种奇妙丹法,终因根性迷失,亦难于成丹而交臂于成仙得道。命之不存,性将附焉?因性失命,因命害性都不能悟得无上至真妙觉之道。所以说这32首杂言是进一步体现了张伯端“教虽三分,道乃归一”的三教合一思想。性功炼心,拓展生命境界;命功炼形,实现生命物质的转化,最后达到性命双修,实现生命的超越。    另外,《金丹四百字》、《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都被刊入〈正统道藏〉,虽然题有“张伯端”,“张平叔”之名,但历来有伪托之议。就其内容来看,与前99首诗词是一致的,不妨把它当作用时文写成的丹书,可以帮助理解上中下三卷丹诗的含义。现在一并收入《外三种》。    《悟真外篇》中的《读周易参同契》主要讲述乾坤、阴阳、五行与八卦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依靠设象来说明,“百姓日用不知,圣人能究本源”,一旦知道源头,就要效法乾坤,掌握阴阳造化,夺一身之正气,但修真上士“不在乎泥象执文”。《赠白龙洞刘道人歌》实际上是卷一中一、三、五、七首律诗内容的演绎,同时表现了他对“竟向山中寻草木”的否定。《石桥歌》是浓缩了的《悟真篇》,“山北穴中藏猛虎”、“山南潭底隐蛟龙”“二兽相逢斗一场”着重谈了沿着任督二脉运气,坎离交会产玄珠;“无昼夜,要绵绵,聚散周天火候全”、“木生火,金生水,水火须分前后队”这是讲述五行与火候要匹配;“妙道不离自家身,岂在千山并万水”,鼓励修真之士寻师觅玄旨,区别真伪丹法,坚持修炼,争取早日与道合真。

三、内丹理论的渊源    

     我国的养生理论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有相当的发展,出土文物可证。《行气玉佩铭》共45字,每一面刻三个字,刻在十二面体的小玉柱上,其中九个字重复出现,经考古学家认定是战国初期的作品。郭沫若《奴隶制时代*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将四十五个字解释为:“行气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固,固则萌,萌则长;长则退,退则天,天几舂在上,地之舂在下,顺则生,逆则死。”不过这一理论没有直接影响《悟真篇》丹法思想。尽管张伯端丹经理论来源是多方面的,但《行气玉佩铭》没有成为他丹法理论根本渊源。清朱元育《悟真阐幽》直截了当说《悟真篇》:“此书源头出自《阴符》、《道德》两经,其作用则略仿《参同契》。大抵是恐泄天机,不敢直说。故有药物、炉鼎、火候之法象,有乾坤、坎离、龙虎、铅汞之寓言。”作为道家他首推《道德经》,对其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顺生思想作了发挥。他在第十二首中吟“道自虚无生一气,便从一气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三体重生万物昌。”这是顺生,离不开生老病死。道是虚无中的先天一气,永远不会枯竭衰亡。作为一个人,他所具有的先天之气因为烦恼是会一天天耗散,具体表现为一生二,二在人体就是阴阳,就是坎离,也就是元精、元神。元精下滑,元神上飞直接导致先天之气的耗散。要使它不消散,就要想办法“归根复命”。如能懂得“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的道理,笃信不移,努力加以实践,使三归二,二归一,一归于先天,这就是逆修成仙,相当于佛教的“净意”说。第51首“万物芸芸各返根,返根复命即常存。知常返本人难会,妄作招凶往往闻”,显然只有归根才能复命,可是复命不容易,其理深奥,功法微妙,药物有内外老嫩之分,火候有文武缓急之别,尚有结丹与脱丹的不同层次,处理不当,难免不测,所以不能凭一点小聪明臆度私猜,要有名师指点。张伯端再三告戒“报言学道诸君子,不识阴阳莫乱为”“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道德经》五十八章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伯端从实践中得到“祸福由来互倚伏,还如影响相随逐。若能转此生杀机,反掌之间灾变福”,这就告诉我们身体所具有的五行之气也是相生相克的。顺者德中有刑是为杀机,杀机者亡;逆者刑中有德,是为生机,生机者存。这里充满着辨证的思想,要求我们小心谨慎处理好内在的细微变化,不能掉以轻心。    《阴符经》只有几百个字,但其天人相盗的盗机论和暗合天道的神仙长生学说给张伯端以极大的启发。第五十七首云:“三才相盗及其时,道德神仙隐此机。万化既安诸虑息,百骸俱理证无为。”这就是继承了《阴符经》“三盗既宜,三才乃安”“动其机,万化安”的盗机论,认为“天地为万物之盗,万物为人之盗,人为万物之盗”。万物得到天地之气,所以有萌生到茂盛的发展;人见万物产生贪嗔痴欲念,万物消耗人的精神。说穿了就是及时地互相利用。“正取叫取,不正取叫盗。在丹法上,顺行称取,逆行叫盗。”亘古神仙隐而不露为的是伺机盗取,窃夺阴阳造化,争取生杀之机的转化,以正祛邪,从而达到万化安、百骸理的目的。人若能适时盗取天地之精华,那就能够与道合真。所以要求修士理解阴符道德两文蕴涵的深刻意义。“《阴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于此处达真诠”,在丹家眼里这两篇文章是修真祖经,是泄露了天地造化机密的书,按照书中指点进行修炼,是会有利于成功的。因为修仙得道者都从其中获得真谛。如此推崇便有实际运用,“若会杀机明反复,始知害里却生恩”就是明白逆转杀机重要性的最好注脚。    东汉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是完备地阐述内外丹法的著作。东晋葛洪的《神仙传》首次提及魏伯阳,说:“魏伯阳者,吴人也。高门之子,而性好道术,不肯仕宦,闲居养性,时人莫知其所从来。”“伯阳作《参同契》、《五相类》,凡二卷,其说如似解释《周易》,其实假借爻象以论作丹之意,而儒者不知神仙之事,多作阴阳注之,殊失其奥旨矣。”《参同契》又名《周易参同契》,全书分上、中、下三篇及《周易参同契鼎器歌》一首,共六千多字。这是一本将《周易》、黄老与炉火参同一体的讲述丹道的书。主要内容是关于炼丹的鼎器、药物、火候这三个问题的阐述,“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虽然这段文字到八十五章才提及,实际上是这本书的总纲。行世后,为其作注者甚多,仅唐宋以后的《参同契》注本,《四库全书总目》就收有6部16卷,明正统《道藏》收入11种。毫无惭愧地雄居丹经之祖的位置。    张伯端从《参同契》获取了大量的营养,并从三个方面作了发挥。第一,张伯端认定《参同契》是一本讲述内丹修炼的著作,作者害怕因泄露天机而受神仙惩罚,故意使“词韵皆古,奥雅难通。”(朱熹语)以寓言借事,显晦相杂,显少晦多,比喻连比喻,着实难以畅读,因此出现许许多多似是而非,牵强附会的解释,使人越读越糊涂。
     张伯端读懂了。他在律诗第八首中明确说:“休炼三黄及四神,若寻众草更非真”。三黄就是硫磺、雄黄、雌黄;四神就是朱砂、水银、铅、硝。《参同契》里提到的物质这些都是有形的,靠道术无法炼就。“时人要识真铅汞,不是凡砂及水银”,只有把铅汞解读为元精元神时才算认识了真铅汞,这是靠修炼能够得到的。为了突出识真铅的重要,张伯端连续写了“嚥津纳气是人行”“调和铅汞要成丹”“未炼还丹莫入山”“竹破须将竹补宜”“用铅不得用凡铅”“虚心实腹义俱深”“梦谒西华到九天”等七首(即第5、6、7、8、9、10、11首)关于“铅汞”的七绝。分别从咽津纳气不是内丹修炼、调和铅汞、铅是至宝家家都有、以铅补铅、以铅实腹、不用有形之铅、铅汞合炼七个方面丰富内丹理论。第二,从上述七首作品可知,内丹修炼的药物绝对不是有形有质的金水铅汞,真正的药物是人人都有的精气神,依靠精气神都能炼就金丹,“丹熟自然金满屋,何须寻草学烧茅?”(律诗六)“要知药产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律诗七),川源处就是西南方,即人体的坤方,也就是下丹田。所以修士根本不必避开闹市孤守空山。第三,明确指出修炼的场所不在深山老林,而是以人体自身为丹炉。“须知大隐居廛市,何必深山守静孤?”(律诗第五),“志士若能修炼,何妨在市居朝?(西江月十二首之二)这些观点《周易参同契》从未有所说明。《悟真篇》对此作了全面而深刻的阐述。    张伯端受陈抟内丹思想的影响是很大的,尽管陈抟作古的时候张伯端还很小,约五六岁。陈抟是北宋一位传奇式的隐逸道士。他放弃仕途,专研《易》学,置身黄白炼丹飞升之事。长期隐居武当山修炼二十多年,后来移居华山云台观和少华山石室。著作甚丰。有《无极图》刻于华山石室。朱彝尊在《太极图授受考》中说:“陈抟居华山,曾以《无极图》刊诸石,为圜者四,位五行其中,自下而上。初一曰‘玄牝之门”;次二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次三五行定位,曰‘五气朝元”;次四曰阴阳配合,曰‘取坎填离”;最上曰‘炼神还虚,复归无极”。故谓之《无极图》。乃方士修炼之术尔。”黄宗炎说:“其图自下而上,以明逆则成丹之法,其重在水火。火性炎上,逆之使下,则火不熛烈,惟温养而和燠;水性润下,逆之使上,则水不卑湿,惟滋养而光泽。滋养之至,接续而不已;温养之至,坚固而不败。其最下圈名为‘玄牝”,玄牝即谷神。牝者,窍也;谷者,虚也。指人身命门、两肾空隙之处,气之所由以生,是为祖气。凡人五官百骸之运用知觉,皆根于此。于是提其祖气上升,为稍上一圈,名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有形之精,化为微茫之气;炼依希呼吸之气,化为出有入无之神,使贯彻与五脏六腑,而为中层之左木火、右金水、中土相联络之一圈,名为‘五气朝元”。行之而得也,则水火交奸而为孕。又其上之中分黑白两相间杂之一圈,名为‘取坎填离”,乃成圣胎。又使复还与无始,而为最上一圈,名为‘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而功用至矣。盖始于得窍,次于炼己,次于和合,次于得药,终于脱胎求仙,真长生之秘诀也。”(转引自《中国道教史·第七章》    张伯端绝句第十一首“梦谒西华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简易无多语,只是教人炼汞铅。”因为是做梦,所以写到“真人授我《指玄篇》”并非奇特离谱。陈抟著有《指玄篇》确是事实。《宋史·隐逸传》:“抟好《易》,手不释卷。常自号扶摇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言导养及还丹之事。宰相王溥亦著八十一章以笺其旨。”《宋史·艺文志》、《通志·艺文略》都印作《九室指玄篇》。张伯端悟真步骤即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与陈抟《无极图》提示相同者多,经过黄宗炎的太极图说辨,我们更有理由说张伯端的悟真思想的形成与陈抟内丹理论有渊源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要比与《参同契》的关系亲近得多。毕竟他们生活在几乎是同一个时期。 
四、 内丹修炼的实践      

     张伯端在《悟真篇》绝句第四十一首中说:“异名同出少人知,两者玄玄是要机。”异名同出在丹经里面比比皆是。《悟真篇》所用语言并非全从字面上就能理解其内容,所用的名词有的是名异实同,有的是名同实异,所指不同,有的还互相借用,不妨说它串位,给丹法披上了神秘的色彩。在语言表达上七拐八弯,东露一鳞,西露半爪,主要是怕全泄天机或不使功法落到无义之人手里。这给当代人阅读《悟真篇》带来不少困难,找准关键的异名有助于我们掌握丹法,故有必要把常见的义同字不同的情况先赘述一番。    《金丹法象》上列出表示“阳”的就有:朱雀,丹阳,朱砂鼎,生于甲乙,玉池,下德,恍惚,真砂,海龙,赤凤,乾炉,玉鼎,朱砂,曾青,青龙,火龙,木婿,戊土,二南,地二,扶桑,昆仑,姹女,长男,上弦,震龙,天魂,乾象,日魂,男,刚,戊,精,汞,轻,雄,牡,蛇,君,夫,离,神,性,冠,甲,午,魂,参,乾,父,天,日,主,南,丙、气等等。    表示“阴”的有:地、月、商,坤,坎,母,臣,宾,情,命,昏,魄,水、北、庚、子、壬、肾、金 虎、龟、雌、牝、液、铅、静、乌、黑、女、地魄、坤象、月魄、虚危、下弦、坎虎、华岳、婴儿、少女、已土、天一、黑铅、白虎、水虎、坤炉、西川、真汞、玄武、真阴、偃月炉、生于庚辛、曲江、刑、女、裹等等。    表示阳中之阴的有:震、离、妻、臣、宾、卯、甲、东、,情、八、肝、木、女、父、日魂、乌髓、姹女、人民、青蛾、离女、真汞、木液、黄芽、玉液、神水、牝龙、金乌、真龙、阳气、流珠、红铅、东二、丹基、水银、天玄女、日中乌、龙弦气、火中水、赤凤髓、红铅精、砂里汞、离之已、坤之中女、离中阴、山头月白、青衣女子、女混男形、砂中真汞、雄里藏雌、乌肝八两、生于丙丁、二八姹女、杳冥之精 、恍惚之物、朱砂鼎内、水银、下弦水半斤、汞为砂中水等等。    表示阴中之阳的有:兑、坎、夫、君、酉、庚、西、性、右、沉、肺、金、男药、母、月魄、金翁、主人老郎、坎男、真铅、金精、水金、白雪、金液、华池、水虎、雄虎、玉兔、真虎、真阳、阳水、阴精、金华、男白、雄金、黑铅、水银、西四、刀圭、丹母、真水、子南、虎东、玉蕊、地黄男、月中兔、父之精、虎弦气、虎吸龙、黄芽铅、水中火、黑入红、黑龟精、黄金母、黑铅髓、水中银、坎之戊、乾之中男、坎中一阳、潭底日红、坎戊月精、素练郎君、白头老子、铅中真银、九三郎君、恍惚之物、杳冥中精、偃月炉中、上弦金半斤、金为水中砂、兔髓半斤等等。    表示外药的有:阳、铅、金、铁、母、主、亲、君德、金乌、真铅、阴火、金精、麻姑、阳丹、真土、真一、真水、神水、大丹、大药、金丹、七返、九还、秋石、金华、婴儿、真人、谷神、刀圭、大定、子珠、甘露、黄芽、玄珠、玄霜、黍珠、圣胎、金砂、黄池、外丹、阳精、水虎、先天气、真种子、真玄牝、三五一、摩泥珠、中央土、真父母、真阴阳、紫金霜、绛雪丹、真一精、第一鼎、黄酥、长生药、天地髓、坎离精、真一水、水中金、水里铅、真主人、九转丹、天生芽、自然种、乾坤精、天地气、阴里阳精、先天地精、天地灵根、阴阳圣母、乾坤鼎器、坎离药物、神符白雪、壶中日月、龙池大丹、宇寅之主、雪山醍醐、坎位中心实、圣父灵母之气、混元真阳、天地混沌之根、太乙含真气、坤位生成体等等。    表示内药的有:阴、臣、木、子、龙、磁、宾、汞、家臣、兔儿、阳火、木液、真汞、张骞、阴汞、真火、雪胎、婴儿、内丹、阴丹、玄珠、火龙、后天气、已汞火、天地子气、阳里阴精、元阳之气、金液还丹、阴中阳火、离宫腹内、金液大道、东阳造化炉、灵胎中神室、灵胎中铅汞等等。    表示中宫的有:土、中、五、十、信、意、脾、祖、真土、土隐、土釜、元神、神宝、玄关、玄门、真铅、金母、金妃、金胎、金鼎、铅鼎、汞鼎、昆仑、乾宫、坤位、华池、神庐、母舍、戊巳、灵根、灵户、太渊、规中、辰极、混沌、丹房、气府、丹田、绛宫、黄庭、黄婆、黄道、元中、玄窍、药母、丹基、冰壶、函三、北海、空女、黄家、归根窍、复命关、偃月炉、悬胎鼎、玄牝门、戊巳门、造化炉、造化机、太乙炉、守一坛、中黄宫、丹元府、丹枢纽、黄金海、希夷府、众妙门、太微宫、混沌门、生杀舍、黄帝土德、后土神鼎、先天地生、混沌金鼎、黑白相符、既济鼎器、法象天地、皇上地德、先天金丹、神水华池、类如鸡子、呼吸之根、玄牝之门、天地之根、凝结之所、皇石父母、造化全窟等等。    现在对《悟真篇》的内丹修炼作些归纳性的介绍:    《周易参同契》没有对功法的层次作出明确的分理。宋代的陈抟是从冥心太无入手,待静极生动作为过渡,再行炼精化瑑,炼瑑化神,炼神还虚,最后复归无极。大致分为这五个阶段。    《悟真篇》诗词九十九首没有提及下手功夫,估计他都是口授给学生,这和道家道教不轻泄天机的习惯有关。
但从《金丹四百字》、《玉请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我们看到了口授的有关下手功法。所以归纳起来张伯端丹法有(一)筑基;(二)炼精化气;(三)炼气化神;(四)炼神还虚。这四个阶段有人把它分为筑基是道术,后面三个阶段是仙术。    筑基阶段命性合炼,绝大多数人应该把筑基安排在最重要的地位。人到中年,平素劳碌,忧于尘世,烦恼积于心胸,元精元神日益耗散以至四肢不够活络,气血凝滞,全身脉络逐步壅塞。这时就应该学习内炼,先采用筑基的方法补足精气。    开始时,选择适合自己修炼的时间和场所,根本不必追求“空山静室”。端坐、平视、双眼微闭、两手虚握太极,顺着呼吸的自然起伏,使自己的气息沉到下丹田,即脐区。这时自我感觉应当是很松很静,要保持这种状态。《心为君论》说:“但于一念妄生之际,思平日心不得静者,此为梗耳,急舍之,久久成熟,则自然静矣”,又说“心不留事,一静可期,此便是觅静底路。又心之所以不能静者,不可纯谓之心。盖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而欲念生焉。心求静,必先制眼。眼为神游之宅,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于眼而使归于心,则心静婶亦静矣。”心静至神静的过程称守一,也就是意守下丹田,重心也应保持在下丹田。觉得丹田气足了就要准备通关,当然这个气还是后天之气。    通三关,即打通背后三关。气从尾闾处升起,使它慢慢上升,这是通尾闾关。气运至后背,几乎与心脏等高的地方,称之谓夹脊关,气容易从此处通过。气运到后颈脑下与口相对应的玉枕关时,道路不通畅,需要化大力气慢慢通过。如果通过太快,气容易上冲而至偏差。从尾闾到头顶泥丸宫,(一说)再到上嘴唇处,称逆运督脉。由泥丸宫往下,(一说下嘴唇)经过印堂鼻窍即鹊桥,再经十二重楼,即喉管进入绛宫,即中丹田,下行至下丹田即通任脉。任督二脉通,这时运气不运药,故只能称通脉或称转轱辘,如果运转中有了药,那就得称小周天了。通与不通,全在于意念的运用,凭意念去体察。如果有气感、有热的感觉,则说明任督已通。任督二脉是八脉的枢纽,任督二脉通了,其他六脉也随之而通,(如果有药其中,则为大周天)全身也就通畅无阻。筑基的过程是有为的,运的都是后天之气。筑基目的是补人体亏损,活络经脉,通气血,客观上也有利于身体健康。古人认为精满表现在牙齿健全,气足表现在声音响亮,神旺表现在眼睛明亮,这就意味着筑基的完成。现代人应该把口腔疾病减少或没有口腔疾病,声音洪亮,双目有精神,脸色红润,欲静即静为筑基的完成。    筑基的关键是要处理好气息。人生全靠一口气,日常呼吸,呼出时,小腹内缩;吸进时,气下沉,小腹微有上升与突起,做到细长无声,这称调息。通任督时要学会呼出时连同小腹突起,吸气时小腹内缩,即靠意念持内气沿着督任二脉循环呼吸,这叫调真息,也称橐籥功夫。开始阶段可以用调息方法,使自己入静,但要真正通任督二脉必须学会逆呼吸,即当外气入腹时真息从腹底沿督脉上升头部百会穴;外气从鼻子呼出时真息从百会穴沿着任脉下降到腹底。没有这点运气的技巧,就无法逆运周天。(现在有不少功法已不提倡逆运)筑基要化多少时间,这是因人而异的。    炼精化气阶段,内丹功法称初关。运行的线路和筑基时一模一样。这个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在筑基的基础上进一步锻炼精气神,达到元精元气与神合凝生成药,也称炁。如果说筑基阶段以炼气为主,气在任督二脉不断循环运行,那么炼精化炁是指药沿着任督二脉循环运行,称运河车,运行中使药不断纯化。过尾闾关时需要细步慢行,如羊驾车;经过夹脊关时象鹿驾车,可以大步急奔;过玉枕关时,通道较小,要象牛驾车一样用力猛冲。从泥丸宫下行要结合沐浴和退符,使得到初步凝练的药归于丹田。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其实精气神三者是并立的,根据内炼的不同层次和位置分别冠以元气、元精、元神。筑基使人增加元气。炼精化炁就是让精气神进一步合炼。起始阶段合炼出来的称外药,外药是生而采的,即筑基阶段在气海里贮满了元气,在静极一动的时候就表明活子时到来,意味着外药生成,这时就要开始采药。药生成于西南即腹部。采取以后就要封固在丹田。封固的目的在于继续炼药,使它越来越纯。元神运行到一定程度就会与已经积蓄的元炁在下丹田交会,产生一种比外药更纯的真种子,不采它,它永远是气的一种,只有采了它,它就能迎合外药成为“炁”,结成丹母。有了丹母才能归根复命,所以炼精化炁阶段实际上就是“三归二”的过程。    要做到“三归二”就要运河车,这是一个比喻,在通关的基础上将运气改为运药,就是运河车。羊车细步慢行,鹿车大步急奔,牛车用力猛冲,过了三关可以直上泥丸宫,由泥丸宫沿任脉而下丹田,这就是采取药物行周天之法,我们称之谓小周天。    运周天的目的在于将元精元神凝合,在运转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去矿留金。内丹家认为,肾为先天之本,肾精属阴,易于下滑;心为神之舍,它主宰万物,性在此,命在此,只是属阳的元神居此,元神易上飞,阴走阳失,影响寿命。因此内丹家想方设法要使元精上行,元神下行,要使两者相遇结伴而行,在运行的过程中成为真种子,再凝练成丹母。    凝练要靠火候。古人认为火是火,候是候。《养真秘录》:“火者,太阳真气,乃坎中一阳。”《天仙正理·先天后天二气指论》:“有言药即是火,火即是药。”有的内丹家干脆将元神看作是火,将元神与精气在任督二脉运转烹炼的顺序称为候。火候有文武之分。武火就是用呼吸吹动元神之火,较为紧重。为促使生药,用武火;采药用武火;进火则用武火;运河车过三关用武火。文火就是神不主宰于此的温柔之火。退符用文火;子午卯酉沐浴温养用文火。“用将须分左右军”,这个“将”就是火候。古圣人缩一年火候于一月之内,缩一月火候于一日之中。子丑寅卯辰巳,六辰属阳,是为六阳进火;午未申酉戌亥,六辰属阴,是为六阴退符。绝句二十七“纵识朱砂于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大都全借修持力,毫发差殊不结丹”,可见金丹全靠火候修持而成。可惜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所以不是不愿意传,而是实在难于传火,关键还在于自己求师,在实践中灵活掌握。《天仙金丹心法》认为炼精化炁皆用武火,炼炁化神宜行文火,这是因为文火是无候之火,它非呼非吸,生于定中,属于无谓之举。武火是有候之火,属于有为之举,而炼精化炁阶段还是有为胜于无为,所以这样说。火候之难传足见一斑。    炼精化炁阶段鼎炉的作用不可忽视。《悟真篇》绝句第一首“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乌兔药来烹”开宗明义,点明鼎器的位置。鼎在乾,即在头顶泥丸宫,为阳,也称阳鼎。器在坤,即在下丹田,为阴,也称阴炉。鼎器的作用就是为药物锻炼提供场所。炼精化炁以上丹田为鼎,以下丹田为炉,这叫大鼎炉乌为元神,兔为元精。脐下起火,将采到的外药沿着任督升降即上面说的运河车,也称烹炼。药运至炉称归炉,也就是元精元神和土三家相见,生成丹母,即大药,至此完成“三归二”的修炼。绝大多数修炼者只能修持到这一程度,因此要在筑基和初关上狠下工夫。否则无法进入下一阶段的修炼。    炼炁化神是神与炁(丹母)合炼,诞生圣胎,也就是婴儿,完成“二归一”的修炼,一般称之为中关。步骤为凝神炁穴采大药(丹母)、炼服大药、养药、结丹。神与气交产生外药,内药采而生,然后与外药凝为大药。大药也是采而生,再经过一段时间,一般说七日,可以成胎。修炼方法强调呼吸自然,不必靠意念,只要凝神入定,目光内视观照中丹田。    虽然强调顺其自然,但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子午卯酉时辰的沐浴。《参同契》:“子南午北,互为纲纪”、“虎西龙东,建纬卯酉”。小周天时卯酉是沐浴的地方,大周天时子南午北、前酉后卯则是沐浴的时间,因为在这四个时辰是生阳的时候,二气氤氲在黄庭(中丹田)与下丹田之间。当然这四个时辰也要灵活掌握,当它有时却无,无时却有。《金丹四百字》“火候不用时,冬至不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成虚比”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通奇经八脉的功夫属于大周天功夫。这一理论首先由张伯端提出,明朝的《性命圭旨》发挥了这一理论,《性命法诀明指》完善了奇经八脉的理论和修炼方法。其法是由尾闾到头顶中通督脉;由头顶从前面降至生死窍通任脉;由生死窍到气穴,分二路至后腰眼,通带脉,再到两腋窝定位,然后到两肘外,为通阳腧脉;由手心走至阴腧脉,双双回到胸前,再由胸前降至带脉,合归一处,共同回到生死窍,然后上升至心下绛宫定位,这就是通冲脉,注意不能超过心的高度;下降至生死窍分开,双走两腿外,为通阳蹻脉;然后直至脚底涌泉穴,回升到两腿内侧,是为通阴蹻脉;过生死窍,上升气穴定位,由气穴降至生死窍定位。《历史上的炼丹术》    大周天以中丹田为鼎,以下丹田为炉,气圈运行的距离比小周天小得多,大药循环现象没有小周天明显,习惯上用“氤氲”两字表明它在两丹田之间运炼,小周天靠有为的内呼吸引动循环,达到逆运,大周天靠药物自身的能量运行,但不运河车,而是药的上下前后左右运行,直到有性光出现,这光白中有点金黄,开始时现于眉,最后全身被这种光笼罩,这就是十月胎熟丹圆,美其名曰“六神通”。内丹修炼至此已有浓厚的理想色彩。    炼神还虚阶段是内炼的最高阶段,称上关或九年关。这个“九”是我国古代汉语中是最高的阳数,在这里表示要化很多的时间才能炼成由一归无的性功。归无就是归道或称归无、归根、明心见性。《悟真篇》绝句五十一首:“万物芸芸各归根,返根复命即常存”,群阴剥尽才能归根,跳出樊笼才能常存。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将阳神搬移到上丹田。一般说来,上丹田是炼阳神和阳神所居的地方,中丹田是元炁所居地方,下丹田是元精所居的地方。阳神上依就是要将在前面三个阶段的基础上炼就的圣胎送至上丹田。功夫不在通关,运河车,而全在于处虚无之境,以虚无之心炼虚无之性情,达到常定常寂,感而遂通,出生入死,圆通无碍,彻底解脱,似与天地永存。这个时候万法皆空,万宗皆同,真如诗中所说“如来秒体遍河沙,万象森罗无碍遮。
     会得圆通真法眼,始知三界是吾家”。性命双修,儒佛道兼修,但归根结底还是落实在形神一致,形神相依、留形驻世而求长生的道家的生命观上    当然,要修到这一步是十分不容易的,古往今来修真客,修成还虚有几家?这不是讽刺,而是表明还虚不容易炼成,名师难觅,另外,一般人也不必化如此大的精力去重视这阶段的修炼。实践证明:能修炼到炼精化气已经很不错了。  五、 《悟真篇》的注本     《悟真篇》传世以后影响了一大批修真之士,由于认识不同,实践的方法不同,于是出现了不少派别,他们都从不同的角度阐释《悟真篇》。版本很多,影响比较大的有以下几种本子:    《紫阳真人悟真篇注疏》载《道藏》二册。此书是象川无名子翁葆光注,武夷陈达灵传,集庆空玄子戴起宗疏。文前引有陈达灵的序。序中说:“紫阳陈仙翁,武夷人,有语录传世为六十四说,分言性命二宗,内外二药,。又云不读古文龙虎上经,不知两弦金水之妙,不读参同契,不知日月一斤之精,不读悟真篇,不知二章金碧之神,斯道也,妙中之妙,玄中之玄必也。捋龙虎未分之气,吸龟蛇初孕之精,三百爻中或文或武,六十四卦内曰屯曰蒙,结丹于片饷之间,成道於九年之上。又云道在外来,安炉立鼎却在外,道在外来真汞真铅却在内,内一斤外一斤,紫金化紫粉,紫粉化金丹,此先天内药外药之辨。”该书将七言四韵十六首分为卷一、卷二、卷三,七言绝句六十四首为卷四、卷五、卷六、卷七,读周易参同契,赠白龙洞刘道人歌,石桥歌,绝句五首,西江月一首兼收在卷八中。在第三卷中注明专讲内外药的有“用将须分左右军”、“休泥丹灶费工夫”“玄珠有象逐阳生”、“要知炼养还丹法”、“兔鸡之月及其时”、“否泰才交万物盈”、“卦中设法本仪刑”等几首。    《紫阳真人悟真篇注疏》,象川无名子翁葆光注,载《道藏》二册。其中收有:七言四韵十六首,绝句六十四首,西江月十二首,读周易参同契,赠白龙洞刘道人歌,石桥歌。另有“休施巧伪为功力”、“敲竹唤龟吞玉芝”、“饶君了悟真如性”、“祸福由来互倚伏”、“了了心猿方寸机”等七绝五首,西江月“丹是色身至宝”一首。    《紫阳真人悟真篇三注》有紫贤薛道光子野陆墅上阳子陈致虚注,载《道藏》二册。收有:卷一七言诗八首,卷二七言诗八首,卷三七言绝句三十二首,卷四七言绝句三十二首,卷五五言一首,西江月十二首,又西江月一首,续绝句五首。    《紫阳真人悟真篇直指详说三乘秘要》象川无名子翁葆光述。载《道藏》二册。主要内容分为悟真直指详说,强兵战胜之术,富国安民之法,神仙抱一之道;三乘秘要诗(分为金丹术、运火法、抱一法)另有张真人本末、薛紫贤事迹、金丹法象。    《紫阳真人悟真篇拾遗》载《道藏》二册。收有禅宗歌颂诗曲杂言,包括性地颂,无罪福颂,三界唯心颂,圆通颂,随他颂,宝月颂,心经颂,人我又名齐物颂,读雪窦禅师祖英集,戒定慧解,即心是佛颂,采珠歌,禅定指迷歌,无心颂,西江月十二首。     《悟真篇注释》象川无名子翁渊明注,载《道藏》三册。上卷收有七言四韵十五首。卷前有二百许字的短序,总讲内丹是富国强兵的龙虎之术。中卷收有绝句六十四首,卷前有简短的序言,总述内丹阴阳交感之理。下卷收有读周易参同契,卷前有五百多字的序,主要讲述援佛入道,性命双修。    《紫阳真人悟真篇讲义》云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载《道藏》三册,共七卷。卷一、二收有七言四韵十六首,标明表二八一斤之数;卷三、四、五收有绝句六十四首,标明以象卦数;卷六、七收有五言四韵一首,标明以象太乙之数;西江月十二首,标明以象十二个月。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紫阳真人张平叔撰,载《道藏》四册。    《悟真篇诗小序》载《藏外道书》五册,由淮海参学弟子陆西星讲述。其中收有七言律诗十六首,七言绝句六十四首,五言一首,西江月十二首(以象十二月,西者金之方,江者水之体,月者丹之用)。讲述时,每篇文章有标题,如:内外药火,大药妙道,白虎首经,二物相亲,三姓会合,七返九还,药化功灵,屯蒙运火,药火消息,错路第十,功德圆满,二气相资,仙佛同证(以象闰月,即又一首)。绝句五首以象五行,每首标题为:兼修大药,四果非真,阴神非固,西方极乐,日用颠倒。在“悟真法语”的标题下,收有无罪福颂、三节唯心颂、见物便见心颂、心经颂、齐物颂、读雪窦禅师祖英集、采珠歌、禅定指迷歌、无心颂及又西江月十二首。在文末有悟真小序的勘误表。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法题解》载《藏外道书》六册。其中提到:“远师真人王邦叔,不知何许人也,年十九,侍紫阳真人为弟子,凡九年不知大道之自然,亦不请问。一日侍师至罗浮观。先生曰,子之从我不为不久,於金丹之道略不顾及,从我为何?邦叔再拜曰,匪不顾及也,自揣玄微,必无此分。先生曰,嘻,自太极既分之后,一点灵光人人有之,贤者不加多,愚者不加少,似子所言,是蔽其明也,吁可哀也哉!
     邦叔不觉涕泗交顺,顿首百拜,悲不能起,去静室中思吾此语,有所觉则急来。邦叔辞,遂去。”半夜里,紫阳先生前去叩门,邦叔趋而出迎。邦叔就把自己坐静室的感觉告诉紫阳先生。紫阳认为此生可教,于是将金丹图传于邦叔。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载,《藏外道书》六册。    《金丹四百字序》、《金丹四百字》载《藏外道书》六册。在《金丹四百字序》的文末提到“今因马自然去讲此数语,汝其味之,紫阳张伯端序”。    《石桥歌》载《藏外道书》六册,注明平叔张伯端著。    《悟真篇》载《藏外道书》六册,为西陵一壑居士彭好古解。    《金丹四百字测疏》载《藏外道书》六册,具名是许敦邦校。    《金丹四百字内外注解全卷》载《藏外道书》九册。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载《藏外道书》九册,具名张伯端撰。    《悟真篇约注》载《藏外道书》十册,有张祖师原序,翁真人序。    《金丹四百字自序注》载《藏外道书》十册,北宋龙门宗裔闵一得注。    清刘一明《道书十二种》收有《悟真篇》并有独特的注解。    《藏外道书》是当代编的道书集成,内容大多数是流行在民间的不同时期的抄本。有关《悟真篇》的注疏,看来不少是前人注疏的传抄本或缩本,似乎没有什么新的见解或发挥。但我们从流传中可以看到《悟真篇》在当时社会上的传播情况,这和它应有的价值是分不开的。  六、 悟真丹法传承及意义     张伯端吸收古代内外丹法的功理功法,恭行修炼而无大的收获,直到“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觉得“指流知源,语一悟百”,修炼乃有大的进展,并有意于用诗文传授丹法。在《悟真篇后序》中仍不忘重提“向已酉岁,于成都遇师传授丹法”,可惜的是他始终没有讲出自己的老师究竟是何人,这个问题折腾得后人莫衷一是。但并不因为无法弄明何者是伯端之师而动摇南宗内丹之祖的地位。薛道光的《悟真篇记》说:“张平叔先生者,天台人,少业进士,坐累谪岭南兵籍。治平中先大父龙图公诜帅桂林,取置帐下典机事,公移他镇皆以自随。最后公薨于成都,平叔转徙秦陇,久之,事扶风马默处后于河东,处厚被召,临行,平叔以此书授之曰,平生所学尽在是矣,愿公流布当有因书而会意者。”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可见最早得到《悟真篇》文稿的是马处厚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当然以后得到文稿者未必就是嫡传之人。    由于对丹功的认识不同,南宗内丹出现了清修派和阴阳派两个主要的派别。    张伯端是主张清修的,以自身为乾坤、利用自身的阴阳、以自身为鼎炉进行修炼。当他离开马处厚以后又遇大难,据说是得罪了凤州太守,不得不出奔,被裁缝石泰遇上而得救,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为感谢石泰解救之恩,便将丹法传给石泰。石泰又传给了薛道光这个关键性的人物。    薛道光,名式,又名道源,原来是个和尚,法号紫贤。陕府鸡足山人。《薛紫贤事迹》说他:“崇宁丙戍岁冬,寓眉县青镇听讲佛事,适遇凤翔府扶风县杏林驿人石泰,字得之,年八十五矣,绿发朱颜,神宇不凡,夜事缝纫。道源审察焉,心因异之。偶举张平叔诗曲,石攫然曰识斯人乎,曰吾师也。”当得知石泰是张伯端的弟子时,僧人薛道光就拜石泰为师。继而道光传陈楠,陈楠传给了南宋道士白玉蟾。陈楠死后,白玉蟾常蓬头跣足,野服弊衫,疯疯癫癫往来于罗浮、武夷、龙虎、天台、金华诸山间,致力于传播丹道。嘉定十年,收彭耜和留元长为弟子。从张伯端到彭耜,这是最正宗的清修一派。    白玉蟾再传弟子是元初的李道纯,他提出“守中”、“中和”的丹法理论而自成一家。     张伯端内丹功法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了变化。这变化实际上是质的变化。张伯端认为阴阳集于一身,要调整自身的阴阳,而他的不少弟子将阴阳视为男女,将鼎视为男,将炉视为女,阳上阴下,热衷于男女同修,成为淫欲的代名词,被国外有些学者视为男人枕边的一粒伟哥。这就是后来的南宗丹法阴阳派。    陈达灵《紫阳真人悟真篇注疏》说,张伯端还将丹法传给刘永年,刘永年又传给翁葆光,成为很有影响的阴阳派。    石泰传给元代道士赵缘督,赵缘督传给陈致虚。在传承过程中发生嬗变,这一派除石泰外,其余都称得上是阴阳派。    清修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张伯端、石泰、薛道光、夏宗禹、叶文叔;宋元间的俞琰、清刘一明、朱元育、董元真。    阴阳派代表人物主要有宋代的陆墅、陈致虚、翁葆光、戴起宗、陈达灵。明朝有陆西星(属于东派阴阳派)、李文烛、彭好古、甄淑。清代有陶素耜、仇兆螯,傅铨。    清修派、阴阳派对《悟真篇》都有注疏和发挥,本文第五部分罗列的篇目绝大多数是他们的著作。    陈致虚有不少著作,为传播张伯端丹法作出重大贡献,他的炼养理论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
     他还致力于北七真和南五祖的大联合。虽然是联合了,但意义不大,所谓联合也只是丹法上共融,而且仍有性命先后之分。因为南宗不同于南方的正一派道士,正一派擅长符箓斋醮,又火居在家。北方全真以修炼、治病为主兼以斋醮,居于道观。南宗专事内丹修炼,传世丹法著作较多,影响也大。说是联合,实质上依然各自为政。    紫阳派实际上也是清修派,这一派没有著作流传,后来被并入全真派。    明朝的《性命圭旨》只是将《悟真篇》诗词曲牌变为时文,其大要还是建立在张伯端内丹基础上。《中国道教史》(卿希泰主编)在论述《悟真篇》丹法思想的历史价值时说:“对其后道教内丹学的发展,影响较大。关于他阐述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功法,尔后也发展为道教内丹的主要修炼法。时至今日,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用于实践,通过炼养人体精、气、神,可调整阴阳、疏通经络,促进健康、祛病延年;如临床应用,对一些慢性病,有较好效果。”可以说《悟真篇》中的精华是永远泽被后人的,九百多年来的实践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它可以不断启迪人们在实践中探索自我保健的途径以实现悟真的价值。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