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行年考

梁涛

周烈王7年  魏惠王1年  宋桓侯12年  壬子(公元前369年)

庄子约生于此时    庄子,名周,宋国蒙城人(今河南商丘)。战国时思想家,道家代表人物。

【文献】《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

【考辨】庄子的生卒,史无明确记录,后人多根据其活动做大致推论。马叙伦说:“《史记·庄子列传》曰:周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又曰: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威王立十一年卒。其聘周不知在何年。传言周却聘,而韩非《喻老篇》曰:楚威王欲伐越,庄子谏曰:臣患智之如目也。是庄子于威王时尝至楚,其能致楚聘,必已三四十岁。本书于魏文侯、武侯皆称谥(《田子方》、《徐无鬼》),而于惠王初称其名(《则阳》),又称王(《逍遥游》、《山木》)。是周之生,或在魏文侯、武侯之世,最晚当在惠王初年。”推定庄子生周列王七年,公元前369年;卒周赧王29年,公元前286年(《庄子义证·庄子年表》)。马氏之说为多数学者接受,今从之。

庄子,名周,字则不见于先秦诸书。成玄英《庄子疏》说“字子休”,不知何据。陆德明《经典释文·庄子叙录》自注说:“太世公云,字子休。”但《史记》本传中并无此语,故庄周的字可能已失传,成、陆之说不可取。

《史记》说庄子是蒙人,蒙的属地有两种说法:一是宋;二是楚。汉代学者一般认为蒙属于宋国,故庄子是宋国人。如《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索隐》引刘向《别录》说:“宋之蒙人也。”《淮南子·修务训》高诱注:“庄子名周,宋蒙县人。”《艺文志》“《庄子》五十二篇”,班固自注:“名周,宋人。”战国时的宋地,西汉时封属梁国,《汉书·地理志》记曰:“梁国领县八,其三即蒙。”故唐代学者因此或称庄子为梁国人。如《隋书·经籍志》:“《庄子》二十卷。”自注:“梁漆园吏庄周撰。”陆德明《释文叙录》亦说庄子“梁国蒙县人”。宋或梁是一国或一地的不同称呼,故唐代学者同汉代学者一样,是同样承认庄子为宋人的。

宋代又有庄子为楚人的说法。乐史《太平寰宇记》说:“小蒙故城在县南十五里,六国时,楚有蒙县,俗称小蒙城,即庄周之本邑。”(卷十二《宋州》)朱熹说:“庄子自是楚人……大抵楚地便多有此样差异底人物学问。”(《朱子语类》卷一百二十五)。现代学者菲铭、常征、孙以楷等也同意此说。菲铭认为,“今之安徽蒙城才是真正的庄周故里。”(菲铭《庄周故里辨》,载《历史研究》1979年10期)马序伦说“宋亡后,魏、楚与齐争宋地,或蒙入于楚,楚置为蒙县,汉则属于梁国欤?”(《庄子义证·庄子宋人考》)或是。

周显王28年  魏惠王29年  庚辰(公元前341年)

〇庄子至魏,往见惠施    惠施为魏相,庄子前去拜访,或谓庄子想夺其相位。惠施很恐慌,在城中搜查了三日三夜。庄子见到惠施,说:“南方有一种鸟叫作鹓鶵,它从南海飞往北海,不是梧桐树不停,不是精食不吃,不是醴泉不饮。这时有一只猫头鹰得到一个死老鼠,看到鹓鶵飞过,对它喊道‘嚇!”今天你想拿魏国嚇我吗?”

【文献】《庄子·秋水》:“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嚇我邪?””《庄子·逍遥游》:“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以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淮南子·齐俗训》:“惠子从车百乘以过孟诸。庄子见之,弃其余鱼。”《太平御览》卷四六六:“《庄子》曰:惠子始与庄子相见而问乎。庄子曰:‘今日自以为见凤凰而徒遭燕雀耳。”坐者皆笑。”

【考辨】惠施何时为魏相不可详考,可能与建议魏惠王“折节而朝齐”有关(见上条),故一并列于本年。

周显王30年  楚威王1年  壬午(公元前339年)

〇相传楚威王欲聘庄子为相    楚威王听说庄子贤,派人持币来迎接,并许以相位。庄子却以神龟、牺牛为喻,说明自己宁愿过贫贱的生活,而不愿接受高官后禄卷入险恶的仕途。

【文献】《庄子·秋水》:“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塗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塗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塗中。””《庄子·列御寇》:“或聘于庄子,庄子应其使曰:‘子见夫牺牛乎?衣以文绣,食以刍叔。及其牵而入于大庙,虽欲为孤犊,其可得乎!””《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绡,以入大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韩非子·喻老》:“楚威(威字原作庄,顾广圻引《史记·西南夷列传》及高诱《吕氏春秋·季冬纪第十二·介立》注证为威字)王欲伐越,庄子(庄字原作杜,杨倞《荀子》注改杜作庄,《御览》三六六引亦作庄。《文选广绝交论》注引作庄周子)谏曰:‘王之伐越,何也?”曰:‘政乱兵弱。”庄子曰:‘臣愚患之,智如目也,能见百步之外而不能自见其睫。王之兵自败于秦、晋,丧地数百里,此兵之弱也;庄蹻为盗于境内而吏不能禁,此政之乱也。王之弱乱,非越之下也,欲伐越,此智之如目也。”王乃止。故知之难,不在见人,在自见,故曰:‘自见之谓明。””

【考辨】楚威王聘庄子时间不可详考,因今年威王即位,故列于此。威王聘庄子事,前人多有疑问。宋代黄震说:“史无其事,而列御寇、子华子凡方外横议之士,多自夸时君聘我为相而逃之,其为寓言未可知也。”(《黄氏日抄》卷五十四)钱穆认为威王所聘的为庄辛而非庄周(《庄周生卒考》,《系年》第269~270页),可供参考。

周显王35年  魏惠王后元1年  丁亥(公元前334年)

〇庄子见魏惠王    庄子穿着破衣、破鞋去见魏惠王。惠王说:为何如此疲惫?庄子回答:是贫穷,不是疲惫。贫穷常给人的精神以两种完全不同的影响:它可能是一种沉重的压力,使人的精神萎靡、颓丧下去;它也可能是一种净化、激化剂,使人的精神高洁、超越起来。庄子认为自己只是物质生活上贫乏,并不是精神心灵上空虚。精神上的苦闷是黑暗的现实造成的。

【文献】《庄子·山木》:“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絜系履而过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庄子曰:‘贫也,非惫也。士有道德不能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柟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栗;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不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征也夫!””

【考辨】《释文》引司马彪曰:“魏王,惠王也。”马叙伦《庄子年表》依《秋水》篇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认为庄子所见魏王为惠王。今从之。

《史记·魏世家》说魏惠王三十六年卒,子襄王立;襄王十六年卒,子哀王立。《集解》引《古本竹书纪年》却说魏惠王立三十六年,改元称一年,改元后十七年卒,其间并无哀王一代。据学者考证,《魏世家》记录魏惠王年代有误。原来魏惠王到三十六年没有死,只是改元又称一年,过十六年才去世。《世家》误把惠王改元后的年世当作襄王的年世,又误把襄王的年世当作哀王的年世。今从《集解》,定今年为魏惠王后元元年。庄子见魏惠王时间不可详考,因今年惠王改元成王,故列于此。

周显王41年  齐威王29年  宋君偃后元1年  癸巳(公元前328年)

〇庄子讥讽“见宋王者”    有人拜见宋王,得到十辆车子的赏赐,向庄子夸耀。庄子认为,有人在九重深渊龙颌下摘得宝珠,一定是因为龙正在睡觉,等到龙醒来,便会被吞食无余;同样,现在能得到车子,一定也是因为宋王正在睡觉,等到宋王醒来,你就要粉身碎骨了。

【文献】《庄子·列御寇》:“人有见宋王者,锡车十乘,以其十乘骄稺庄子。庄子曰:‘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于渊,得千金之珠。其父谓其子曰:“取石来锻之!夫千斤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国之深,非直九重之渊也;宋王之猛,非直骊龙也;子能得车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为齑粉矣!””

【考辨】《庄子》中的“宋王”,成玄英疏认为是宋襄王。但战国时宋并无襄王,宋之称王始于偃王,今年偃王称王,故列于此。

周显王44年  宋君偃后元4年  秦惠文王13年  丙申(公元前325年)

〇庄子讥宋人曹商“舐痔”    宋人曹商为宋王出使秦国,得到车子百辆。回到宋国,对庄子说:住在穷里陋巷,窘困地织鞋度日,饿得面黄肌瘦,这是我所不及的;一旦说动万乘君主,便可从车百乘,这是我的所长。庄子说:秦王有病召请医生,能够能够使毒疮溃散的可获得一乘车,舐痔疮的可获得五乘车,所医治的愈卑下,可得车辆愈多。你难道是医治痔疮吗?为什么得到这么多车辆呢?

【文献】《庄子·列御寇》:“宋人有曹商者,为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车数乘;王说之,益车百乘。反于宋,见庄子曰:‘夫处穷闾阨巷,困窘织屦,槁项黄馘者,商之所短也;一悟万乘之主而从车百乘者,商之所长也。”庄子曰:‘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子岂治其痔邪?何得车之多也?子行矣!””

【考辨】据《六国年表》,秦惠文君于今年四月戊午自称为王,明年改元为元年。庄子称“秦王”,可知曹商见庄子当在秦惠文君称王之后,故列于此。

周显王47年  齐威王35年  魏惠王后元13年  己亥(公元前322年)

〇庄子、惠施于濠梁辩“鱼之乐”    惠施失去魏相后,与庄子一度紧张的关系也得到缓和。二人游于濠水的桥上,展开了著名的“鱼桥乐”的辩论。徐复观说:“在这一故事中,实把认识之知的情形,与美地关照的知觉的情形,作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庄子是以恬适地感情与知觉,对鱼作美地关照,因而使鱼成为美地对象。‘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正是对于美地对象的描述,作了康德所说的趣味判断。……惠施是以认识判断来看庄子的趣味判断,要把趣味判断转移到认识判断中去找根据,因而怀疑庄子‘鱼乐”的判断不能成立,这是不了解两种判断性质的根本不同。”(《中国艺术的精神》第85~86页)

【文献】《庄子·秋水》:“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之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庄子·寓言》:“庄子谓惠子曰:‘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始时所是,卒而非之,未知今之所谓是之非五十九非也。”惠子曰:‘孔子勤志服知也。”庄子曰:‘孔子谢之矣,而其未之尝言,孔子云:夫受才乎大本,复灵以生。鸣而当律,言而当法。利义陈乎前,而好恶是非直服人之口而已矣。使人乃以心服而不敢蘁,立定天下之定。已乎,已乎!吾且不得及彼乎!””

【考辨】曹础基说:“惠施前一直在魏,后于前318年曾为外交事由魏使楚。其能与庄子悠闲从容论辩于濠梁之上,或即离官在楚、宋的几年。”(《庄子活动年表》,《华南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3期)曹说可信,今从之。庄、惠相游之濠梁,成玄英疏说:“濠是水名,在淮南钟离郡。今见有庄子之墓,亦有庄惠遨游之所。”郦道元《水经注·淮水》谓钟离原为子国,“楚灭之以为县,《春秋左传》所谓吴公子光伐楚,拔钟离者也。”《春秋》成公十五年杜预注亦谓“楚邑”。在今安徽凤阳县东北。

周赧王3年  齐宣王8年  楚怀王17年  己酉(公元前312年)

〇庄子妻死,惠施吊之    庄子妻死,惠施去吊丧,见庄子鼓盆而歌,感到不解,认为其太过分了。庄子却以为,人之生,来自自然;人之死,又返于自然,人的生死如四时的运行,相送以噭噭哭泣,岂不是欠通达明理。

【文献】《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施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庄子·德充符》:“惠子谓庄子曰:‘人故无情乎?”庄子曰:‘然。”惠子曰:‘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恶得不谓之人?”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庄子曰:‘是非吾所谓情也。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无以好恶内伤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劳乎子之精,倚树而吟,据[槁]梧而瞑。天选之形,子以坚白鸣!””

【考辨】曹础基说:“惠施之死在前310稍前(详后),而谓庄子‘与人居,长子、老、身死”,即庄子起码将近六十岁,故其妻死不会在前,又不可能在惠施死后。”(《庄子年表》)今前推两年,暂列于此。

《德充符》篇庄子与惠施讨论“人故无情”,从内容看,可能与庄妻之死有关,故附于此。

周赧王29年  宋君偃后元43年  齐湣王15年   乙亥(公元前286年)

〇庄子约卒于此时    庄子(约前369~前286),战国宋国蒙(今河南商丘东北)人,名周。《汉书》避明帝刘庄讳,称严周。楚庄王后裔。做过蒙漆园吏。家贫曾借粟于监河侯。不愿“为有国者所羁”,拒绝楚威王厚币迎聘。“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继承发展老子“道法自然”的观点,否认有鬼神主宰世界。认为道无为无形、超越时空,“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庄子·大宗师》),是万物的创造者,“物物者非物,物出不得先物也”(《庄子·知北游》)。认为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故“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大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庄子·齐物论》)。主张齐一物我、是非、大小、生死、贵贱。幻想一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境界。要人安时处顺,逍遥自得,“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庄子·人间世》),以养生避害。反对追求知识。认为人生有限,知识无边,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知识,是违反“养生原则的危险行为。首先提出“万物之理”的范畴(见《庄子》的《秋水》、《天下》等篇),用“气”“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庄子·知北游》),解释人之成毁。著书十余万言,攻击儒、墨,阐发老子之学。对后代思想影响颇大。唐天宝元年(742)诏封南华真人,宋、元皆有加封。著有《庄子》。《汉书·艺文志》著录五十二篇。今本经西晋郭象编定,共三十三篇。分内篇七、外篇十五、杂篇十一篇。一说为内篇为庄周著,外、杂篇掺杂其门徒或后人之作。一说内篇、外篇和杂篇都反映了庄子的思想。文章汪洋恣肆,富于想象,多采用寓言、故事形式,阐述庄周思想,在哲学、文学上都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历代注释本主要有晋郭象《庄子注》、明焦竑《庄子翼》、清王夫之《庄子解》、王先谦《庄子集解》、近人郭庆藩《庄子集释》等。

【文献】《庄子·列御寇》:“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以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徵徵,其徵也不徵。明者唯为之使,神者徵之。夫明之不胜神也久矣,而愚者恃其所见入于人,其功外也,不亦悲夫!”《意林》引桓谭《新论》:“庄周病剧,弟子对泣之。应曰:‘我今死则谁先?更百年生则谁后?必不得免,何贪于须臾。”《庄子·天下》:“芴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为沈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其书虽环玮,而连犿无伤也。其辞虽参差,而諔诡可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稠适而上遂矣。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考辨】今年齐灭宋,宋君偃死于魏。庄子可能此后不久去世,马叙伦《庄子年表》止于此年,今列于此。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