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及注解

秩名

本文简介 《黄帝阴符经》及注解》经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於天,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

 
经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於天,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
     天性,人也;人性,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德,万变定基。
     性有巧拙,可以藏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於木,祸发必克,奸生於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练,谓之圣人。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也。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治;动其机,万化安。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心生於物,死於物,机在於目。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至乐性餘,至静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擒之制在气。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人以虞愚,我以不愚圣。人以期其圣,我以不期其圣。

    沉水入火,自取灭亡。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尽乎象矣。

     《阴符经》注释  田诚阳

     (阴符经),是与(老)(庄)并列的道教圣典。全篇字数不多,言深旨远。经文从天、地、物、人、我五个方面论述天人关系,尤为道教修炼所宗述,为丹学祖经之一。下面逐句作注,以阐其真义。

     题解:阴,隐含,内藏。符,符合。通过内在修炼,符最合天之道也。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观,观察,体悟。执,按照,执行。

     观察天道运行之规律,并按照天之运行修炼自身,一切修道的内容都可以包括了。
修道所追求的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天人合一的程度越深,修炼的层次也就越高。故此明白了天人合一,也就等于明白了修道。这句话点出了全篇主题,是全篇总纲。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贼,贼害,戕害。见,识别,发现。昌,精进,成功。
     天上有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喻指五行。五行生克制化,莫不戕害我身,使我堕入其中,尝受生老病死之苦,不能自主。而我若能识其贼性,探得造化之根源,使五行颠倒,造化逆行,自可反夺五行之造化,使“贼”化“昌”,反而促使我之功成。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反夺五行造化,在于一心之运用。此乃空空洞洞,不执不失之道心,非世俗顽恶之人心。其所反夺之源在乎宇宙(天),由于色身有限,宇宙无限,要从宇宙之中施行反夺,才能获取无穷之造化。“天地坏时,这个不坏”。大道之奥妙,早已揭示无穷矣。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人能认清五贼,追根溯源,还归本来,求得宇宙总持之门,自然成为造化主人。此时无穷宇宙,不过在我掌中,万物变化,亦好象生于自身也。这等气魄。除非修道之士无人能之。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机,时机(此经重在“机”字,包括所有的道功、法、道妙。吾人修道,采药得丹,全在火候,全在掌握时机)。立,遵循。
     我未生前,不过元神混沌之体,谓之天性;既生我后,化为后天气质之性,谓之人心。天性既可化为人心,吾人自可悟通此机,遵循天道,去掉人心,返归天性。老子谓之“归根复命”,大道之根源在此。

    天发杀机,易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天发杀机,日月相蚀,陨星坠落。地发杀机,洪水地震,起于四野。人发杀机,天翻地覆,灾异横起。要在人能合乎天道,天人齐发,则万种变化,可以定其基矣,以上虽言杀机,但生杀互根,杀机即是生机。人能发杀机于天地,即是反夺生机于自身。丹道谓之“大死再活”置之死地而后生,是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要在杀机中反夺生机,必须人天合发,即人性合乎天性。但人性有巧有拙,务使伏巧为拙,使外拙而内巧,拙中藏巧,才合乎天性。
     伏藏之道,在于九窍,即耳、目、口、鼻、脐、外肾、谷道。九窍皆邪妄出入之门户,而关键更在于耳、目、口三者。精通于耳,气通于口,神通于目,动则外漏,静则内藏,使动化为静,则三要化为三宝。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好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钻木取火,古人经验。但火性太炽,则木反为火伤。比喻人之心火过旺,必伤无神。推之治国,其理亦同,国家出了奸臣,祸国殃民,动荡之时,必然崩溃。犹人炼意不净,滋生妄念,定有伤丹之度。可见祸福生杀,太过不及,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识得其机,修之炼之,才是圣人。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盗,逆取,反夺。宜,平衡,协调。
     天生天杀,阴阳消长,乃顺行之自然。但天杀之机,即是反夺生气之机也,又为逆行修道之枢要。天地从万物中反夺,万物从人中反夺,人从万物中反夺。三者互相反夺,合平衡,才合乎生杀之道,成为自然。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所以神也。

     食,掌握,采取。动,发动。
     欲求修炼,贵在能知生杀予夺之时机。按时采取,从天地万物中反夺生机,陶铸自身筋骨,才能成为乾健之躯。乘机发动,借生杀变化之机,反夺造化,安定自身。丹功每次提高阶段,都在掌握时机。
     平常人只知后天思虑之神为神,不知先天不神之神,才是真神。大要修道,先使后天识神归于先天不神,空空洞洞,虚灵不昧,才能时至神知,机动觉随,反夺造化,调理百骸,得成修炼之动。

     日月有数,小大有定。圣动生焉,神明出焉。
     太阳东升西降,月亮晦朔弦望,皆有定数。小往则大来,大往则小来,阳大阴小,与日月之出没相同。我能知往推来,食其时而动其机,采日精月华,夺天地正气,自可完成修真成圣之动,神明由此而出。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盗机即反夺之机也,反夺造化之功,皆无形象可言,若有形象,便落后天,故天下无见之知之者。先有见知,便失真机。采炼之时,若为“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之先天元肖,无形无象,不可得见,则可成丹。此时若动情识,迅即化为后天浊质,可以见如,必有走漏之危,即使追回采炼,亦不能成丹。
     此反夺之机,君子得之固然谨慎,倍受奉行,可以长生久视。小人得之轻视造化,修功差驰,反促其寿也。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师,兵事。修道与用兵理同。
     双目失明的人,视不外漏,专一于耳,所以听觉灵敏。两耳失聪的人,听不外漏,专一于目,因而视觉灵敏。专心用于一处,便可得到用兵十倍的效力。反复昼夜地不断用心,则可得到用兵万倍的效力。丹法与用兵相同,二者一理,运用之妙,都在专一。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人生之初,心本虚空,渐为外物所扰,因而产生各种念想,损人心性,损尽则死。修道下手,还虚第一,盖“魔由心生,境由心造”,心若不虚,反而自惹魔障,坏我功修。故须收心离境,聚性止念。其机在目,神生于心,发于二目,乃丹动之枢机。内视、采药、烹炼、养胎及至出神等等,均以目力机。

     天本空空洞洞,无识无知,毫无施恩之意,而其行四时,育万物,大恩遂生。迅雷烈风受其驱使,不能自主。

     至乐性余,至静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至乐的人,心胸坦荡,性有余闲。至静的人,心性收敛,廉而不失。修炼的人悟到虚静之时,心忽开朗,舒适畅快,妙不可言,就是达到至乐至静的境界了。
     天道驱风使雷,运行四时,看似至私,而作用于万物生化,却无偏无倚,一视同仁,实为至公。犹天性降之于人,虽为个人所私,实际贤愚皆同,人人均有。天性与太虚等量,大公无私,若至私而实至公也。
禽之制在杰。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禽,通“擒”,制服之意。
     制服的诀窍在于肖,肖聚则生,肖散则死。生与死互为本根,生于何处,死于何处,人由男女而生,亦因男女而死。恩害相生,亦同于生死。由人心返还天性,为死处求生,是谓逆则成仙,即恩生于害;由天性降落人心,为生老病死,是谓顺则生人,即害生于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人以奇其圣,我以不奇其圣。
愚人以天文地理为神圣,我以随机应变为原则。人以愚弄欺骗为神圣,我以不言而信为神圣。人以惊世骇俗为神圣,我以和光同尘为神圣。这些都是修德之要,无德便不能培道。
     道教认为,道在我身上就是德;没有德也就失去了道。有人做功出魔,或功夫停滞,就因为不注重修德的缘故。

     泥水大火,自取灭亡。
     以坎水填入离火之中,使后天坎离复为先天乾坤,则人心灭亡,而天性复现,到此筑基完成。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反,故阴阳 ,阳相推而变化烦矣。
     自然之道,空空洞洞,无中生有,天地万物赖以生化。天地之间饱含着静,静极生动,阴阳产生。阴极生阳,阳极必阴。如此相推,则天地万物生生化化,顺其自然,不失其序也。

     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违,违抗,改移。制,制订,采用。契,契合,规定。
     圣人明白自然之道不可随意违抗,因而采用至静之法。只有静才能体悟天道,才能识别五贼,才能天人合发,才能反夺造化。一切修为,都是从静中自然生出。能静片刻,可以攒簇一年之气候,这是律历所不能规定的。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近乎象矣。
     有奇异之器,才能产生万象。八卦甲子之中,藏有鬼神莫测之机。阴阳相胜的法则,昭昭然可以揭示事物的本来面目了。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