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外传》严复

  吾闻欧人之谈中学者曰[2]:古之史学[3],徒记大事,如欲求一代之风俗、以观历来转变之脉络者,则不可得详[4],是国史等于王家之谱录矣[5]。今之史学则异是[6],必致谨于癌阎日用之细、起居笑貌之琐[7],不厌其烦,不嫌其鄙,如鼎象物,如犀照渊[8],而后使读史者不啻生乎其代[9],亲见其人,而恍然于人心世道所以为盛衰升降之原也[10]。若是,则论世者慎毋遗其细矣[11]。今与诸君论其细者,可乎? 夫学术之归[12],视乎科举[13];科举之制,董以八股[14];八股之义,出于《集注》[15];《集注》之作,实惟宋儒[16];宋儒之名,美以道学。村学究者,其史家《道学列传》之果耶[17]! 自明以八股文取士,而义必限以朱注,迄于今日,六百余年。遂至无论何乡,试游其地,必有面带大圆眼镜,手持长杆烟筒,头蓄半寸之发,颈积不沐之泥[18],徐行偻背[19],阔颔扁鼻[20],欲言不言,时复冷笑,而号为先生长者其人者。观其人,年五、六十矣;问其业,以读书对矣[21];问其读书始于何年,则又自劝始矣。夫人自六、七岁入塾[22];至五、六十岁,中间又未尝隶军、服贾[23];即偶入仁,亦未尝膺烦剧[24]。则度其四、五十年间[25],日日均可读书。质虽驽下[26],无创得之智,无远略之怀[27],但能循途守辙[28],日诵数十行;时日即多,意者亦必有可观者焉[29]。试入其室,笔砚之外,有《四书味根录》、《诗韵合壁》、《四书曲林》[30],无他等书[31]。其尤博雅者[32],乃有《五经汇解》之经学[33],《纲鉴易知录》之史学[34],《古文观止》之古文[35],《时务大成》之西学[36]。 微问之曰[37]:“先生何为乐此?”答曰:“国家之功令在是也[38]。”问曰:“功令脱攻[39],先生奈何?”答曰:“功令曷为而改哉[40]!天下之文,未有时文若者[41]。惟时文之义理格律乃能入细[42],凡文之不从时文出者,尽卤莽灭裂耳[43]。且功令若改,则国家将亡矣。汝毋为此亡国之言。”问曰:“然则先生于时文观其深乎?”答曰:“然。余之文崇理法[44]。”问曰:“不识时文之理法,上帝所令乎?教主所制乎[45]?国宪所颁乎[46]?且时文之义理,即圣门之义理乎[47]?”则色然而不应[48]。 知其怒,哀其既老,思有以慰之,曰:“先生之齿长矣[49],岁所入似若为丰矣[50],盍谋所以娱此暮年者[51]!”答曰:“予不也稍纵也,将以遗之子孙[52]。”问曰:“度先生之力,即极约[53],量不能致千万金[54]。子孙而贤[55],何以此为[56]?子孙而赖此[57],则又非先生之所望矣!”则又色然而不应。 知其不可告,思以他辞乱之[58],曰:“先生亦阅报乎?”答曰:“亦偶阅之。然今日之报,即今日天下之乱民也[59]。西人之来[60],谋利而已,本无大志,且穷奢极欲,衰将及之。而各报乃日日以瓜分为言,是不啻导西人之至,而胁中国以必从。愚用自用,贱而自专,灾必及之矣[61]。况民主者,部落简陋之习也[62],各报艳称之[63]。不知支那即改民主[64],汝未必即伯里玺天德[65];支那即开议院[66],汝未必即议员[67];若支那真瓜分,吾辈衣食自若也[68]。汝胡以此晓晓为[69]?甚矣!各报之为今日天下之乱民也!”于是问者亦遂不敢复请。 夫支那积二千年之政教风俗,以陶铸此辈人材[70],为木密矣[71],为时久矣,若辈之多,自然之理。以钱财为上帝,以子孙为灵魂,生为能语之马牛,死作兵之僵石[72],悯侧不暇,安用讥评[73]!独恨此辈既充塞国中,岂无上膺执政之权、下拥名山之席者[74]?而今乃奉五百兆黄胄,二千年圣神之教,以所若辈之位置,返之仁人志士之用心,当咸以为不可也[75]!是以不惮酷讥[76],轻薄之责[77],形容一二[78],以例其余[79]。 读此文者,当思人之为恶,虽千转万变,而一由于心地之不明[80]。若辈既心地不明,则若当时虽无为恶之心,而将来必有致祸之实。支那与日本种相同,而教亦相若[81],乃以十倍之地而不及日本者,非视此辈之多寡,为国势之盛衰耶?故愿有事权者遇此人[82],毋使事权落此人之手;有子弟者遇此人,毋使子弟听此人之言。

  注释:
  [1]道学:宋儒的哲学思想,以继承孔孟“道统”,宣扬“性命义理”之学为主。外传:传记文的一种。凡人物为正史所不载,或正史已有记载而别为作传、记其遗闻逸事,叫外传。 [2]欧人:欧洲人。 [3]古之史学:指封建地主阶级的史学。 [4]不可得详:不能得到详细的情况。 [5]王家之谱录:帝王的家谱。 [6]今之史学:指资产阶级的史学。异是:跟这咱情况不同。 [7]“必致谨”句:意谓必须留神记述民间日常生活中人事方面的细节。闾阎,古代平民住宅区,指民间。起居,日常生活。 [8]“如鼎象物”二句:比喻史学要把社会的具体情况清楚地反映出来。如鼎象物,出自《左传》宣公三年:“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对曰:‘在德不在鼎。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鼎之轻重,未可问也。’”杜预注:“象所图物,著之于鼎。”即把许多怪物的形象铸在鼎上。如犀照渊,出自《晋书·温峤传》:“峤旋武昌,至牛渚矶,水深不可测。世云其下多怪物,峤遂毁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其夜梦人谓已曰:‘与君幽明道别,何意相照也。’”后来便以犀照比喻明晰事理。 [9]不啻:不异于。 [10]“而后”句:意谓然后能够使人清楚地了解到人心世道是国家兴盛衰微的原因。世道,社会风气。原,原由。 [11]毋遗其细:不要遗漏小事。 [12]归:归宿。 [13]科举:从唐代开始,以科目取士,叫做科举。 [14]董以八股:以八股文为标准。八股,明清科举制度规定的一种考试文体,段落有严格的规定,其中的四段各有两股两相排比的文字,共为八股。董,正,标准。 [15]《集注》:指南宋理学家朱熹所编的《四书集注》。 [16]儒:学者。 [17]“村学究:二句:意谓乡村里的道学先生的出现,是史学家宣扬宋儒道学的结果。学究,唐代取士,明经一科有“学究一经”的科目;宋代简称学究,为礼部贡举十科之一。本来学究是指读书人,后用怪专指迂腐浅陋的读书人,常称村学究。《道学列传》,无代脱脱等所编的《宋史》中,专门设有《道学列传》,以颂扬宋儒程颢、程頣和朱熹等人。 [18]沐:沐浴。 [19]徐行:慢走。偻(lǚ 吕)背:驼背。 [20]阔颔(hàn 汉):宽下巴。 [21]对:回答。 [22]塾:私塾,旧时教学的地方。 [23]隶军:从军。服贾:经商。 [24]“即偶入仕”二句:即使偶尔做官,也未曾承办过繁重复杂的事情,入仕,做官。膺 ,受,承受。剧,繁难,繁重。《后汉书·曹世叔妻传》:“不辞剧易。” [25]度:估量,估计。 [26]质虽驽下:才能虽然低劣。驽下,指才能低下的如驽马。 [27]“无创得“二句:没有独创的智慧,没有远谋的胸襟。 [28]但:只。循途守辙:因循守旧的意思,即所谓走老路。 [29]意者:料想。 [30]《四书味根录》:清代金澂所著,是一部用宋儒观点解释《四书》的书。《诗韵合壁》:清代汤文璐编的一部做诗用的韵书。当时科举考试除了要做八股文之外,还要做一首律诗,所以村学究也得备有此书。《四书曲林》:清代江永著,是一部将《四书》中的典故和词句分类编成的工具书。 [31]他等书:别的种类的书。 [32]尤:特别。博雅:渊博文雅。这里是讽刺语。 [33]《五经汇解》:《五经》注解的汇编。 [34]《纲鉴易知录》:清代吴乘权编,是一部用儒家观点编成的编年体的简要史书。 [35]《古文观止》:清代吴楚材等选编。 [36]《时务大成》:清代末年,洋务派提倡“通达时务”,为了迎合他们的需要,曾有大量所谓讲“时务”的书出现,《时务大成》就是其中的一种。西学:清末称欧美资产阶级的自然科学和社会、政治学说为西学。 [37]微问:细问。 [38]功令:古时国家对学者考核和录用的法令程规。 [39]脱:倘若,或许。《后汉书·李通传》:“事既未然,脱可免祸。” [40]曷为:何为,为什么。 [41]未有时文若者:即“未有若时文者”的倒文,指八股文。 [42]“惟时文”句:意谓只有八股文的内容和形式才能细致入微。义理,旧时指讲求经义、探究名理的学问。这里是指八股文的内容而言。格律,韵文的体制和格式。这里是指八股文的形式而言。 [43]卤(lǔ 虏)莽灭裂:出自《庄子·则阳》:“长梧封人问子牢曰:‘君为政焉勿卤莽,治民焉勿灭裂;昔予为禾,耕而卤莽之,则其实亦卤莽而报予;芸而灭裂之,其实亦灭裂而报予。’”这里是粗率破碎的意思。 [44]崇理法:注重义理格律。 [45]教主:某一宗教的创始人,这里指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 [46]国宪:国法。 [47]圣门:圣人。 [48]色然:面色改变,不高兴的样子。 [49]齿:指年龄。 [50]岁所入:一年的收入。 [51]“盍谋”句:为什么不想办法使晚年过得愉快一点呢? [52]“予不敢”二句:我不敢稍微多用一分钱,准备将来把自己的积蓄都留给子孙后代。纵,放纵,指多花钱。 [53]极约:极端节约。 [54]量:料。 [55]而:假设连词,如果。 [56]何以此为:靠这个干什么? [57]赖:靠。 [58]他辞:别的话。乱:打乱,岔开。 [59]乱民:犯上作乱的人,这里是指扰乱民心。 [60]西人:西洋人,外国人。 [61]“愚而自用”三句:出自《中庸》:“子曰:‘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也。’”意谓愚蠢而自作主张,下贱而自以为是,象这样的人,灾难一定会降临到他的身上哩。 [62]部落:一种比较原始的社会组织单位由血缘相近的氏族结合而成。 [63]艳称之:用艳丽的文辞去称赞它。 [64]支那:外国人称中国为支那。旧说秦始皇统一中国,声教远被,外国于是叫我国为秦。支那即是秦音之转。 [65]伯里玺天德:英文“总统“一词的音译。 [66]议院:议会。 [67]议员:在议会中有正式代表资格,亨有表决权的成员。 [68]自若:照常。 [69]“汝胡”句:你为什么因恐惧而大叫大嚷呢? [70]陶铸:烧制瓦器和镕铸金属,比喻造就、培育。《庄子·逍遥游》:“是其尘垢粃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 [71]术:手段。密:精密周到。 [72]僵石:顽石。 [73]“悯恻”二句:意谓怜悯他们都来不及,何和去讥讽评论他们呢!悯恻,怜恤恻隐,对别人的不幸表示同情 。 [74]“独恨”二顺:只恨这种村学究既然充塞全国,难道里面没有人在上头掌握政权、在下头主持教育事业的吗?名山之席,清代称书院负责人为山长,名山之席就是指出长。 [75]“而今”五句:意谓如今竟敢南献五亿炎帝和黄帝的后代,两千年神圣的政教,去听凭他们的摆布,仁人志士如果想一下这件事,应当都会认为不行的啊!兆,百万。炎黄,传说中的我国上古帝王炎帝和黄帝。旧是中国人常自称为炎黄子孙。胄(zhòu 昼),后代。位置,安排,布置。文天祥《赠莆阳卓大著顺宁精舍》:“斯丘亦乐哉,未老先位置。”咸,都。 [76]不惮:不怕。刻酷:刻薄严酷。 [77]轻薄:轻佻浮薄。 [78]形容:描摹,描写。 [79]例:比照,比似。 [80]一:全,都。 [81]相若:相似。 [82]事权:作事的职权。《说苑》:“逐鱼者趋,逐兽者趋,非乐之也,事之权也。”

  严复(1853—1921),字又陵,号几道,福建侯官(今福州市郊区)人。曾留英学习海军,历任清代北洋水师学堂总办、学部名词馆总纂等职。辛亥革命后,任京师大学堂校长。他前斯主张君主立宪和变法,影响很大;晚年思想日趋反动,拥护袁世恺称帝。著有《瘉壄堂诗集》等。 这是1898年6月5日严复发表在天津《国闻报》上的一篇杂文。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和《马关条约》和签订,使多灾多难的旧中国再一次蒙受了外国侵略者的奇耻大辱。当时,举国激愤,群情鼎沸。而在这种强烈的爱国气氛之中,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启蒙家,便效法于西欧,乘机发动了一场改良主义的变法维新运动。他们大声疾呼:“今日中国不变法则必亡”;而要变法,就必须大力提倡新学,铲除盘踞在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内达两千年之义的旧学。至于当务之急,便是废止八股,扫荡陈腐的宋、明理学。本文正是在变法与反变法、新学与旧学的尖锐斗争中,应运而生的。 在这篇杂文里,作者以绘画式的笔触,生动细致地刻划了一个死守经义、空疏浅薄、昏庸腐朽、利禄熏心的材学究的形象。这一形象意义,不仅在于对封建社会一般道学先生的典型概括和批判,而且也是对当时叫嚷“圣人之道,百世不殆”的顽固派的辛辣嘲讽。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