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孚琛丹道讲坛:三家四派第一讲

胡孚琛

    内丹学和外丹学都源自先秦诸子百家中的神仙家,故陈撄宁先生称之为仙学,我以前多附合其论。然而战国以来神仙家融入道家,由方仙道而黄老道,至汉末则流入道教。这就是说,历史上仙学本杂有诸多巫术和各种养生方技,并不仅有丹道一途。魏伯阳著《参同契》传三元丹法之秘,葛洪精于地元灵丹,又独望成就天元神丹,至唐末吕洞宾才大力倡导人元大丹之学。陈撄宁先生不信巫觋杂术,他所谓仙学实指丹道学,包括内丹学和外丹学。地元灵丹和天元神丹属于外丹学,内丹学实为人元大丹之学。陈撄宁先生之学术贡献,当不止此,而是遍及整个道学(包括道家、道教、丹道)。故其嫡传弟子张竹铭先生将其传记《中华仙学的拓荒者陈撄宁大师》,更名为《近代道家功法导师陈撄宁先生传略》,而不用“仙学”之号,可谓真得陈撄宁之传者。今后我们论及三元丹法,仅称丹道学,不用仙学之称,以免和社会上神仙信仰及各类宗教、世俗迷信混为一谈。外丹学为身外的物质化学,内丹学为身内的人体化学,今后凡讲人体内部精气神的炼丹修持法门均称之为内丹学。
    陆西星《玄肤论》云:“丹有三元,皆可了命。三元者,天元、地元、人元之谓也。天元谓之神丹。神丹者,上水下火,炼于神室之中,无质生质,九转数足,而成白雪,三年加炼,化为神符,得而饵之,飘然轻举,乃药化功灵圣神之奇事也。其道则轩辕之《龙虎》、旌阳之《石函》,言之备矣。地元谓之灵丹。灵丹者,点化金石而成至宝,其丹乃银、铅、砂、汞有形之物,但可济世而不可以轻身,九转数足,用其药之至灵妙者铸为神室,而以上接乎天元,乃修道之舟航、学人之资斧也。”“人元谓之大丹。大丹者,创鼎于外,炼药于内,取坎填离,盗机逆用之谓也。古者高仙上圣,莫不由之。故了命之学,其切近而精实者,莫要于人元”。地元灵丹和人元大丹之理同,皆须洞晓阴阳、深达造化,一为体外之物质化学,一为体内之神气化学。我在《道学通论》“外丹黄白术”一章中,已详细揭示了地元灵丹之秘密,并指出天元神丹乃是一种心灵转化物质的实验,天元、地元虽称外丹,但亦和人元之内丹相通。古来仙家相传有“内丹成,外丹就”的话,换言之则为“内丹不成,外丹难就”。地元灵丹除去“黄白术”的药金、药银可作修丹之资斧而外,炼出的丹药多有剧毒,如非修成内丹的特异体质之人,据称须借以杀三尸虫脱胎换骨之外,普通人服之必然丧命,又何言长生久视哉!至于天元神丹,乃是佛教所谓“心能转物”之大神通,若非以人元大丹开发出人体之生命潜能和心灵潜能,岂能采天地日月之灵气凝为神丹乎!据说由地元上接天元,须先以地元炉火之金华筑为神室,此步功夫要七七四十九日凝神不动以采金华,至于进一步采宇宙虚空中之阴阳精华聚于神室而无中生有炼成白雪神符,更须人元大丹成就之仙人才可为之了。据我所知,此术在世间仍有传授,直至清代朝廷中亦未绝炉火之事。地元炉火除作变换贱金属为贵金属的冶金化学实验外,即用以铸造神室,上接天元,继而以天元功夫采日月之精华,用天然水火锻于神室之中,九转数足,化为白雪,复加三年烹炼,转为神符,即为天元神丹。人元大丹功成,方可图天元之事。天元神丹是一种凝聚态的道,服之立即可以与道合真,连衣服、用具也同人体一起气化,化形为仙。相传黄帝鼎湖跨龙白日升天,许旌阳服之拔宅飞升,刘安服之鸡犬升仙,我辈无法究其实,仅视为丹道学中古仙留下的佚闻而已。近世陈撄宁先生即同几个道友,穷十年之功,在上海从事过地元炉火丹法实验,后因日寇侵华战争而中辍,复转为人元大丹的研习。自古天下英雄豪杰,老来看破世事,大半归于佛道之门。其中有以人生烦恼多者,则多归佛;有以人生灾病多者,则多入道。道家声称“我命在我不在天”,要盗夺天地,逆转造化,要将个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与天争衡。丹道学就是道家创造出来的与天争衡的宇宙观和人体生命科学。我辈人元大丹未成,不敢妄希天元,因之真正要研究的,还是内丹学。我1989年在《世界宗教研究》第2期上首论《道教史上的内丹学》,就是想在道学研究领域内开拓“内丹学”这一新学科,争取国内外学术界的认可。而后十几年间,几经周折,内丹学的研究在海内外学术界兴起,北京大学和四川大学已有一些研究内丹学的博士生论文通过答辩,国外也有内丹学的学术专著出版。我的《道学通论》一书,也由张岱年教授题写书名,汤一介、黄心川、叶秀山先生作序,向海内外公开发行,《人民日报》1999年3月16日第11版还发表了书评。
    需要说明,《道学通论·仙学篇》本是我十多年前写成的书稿,而今十多年过去,我在丹道研究中不断有所突破,早已超出陈撄宁、王沐等前辈师长涉足的界限。王沐老师生前以老一辈内丹学家陈撄宁先生的丹道论断为准绳,例如陈撄宁先生将内丹学修炼分为阴阳双修和清净孤修两派,不讲龙虎丹法和虚无丹法,先师王沐先生也仅将丹道分为阴阳派和清净派。实际上,“丹经篇篇说阴阳,阴阳本是万法王”,三元丹法各家各派皆离不开“阴阳”二字,人元大丹都是炼养阴阳的法门。
    我在《道学通论·仙学篇》中,曾将人元大丹分为文始派和少阳派,少阳派至钟离权、吕洞宾大开法门,又有南宗、北宗、中派、东派、西派之传。据我所知,丹道法诀,应以老子《道德经》、《庄子》、《列子》、《黄帝内经》、《黄帝阴符经》、《周易》、谭子《化书》、《周易参同契》、《悟真篇》所传为正宗,各家门派皆不应违反以上经典的原则。人元大丹从修炼实践上讲,可分为炼养自身阴阳、同类阴阳、虚空阴阳三种途径。修炼自身阴阳者,俗称清净派丹法;修炼同类阴阳者,俗称阴阳派丹法;修炼虚空阴阳者,俗称虚无派丹法。在修炼同类阴阳的丹法中,又分两途。其中有借彼家为鼎男女双修的同类阴阳丹法,为双修法门,称作彼家丹法。还有以乾坤为鼎器、灵父圣母、生龙活虎、三家相见的同类阴阳丹法,为栽接法门,称作龙虎丹法。这样,人元大丹分为自身阴阳、同类阴阳、虚空阴阳三家之传,又有清净丹法、彼家丹法、龙虎丹法、虚无丹法四派之分。三元丹法,本自相通,地元可上接天元,外丹亦赖内丹,前已论之。三家四派人元大丹,亦相互承接。自身阴阳可上接虚空阴阳,同类阴阳亦须清净筑基,虚无丹法也盗取龙虎二弦之气,各自手段不同,原理则相通。以上所谓丹道的三家四派真传,局外人得其一麟半爪者已不多见,那些得其一隅便自认正宗的人,只不过是瞎子摸象而已。丹道至简至易,而又大圆大全,决非一偏之学。
     近半个世纪以来,内丹学已成绝学,能得一家一派全诀者已屈指可数。张竹铭、曹昌祺在《近代道家功法导师陈撄宁先生传略》的序言中声称陈撄宁曾得内丹南宗阴阳派丹法之传,却从未向任一个学生教授过男女双修丹法全诀。陈撄宁自己在《论白虎首经》一文中叙述他那个时代南宗用鼎一派丹法的情况云:“余根据四十年之阅历,耳闻目见,各省学道诸君,用五千四八采大药者,结果总归失败。北京二人,南京一人,苏州一人,上海一人,成都一人,武昌一人,前后共计七人,没有一人达到目的。其间困难多端,未暇细说,而方法之不善,确为失败之主因”。这些话是正确的经验之谈。我在《道学通论》一书中已力斥五千四八采大药之非,此不重复。然就一般男女双修之采药功夫,亦非易事。盖因阴阳交媾,乃男女之大欲,顺行易而逆行难,情欲生而念头动,急水滩头挽不住船,只能“气海翻波死如箭”了。好在男女双修功夫本有多门,有习定者,有运气者,有守阴蹻者,有用药物者,有导引锦身之术,有按摩抽缩之法,有添油接命之功,有炼精铸剑之诀,对于激发青春活力,滋润色身,总有效验。由此看来,二人双修的彼家丹法,终不如由《参同契》、《悟真篇》、《金丹真传》一脉承传的龙虎丹法(三家法)。然陈撄宁先生《读知几子〈悟真篇集注〉随笔》一文中却说:“至于《金丹真传》亦不合《悟真篇》本旨”。“凡父凡母是二人,灵父圣母亦是二人,决不至于拉第三人加入合作。若果如此办法,是谓侮辱大道”。可知毕生精研丹道渊博如陈撄宁先辈者,虽谓冠绝一时,亦未来得及探访到龙虎丹法真传。由此可见丹道法诀师徒秘传的旧规曾给内丹学的研究带来何等不便,也更说明了现代学者应将丹道从江湖秘传的文化引入学术研究的殿堂,使之成为可学、可修、可传的学术瑰宝。丹道的师徒秘传制,使其法诀保留至今,应有其历史贡献。然此种承传方法使丹道法诀在道教中绝响,由学术殿堂流入江湖文化,是其弊端。学术乃天下之公器,不能无路数可寻。吾今取师徒秘传制之长而弃其短,将丹道三家四派之路数公之于众,使内丹学重返学术殿堂,这就是我开拓内丹学这一新学科的本意。至今丹道法诀中最为秘密的,应是同类阴阳的丹法。其中彼家丹法,除丹经以外,在道家房中术及佛教密宗恒河大手印、无上瑜珈等书中,皆有教授,其上乘者须甚深定力,乃火里栽莲,转毒成智,针尖上翻跟头,如蛇入竹,不出即伏,不升天堂即入地狱,非等闲之辈所可问津者。独“三家相见”之龙虎丹法,乃中华道家文明独有之夺天地造化的瑰宝,乃吕洞宾、张三丰一脉真传。吕祖所谓“吾道虽于房中得之,而非御女闺丹之术”。张三丰亦云:“此药虽从房中得,金丹大液事不同”。“无根树,花正双,龙虎登坛战一场”。“烟花寨,酒肉林,不断腥荤不犯淫”。丹道法诀中凡于房中得药,又不犯淫的,非乾鼎、坤鼎并用,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莫属。《参同契》云:“乾坤者,易之门户”,“乾刚坤柔,配合相包”;《悟真篇》云“先将乾坤为鼎器”,证明同类阴阳丹法不能仅将坤为鼎器,《性命圭旨》中也明示了龙虎交媾鼎器图,其中戊已为丹家本人,龙虎为乾坤鼎器。先师知非子曾云:“若能经高人指示,了解《金丹真传》的内容,许你是人元金丹功夫的真知者”。张三丰真人《服食大丹说》云:“这福德胜三辈天子,智慧胜七辈状元,到这般时候,方可炼服食金丹”。盖龙虎丹法蕴藏着人元大丹的核心机密,自古难遇难闻,难得全诀,故至今绝少人传。傅金铨著《试金石》,将是否识乾鼎、坤鼎作为鉴别丹师懂不懂人元同类阴阳丹法,是否为真师的试金石。他在《试金石》中说:“万卷丹经,都说要三人。今之羽流及在俗习玄居士,总不见谈及三人,便是与丹经相左。请问:必得三人何用?若是真师,必当知得”。
    龙虎丹法,乃以人体化学补足破漏之躯,二八两弦之气并用,以匹配阴阳而成一斤之数。仅用虎不用龙,仅是一弦,仅是二家,皆非三家相见。丹经屡言如得此法诀,“自己一毫也不须作用”,“坐享其成”,“虽愚昧小人得而行之,立超圣地”,“虽百二十岁,只要有一口气在,犹可还丹”,显然决非彼家丹法所能胜任。由此可知,凡否定龙虎丹法者,皆未得《参同契》、《悟真篇》之真传。
    我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期间,曾因吾师物理学家黄友谋教授介绍,于1980年冬得遇内丹家无忧子老师。先师无忧子博学多才,不仅医好了我的病,且将人元丹法三家四派法诀皆相传授。可惜我当时求教丹道仅为治病,全部精力研究自然科学,没接触过《周易参同契》等丹经,尚不知世间有《道藏》经典。且当时全国气功热潮还未兴起,学术界多不明丹道为何物。丹道这门学术,必须一要有师传,二要肯读书,不得师传看不懂丹经,不读丹经也难理解师传,二者缺一不可。我当时一门心思全在攻读硕士研究生课程上,没读过丹经,虽得师传,仍缺乏理解,记忆亦不深。特别对龙虎丹法,不仅方法骇世惊俗,且条件非等闲财力可备,以为是学成而无所施其技的屠龙之术,故一笑置之,未加深究。先师反复说“人元大丹乃‘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之学”,嘱我毕业后须花六年时间苦读丹经,以印证法诀,并通过真修实证由“解悟”而至“证悟”,才能真正深入丹道之门。他在1982年春节将《周易参同契》中隐藏的同类阴阳八字丹诀相授,指明是自魏伯阳、钟离权、吕洞宾一脉相传的天机,戒律森严,无论二家之彼家丹法和三家之龙虎丹法,舍此决无成功之路。这句秘诀,我至今考察了包括陈撄宁先生在内的丹家和师长,皆无人能传。另有一些丹家秘传的法诀,墨迹古雅,为明代崇祯年间至清代丹家手抄本,我俱复印收存。无忧子老师于1982年春天去世,享年92岁,我亦于当年离开了广州。这一大事因缘引发了我对《周易参同契》一书的兴趣,先师杨石先教授介绍我师从陈国符教授研习《道藏》,陈国符老师指导我写成一篇有关《参同契》的学术论文,发表在山东大学《文史哲》1983年第6期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王明教授,就是看到我在《文史哲》上发表的这篇论文,才写信邀我报考他的博士研究生,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钱学森教授也建议我改行研究《道藏》,完成他交待的破解内丹之秘的科研任务,为人体科学做出贡献。我“文革”前在南开大学化学系读书,毕业后又在医疗卫生部门工作达七年之久,“文革”后又在物理学家黄友谋教授指导下取得硕士学位,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1984年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导师王明教授早年在西南联大师从汤用彤、陈寅恪诸前辈,为世界知名的道学权威。我师从王明、陈国符研读《道藏》,发现自伏羲、黄帝、老子、庄子、魏伯阳、葛洪、许逊、吕洞宾、张伯端、王重阳、张三丰一脉相传的丹道,乃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如今已成千古绝学。为研究丹经,我求教崂山匡常修道长,得龙门派分支金山派丹法之传,又接受王沐老师指导达八年之久,给他编辑出版了文集《内丹养生功法指要》(东方出版社1990年版)。王沐老师指导我研读陈撄宁先生的《中华仙学》,从中看到《读知几子〈悟真篇集注〉随笔》一文,大惑不解,询问王沐老师。王沐老师非常推崇陈撄宁的丹道学说,力斥我在广州所得无忧子老师丹法为江湖邪术,我信以为真。《道学通论·仙学篇》就是按陈撄宁的仙学观点写的,并将他视为“当代的太上老君”,“科学的神仙家”,“仙学钜子”。王沐老师仙逝后,我为探求丹道之秘寻师访友,与全国(含台湾)的内丹家处于师友之间者不下七人之数,对丹道的研习更加深入。1992年春亦曾访得陈撄宁先生的某一传人,花费两年时间为其整理完陈氏彼家丹法之遗稿《参同契讲义》。也许由于某种天意使然,此遗稿未能按约定出版,激起我的疑虑,于是我发誓超越陈撄宁等前辈丹家的研究成果,另寻明师。前人的研究成果,是丹道现代化的里程碑,但并非已达到不可超越的顶峰,后人只有继续前进,才能最终揭开丹道之秘。恰在1995年开始,我不仅得到陈撄宁《学仙必成》手稿、青城派丹法乃至剑仙丹诀,且闻知中国在世的内丹家中还有唯一能得龙虎丹法、虚无丹法真传者。而后我消除了对龙虎丹法的偏见,得到知非子老师的龙虎丹法《东方绝学》之传,而且我在广州所得丹诀正好与《东方绝学》互补缺失,成为完璧,更令人惊为天成。我多年四处奔波的求法之梦至此圆满,三家四派丹法终于大备。知非子老师早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终生求道不辍,得张三丰一脉真传,他于2000年冬季仙逝,享年91岁,遗稿全部在我手中,近年将出版面世。值此钱学森老师九十华诞之际,我完成了内丹学的全部调研任务,写信向他报喜,又幸何如哉!事实说明,陈撄宁先生是我国近代内丹学研究的开拓者,他的学术地位和科研贡献值得肯定。王沐老师和知非子老师亦是陈撄宁同代的前辈内丹学家,皆功德卓著,我们实际上是在继承他们的事业。目前,内丹学的研究才刚刚步入现代学术的殿堂,真正的学者不能轻易将自己名列仙班,制造个人迷信,要不断有新人超越旧人,学生超过老师,最终揭开内丹之秘,从而认识人体生命和心灵的本质及其中的客观规律。
    据先师所传,修炼自身阴阳的清净丹法,全真道北宗多传之,以丘祖的龙门派丹法为正宗。世间所传《伍柳仙宗》、《大成捷要》、《大丹直指》、《性命法诀明指》等丹经,皆为修炼自身阴阳的法门。清净丹法通于禅宗,以静坐炼性入手,以求神气凝结河车运转,在社会上流传甚广。修炼同类阴阳的丹法,俗称阴阳派,全真道南宗多传之,以《参同契》、《悟真篇》为丹经之祖。《参同契》云:“欲作服食仙,宜以同类者”;“类同者相从,事乖不成宝”;“同类易施功兮,非种难为巧”,可知《参同契》一脉相传为修炼同类阴阳的丹法。其中男女双修的彼家丹法,又分上中下三乘,门派岐出,但大多源于古代方仙道的房中术,为同类阴阳双修的采补法门。此术为男女二家法,大多有性交动作,陈撄宁先生讲可从九种房中术起修,先师却云有62种传授,品位高低不同。彼家丹法上乘者双修双成,下乘者妙在用鼎,有《锦身机要》、《金丹节要》、《采真机要》、《玄微心印》、《三峰丹诀》等书露其消息,其中以陆西星的东派最为上乘。另有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为同类阴阳的栽接法门。此术虽用乾坤二鼎,但无性交动作,仅是条件难备。知非子老师以孙教鸾、孙汝忠父子的《金丹真传》为龙虎丹法真传。据丹家秘传,《金丹真传》中记载的“安师父”名叫安思道。孙教鸾与龚廷贤同为内丹家安思道的弟子,龚廷贤道号云林子,在明万历年间有“医林状元”之称,著有《寿世保元》、《种杏仙方》、《万病回春》等书,其中亦透漏龙虎丹法要诀。《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云:“一阴一阳,道之体也。二弦之气,道之用也。二家之炁,交感于神室之中而成丹也。万卷丹经俱言三家相会,尽矣,三五合一之妙。概世学仙者,皆不知下手之处。神室、黄道、中央戊己之门,比喻中五,即我也。真龙、真虎、真铅、真汞、金木水火此四象,皆喻阴阳玄牝二物也。炼己筑基、得药、温养、沐浴、脱胎、神化,尽在此二物运用,与己一毫不相干,即与天地运行日月无二也。《悟真》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乌兔药来烹,临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此一诗言尽三家矣。千言万语俱讲三姓会合,虽语句不同,其理则一而已矣”。以上为凿穿后壁之言,乾鼎、坤鼎、丹士为三家相见,殆无疑义。《悟真篇四注》一直被南宗诸派视为枕中秘宝,其实也是各唱各的调,非等闲之辈所能分别。其中陈致虚注云:“鼎器者何也?灵父圣母也,乾男坤女也”,显然为三家龙虎丹法之说。《性命圭旨》之“龙虎交媾图”已将三家图像明示,读者一望可知。修炼虚空阴阳的丹法,俗称虚无派,乃人体和宇宙、心灵和虚空体道合真的感应法门。虚是虚其心,无是无其身。丹家达到人我两忘,无食、无息、无念、无身的“吾丧我”之境界,便可发出五彩神光,玄关洞开,交通阴阳界,与虚无空灵的道一体化。闵小艮之《天仙心传》、《三尼医世》、《阴符经玄解》、《女宗双修宝筏》等著作,载于《古书隐楼藏书》,还有刘一明《道书十二种》、佛教之《心经》,皆含虚无丹法要诀。此术应识得天罡消息;能深耕置种,假幻勾玄;敢赴无遮佛会,放光以引之,摄心以俟之,能采天宝,悟透玄机,彻底掀翻丹家境界,才有个入手处。
    《参同契》云:“阳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方诸非星月,安能得水浆?二气玄且远,感化尚相通。何况近存身,切在于心胸。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征”。我曾去王屋山考察道教遗迹,发现一棵生长两千余年的大银杏树,周围不见有其他银杏树生长,仍能结果。此树雌雄异株,据陪同人员介绍说如果七十里内有雄性树存在,则可授粉。我推测这也是一种植物界的阴阳雌雄感应现象。内丹家发现了宇宙间的阴阳感应原理,用之于人体修炼,才创立出夺天地日月造化的人元大丹。
    我在广州读书期间,无忧子老师曾将三家四派丹法作过比喻。如果将炼丹工程比作电化学反应,则清净丹法好比干电池里的电,靠开发自身阴阳起修。虚无丹法恰似天空中的雷电,要在虚空阴阳中做活计。彼家丹法和龙虎丹法犹如发电厂里的电,靠同类阴阳发出电力。彼家丹法类似火力、水力发电站,借外力发电。龙虎丹法则如核电站,释放出了人体乃至细胞的生命能量。再如从广州到北京,清净丹法如同走路,只要方向不错,走一步则近一步,许以时日,终有一天要到北京。然而中途遇险,或生病、死亡、年老无力,半途而废亦所在多有,因之学如牛毛,成如麟角。虚无丹法是靠师传法诀穿越时空隧道,使自身生出双翼凌空飞到北京,此术对个人心灵素质要求较高,不但要有甚深的定力,而且须明师打破盘中之谜,并非人人有此机遇。彼家丹法是靠别人搭桥铺路、驾车摇船,有求于人且多危险,特别是技术严格非等闲之辈所能掌握。龙虎丹法就如同从广州乘飞机到北京,自己一毫不用力而坐享其成,然而建立飞行设施非有权有势且为亿万富翁不可。丹经屡言法财互施,张伯端《悟真篇后序》亦明言择“巨势强力”、“慷慨特达能仁明道之士”授之,皆因龙虎丹法法财难备之故。我今将三家四派丹法全盘尽行揭出,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讲,要求融会贯通。仅从实修的角度,可根据自己的条件一门深入,以自身成道而无求于人的清净丹法和虚无丹法较少流弊。余自得诀至今研习丹道凡二十余年,所得不过“虚无”、“阴阳”四字而已。今将此四字撰成两首诗诀,以就正于同好。
    其一:一灵独照息中参,澄湛窈冥可通玄。
          上下冲和生五彩,证得虚无便是仙。
    其二:丹道好妙在阴阳,认取乌兔厮配当。
          炼成捉雾拿云手,得风乘船见羲皇。
    “五彩”为五彩神光,“好”为三家法,“妙”为二家法,“得风”为火候,“乘船”是工具。此两首诗,三家四派丹诀概括无余。丹道是真修实证的学术,法诀代替不了修证,但读者由此参悟,总还可以少走些弯路。 


声明: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道学网专稿"事件,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合作愉快!